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别无选择

花道人缓缓点头,眼角眉梢尽是杀气隐隐。
花道人的身体微微抽搐着,皮肤上有无数细小符文急速蠕动,犹如无数的蚂蚁在他皮肤下急速的穿行。他的面孔呈现出诡异的透明状,透过他的面皮,可以看到在他的面孔内,还有一张俊美无比、难以区分男女的面孔在微笑。
“更不要说,早就被你们预订的,成为未来你们教门护法的那些水族大妖,也被杀得七零八落损失惨重,你们最终能收罗到的水族巨妖,怕是不足你们预想的一成!”
木道人眯起了眼睛,淡淡的说道:“我等一切筹谋,都被姬昊破坏……那大自在虽然是域外魔头,却也说得很对,我们此番收获,不到预想的一成,这一切因果的根源,都在姬昊身上。”
“更不要说,你们想要借大洪水的机会庇护一方黎民,宣传你们的教义!失败了,全失败了,全都被叫做姬昊的那小子给弄得稀烂!”
“师兄,此番算计……”花道人刚刚起了一个话头,他和-图-书的面孔突然一阵抽搐,额头上不断有一颗颗冷汗滴下。五彩色泽的冷汗一接触空气就凝成了五彩宝珠,带着悦耳的撞击声坠落地面。
“你们只能镇压我,你们永远无法消灭我!”大自在的声音从花道人的身体深处远远传来:“我已经不再是外来的魔头,花道友,我已经是你内心的执念所化,我就是你的欲念,我就是你的执念,我就是你的恶念,你一切不好的念头、一切好的念头,都已经化为我!”
花道人缓缓点头,他和木道人一般,对自己面皮内那张俊美面孔的话语置之不理,带着一丝担忧的一挥手,一片霞光中出现了淮门前的一举一动。
花道人微微一笑,缓缓点头:“师兄出手,果然不同寻常。姬昊此子,必须要死!”
木道人伸出双手,十指上绿色神光萦绕,无比肃然的按在了花道人的左右太阳穴上。
过了许久许久,木道人淡淡的说道:“如此也罢,愚兄就参悟一门专http://www•hetushu•com门克制诸般域外魔头的大法神通出来。哼,这些魔头,真以为我们拿他们没有办法么?无非,是吾等要做的事情太多,没心情专门和他们纠缠。但是此刻,愚兄却是有点怒了。”
“我们将所向无敌,我们能为所欲为。你所想要的一切,都能实现。”
大自在的面孔骤然抽搐起来,他嘶声怪叫了一声,花道人透明面孔内的那张俏脸逐渐黯淡。木道人继续施为,绿色神光不断透入花道人体内,配合花道人体内一缕缕五彩神光,逐渐将大自在镇压了下去。
无边紫气升腾,凝成九重云台,轻轻托着一左一右两座小茅屋。左边茅屋前,矗立着一株菩提树;右边茅屋前,一眼清澈的水池中,有三五片莲叶簇拥着一朵万瓣彩莲。
狂笑声逐渐消去,木道人额头上几颗冷汗渗了出来,他缓缓收回手,坐直了身体,愁苦异常的看着花道人轻轻一叹:“师弟,镇压这魔头时,你切不可能动和-图-书任何心念。或许,你可以参悟一下愚兄的寂灭道义!”
“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教门,收录无数的门徒,让天下所有的生灵都成为我们的信徒!当我们融合之后,你的梦想,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愿望,我们很轻松就能实现他!”
嘴角耷拉了下来,木道人带着一丝愁苦之一,轻声说道:“愚兄勒令共工氏放弃这次洪水,化公仇为私恨,以为先祖复仇的名义,斩杀姬昊……如此一来,就算禹馀道友返回,他也不能说什么。”
一丝丝七彩魔焰在花道人的毛孔内不断喷出,花道人微微笑着,看着木道人苦笑道:“此番魔劫来得厉害,让师兄操心费力了。”
两人同时向那一片五彩烟霞望了一眼,花道人突然厉声道:“那,师兄,此次共工一脉行事,如此好的机会,我们就真正这么放过了么?”
“放弃抵抗吧,花道友,敞开你的心灵,感受我大自在的无边魔力,和我融为一体,以你的身躯为基,融合后的我们,会是这个和图书世界最强大的生灵。”
“你永远无法摆脱我!迟早有一天,我要吞掉你!”
那张俊美邪异的面孔嘴唇微微开合,一缕缕奇异的声音在整个云台上悄然回荡。
大自在‘嗤嗤’的笑着,在花道人透明的面皮内做了一个鬼脸:“你们这次的算计,算是全盘失败了!嘻嘻,二十七尊共工,你们一个活的都没弄到;共工一脉的八大重臣,你们脸都不要了,这才控制了几个?”
花道人苦苦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师兄,若是参悟了你的寂灭道义,吾自身的‘衍变’之道,就是彻底破损了,无数年的苦功,起码要折损一半,这如何舍得?”
木道人缓缓点头,冷冷说道:“他若是不死,大洪水后,他将得无量功德、无边气运,这份功德、气运加持在禹馀道友身上,嘿嘿,以后我们的门人弟子,还有出头之日么?”
冷冷一笑,木道人轻声道:“三个月前,无支祈以神通变化,护着共工氏遁出天庭,愚兄亲自出手将他们擒拿,强行度化他http://www.hetushu.com们入我门来,更不惜耗费自身元气,以我菩提树心放无量神光为共工氏洗炼神体,让他速成了本门‘菩提不坏之躯’,凭空让他增长了若干万年的道行法力。”
菩提树下,花道人、木道人相对而坐。
大自在怪笑了一声,花道人突然身体一晃,一口老血喷了出来,鲜血全喷在了他对面的木道人怀里,化为一块块拇指大小的五彩金刚石‘哗啦啦’洒了一地都是。
两个道人对坐在菩提树下相对无言。
九霄之外,不可言、不可测之地。
“哎唷,花道人,你现在道心不稳,千万不能动怒,否则的话,就像是这样……”
木道人带着一脸的愁苦之色看着花道人,温声说道:“你我近乎一体,说这些作甚?此次魔劫固然厉害,若是平安度过,师弟道行当能勇猛精进。”
“为什么还要反抗呢?你,已经清楚的感知到了我的伟大,你为什么还要反抗呢?”
“哈哈哈,当我们融为一体,我就干掉木道人,把他也吞掉!盘古世界,由此唯我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