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群妖围攻

姬昊看着大声叫嚣向自己冲杀而来的群妖,似笑非笑的一挥手,太极乾坤镜化为一团银色幽光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北溟蛟王喷出的冰龙没入了幽光中,下一瞬间就在鲲鹏的子孙中蹦了出来,冰龙发出一声巨响爆裂开来,无数大大小小的冰锥激射而出,当场将十几头小鲲鹏打得支离破碎。
一股逐渐强大的妖气从鲲鹏体内扩散开来,渐渐的越来越强,真个犹如鲲鹏破水直冲九霄,眨眼间就膨胀到恐怖非常的境界。幽蓝色的妖气化为滚滚妖云四散,恐怖的气息震得他身边的相柳、虞族、无支祈等人都纷纷倒退。
鲲鹏、相柳、蜮祖、无支祈、北溟蛟王,还有他们身后的好些子孙眉心都有一团清晰可见的莲花虚影急速旋转。他们的瞳孔中也隐隐有莲花符印浮现,他们的皮肤下浮现了浓密的绿色树皮纹路,他们的身躯强度、肉体力量、还有对各种法术神通的防御力都在急速的提升。
“妙哉,老祖我今日彻底恢复自由之http://m.hetushu.com身,哈哈哈,从此天地任我纵横!”
在菩提之躯的影响下,鲲鹏等人的本命妖气也变得纯净了许多,隐隐带着一股神圣威严的气息。
当代共工,掀起滔天洪水的罪魁祸首,就这样陨落了。他甚至没有出手的机会,姬昊只是一剑,就将他斩杀当场。
淮门外洪水滔天,罡风呼啸,无数水妖、无数人族呆呆的看着共工氏陨落之地,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除了无支祈,这群早早就背叛了共工的洪荒巨妖,摆出了一副忠肝义胆的忠臣面孔,带着大群子孙嘶声嚎叫着向姬昊冲杀了过来。
“废话!”耶摩杀一冷漠的回了鲲鹏两个字,他眉心的竖目张开,闇日之力全力发动,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顺着手中长剑透入鲲鹏体内,疯狂的掠夺吞噬鲲鹏的本命精血。
过了许久许久,形容狰狞的相柳才喃喃自语道:“无忧太子也陨落了,共工一族却连一个子嗣都没留下。那些远去http://m•hetushu.com鸿蒙混沌的共工,全都陨落了。当代的共工……共工神族,就此消亡了?”
为了维持他们‘为共工复仇’的合理性,他们只调动了和他们有血裔亲情的子孙,其他的一应水妖军队都没有调动。他们清楚的明白,他们喊出了‘诛杀姬昊为共工氏复仇’的口号,如果他们多动用了哪怕一只虾兵,性质都会变得不同。
耶摩杀一冰冷、柔滑的手掌从身后死死扣住了鲲鹏的脖颈,五指犹如五条怪蟒,发出恐怖的力量绞杀着鲲鹏的脖颈。鲲鹏倾尽全力迸发妖气,这才险险挡住了耶摩杀一手上的力气,没有被耶摩杀一拗断自己的脖子。
他们干脆的丢开了大洪水这件事情,将大洪水这件公务变成了对姬昊的私仇。他们‘单纯’是要为共工氏复仇,所以他们要杀死姬昊!
“嘻嘻,呵呵,哈哈!”耶摩杀一面无表情的笑着,瞬间变化了数十种笑声。他右手握着剑柄狠狠一扭,剑锋毫不留情的撕碎了鲲鹏的心和-图-书脏。
耶摩杀一犹如幽灵一样消失,在虚空崩毁之前一瞬间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他轻轻巧巧的偷袭了鲲鹏一剑,吞噬了鲲鹏三成的法力和精血,袖子都不挥一下就这么悄然消失。
虽然不知道木道人为什么勒令他们必须用‘私仇’的借口诛杀姬昊,鲲鹏他们隐隐察觉,木道人心中有着很大的忌惮之意。诛杀姬昊这件事情,只能是私仇,不能和大洪水套上任何关系。
鲲鹏的眸子里一缕精光闪烁,他带着一丝不可思议、一丝惊喜若狂的笑容低声道:“死了,全死了,共工一族死了个精光,老祖我当年的誓言,自然就不用再遵守了。”
“蛟王老当益壮,好生威猛!”姬昊哈哈大笑着,向姒文命大吼了一声,拔起盘古龙纹闯入了群妖队伍。
“杀了他!”鲲鹏身后的孝子贤孙们齐声怒吼,近百头鲲鹏同时张开嘴朝着耶摩杀一狠狠一吸。就听‘嘭’的一声巨响,耶摩杀一身边的虚空崩毁了,在近百鲲鹏的‘鲲鹏巨吸’天赋神通下,和-图-书盘古世界的虚空都被打得崩离残破。
鲲鹏等人叫嚷得厉害,但是距离姬昊只有十几里的时候,北溟蛟王的一口寒冰吐息化为一条长达百丈的冰龙,越过了鲲鹏等人,当胸向姬昊砸了下来。
“你……无耻!”鲲鹏结结巴巴的咒骂着。
“若是我河图洛书至宝尚在,你,你,你伤不了我!”鲲鹏结结巴巴的咕哝着,眸子里精光闪烁,此刻的他无比怀念被姬昊破坏,硬生生从他手中逃脱的河图洛书两件至宝。
菩提之躯,木道人门下精英门人才会得到传授的至高淬体神功,鲲鹏等人居然都得到了传授,而且他们在菩提之躯上的火候极其精纯,俨然在这上面浸淫了数万年的样子。
北溟蛟王面无表情的带着大群寒蛟紧跟在鲲鹏等人身后,他周身寒气闪烁,双眸紧紧的盯着姬昊,低声自语道:“怪不得我,垚侯姬昊……本王,今日只有全力出手。”
鲲鹏、相柳、蜮祖兴奋至极的冲在了最前方,尤其是刚刚挨了一剑的鲲鹏,他更是双眸通红的冲hetushu.com在了第一位。
无支祈拖拖拉拉的拖到了最后,带着一群猴子猴孙有气无力的叫嚣着。
相柳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诸位呵,共工大人掀起大洪水,此事我们是绝不同意的!所以,人族要治水,就让他们治水吧!洪水消去了,大家才能安居乐业!”
话音未落,鲲鹏一声惨嚎,面容扭曲的看着自己心口上突然刺出的血色剑锋。不知道什么时候,耶摩杀一已经到了鲲鹏身后,就在他最得意、最膨胀的时候,一剑暗算重创了他!
“但是!”相柳口风一转,厉声喝道:“不管共工大人有多少过错,他毕竟是我们的尊主!无数年来,吾等世世代代侍奉共工一脉,尊主被人灭绝了苗裔,吾等要为共工尊主报仇才是!”
“我们的仇人,不是人族,不是帝舜,不是姒文命,我们的仇人,只有姬昊一人!”蜮祖蹦跳着大吼大叫,嘴里不断喷出大量的毒烟毒砂,他指着姬昊歇斯底里的叫道:“所有孩儿们听令,不许伤一个人族的一根头发,倾尽全力,绞杀姬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