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格杀令

也有人大声指责,说在夔门一战的时候,就应该听他的话,用暴力手段禁锢了姬昊和姒文命,如此一来九大龙门的功劳就妥妥当当是他们的了。
还有人大声叫嚣,就算姒文命得了治水的全功,但是姒文命是否能登上人皇宝座,这还得看他们的意思!有人望了不起么?被天下子民感激了不起么?有治水的天大功劳了不起么?没有他们这些氏族的支持,这一切都算个屁啊!
一阵死寂后,依旧是这人冷声说道:“不能让姒文命回到蒲阪。天下人都知道是姒文命治理了这场滔天大洪水,救活了天下人族,他的声望已经压过了帝舜。一旦他回到蒲阪,他就必定是新任人皇!”
“治水英雄在回归蒲阪的路上暴病而亡,这是最好的结果!大家以为?”
“现在唯一的麻烦就在于……治水成功了,这里里外外,我们可没一点功劳!”
“只要他死了就成,什么病,我们可以慢慢找原因!”威严的声音很威严的说道:“现在讨论讨论,怎么让姒文命死得快一和_图_书点!而且,绝对不能和我们拉上关系!”
强大的护城结界冉冉开启,姬昊太极造化鼎放出一层柔和的光芒,将盘泇太阳慢慢纳入。
“出太阳了!”
无数托庇于蒲阪的人族子民呆呆的看着天空,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出声音,突然满坑满谷的人族子民歇斯底里的欢呼起来,无数工具、兵器、衣衫之类的物件被高高的抛上了天空。
一些心急难耐的巫王、巫帝干脆腾空而起,摊开双手尽情的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
雨停了,太阳出来了,虽然乌云还没完全散去,但是太阳光已经照亮了大地,照亮了所有人的心。
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酒坛,手中都有酒碗,他们不断的给自己倒酒,不断一口将浓烈的酒水喝得涓滴不剩,然后继续往碗里倒酒。
很普通、很平常的一句话,在连续数年的大洪水之后,却显得如此的珍贵。好些人都流泪了,他们流着泪放声大笑,然后又转为歇斯底里的哭喊。
蒲阪核心位置,一片青秀的山水和*图*书之中,一片巍峨的殿堂威严矗立。无数身披重甲的战士往来巡弋,关键位置有数量众多的巫祭静立值守,好些地方有驯服的灵兽无声无息的盘踞,屋檐下、花丛中,都有感知力极其敏锐的蛊虫悄然藏身。
“谁也阻止不了,就算是我们开口反对,没用,完全没用,他这次的功劳太大,在子民心中的声望也太高。所以……不能让他回到蒲阪!”
“你!”苍老有力的声音爆响,秘殿中的黑雾骤然晃动了起来。
哭声、笑声混杂在一起,整个蒲阪到处人声鼎沸。
“可是,姒文命可是巫帝,暴病而亡……他得是什么病才成?”又一个声音犹犹豫豫的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巫帝啊,万毒不侵、滴血重生的巫帝啊,暴病而亡?天下没这么厉害的病啊!
一个同样苍老,带着一丝阴柔之气,有点有气无力的声音冷笑了一声:“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把自己的儿孙掐死丢出去喂狼,你们家还有这个规矩?这么多年老朋友了,我还真不知道这回事情…m.hetushu.com…你掐死过多少儿孙啊?”
“帝舜不开口,就是他心知肚明他护不住姬昊……所以,姬昊是必死无疑的!”
暖洋洋的阳光,晒在身上痒酥酥的,惬意的暖意能一直透到骨头缝里去。这些年虽然蒲阪都有盘泇太阳提供光和热,但是仔细比较起来,还是原汁原味的盘古太阳晒起来更舒服!
又是一场难堪的沉默,过了许久,一个苍老的声音悄然响起:“姒文命毕竟是帝轩辕的嫡系血裔……”
秘殿中充斥着刺鼻的酒味,他们这样坐着已经有很长的时间。
一场大洪水,有多少人家破人亡,有多少部族损失了无数的子民。侥幸在蒲阪的护翼下存活的子民们想起了自己死去的亲人、朋友,无不放声痛哭。
殿堂最深处,一座通体用青铜铸成、表面雕刻了无数符文的大殿下方,直入地下三百丈,用赤铜浇铸、镀上金箔、镶嵌无数巫晶,通体雷光隐隐的秘殿中黑气升腾,十几条朦胧人影静静的坐在黑气中一言不发。
“够了!”另外一个很有威www.hetushu•com严气息的声音制止了两人可能的冲突:“不要浪费了我这一鼎滋润心神的‘黑甜香’。别顾着喝酒,要喝酒,回自家酒窖里爱喝多少喝多少。动动脑子,想想法子!”
欢呼声向四面八方传播了出去,无数屋宇、洞穴、树窟窿中,无数的人族子民欢天喜地的奔跑了出来。他们抬起头,呆呆的看着突然停歇的暴雨,看着云缝后面金灿灿的光柱,全傻在了当地。
‘噗嗤’一声冷笑,另外一个苍老的声音厉声喝道:“我们在场一半人,都是轩辕圣皇的后裔,他姒文命算什么?”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个苍老但是极其有力的声音突然犹如暴雷一般响起:“一群没用的废物,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一代不如一代!早知如此,当初他们刚生下来时……掐死了丢出去喂狼都好。”
“姒文命,是不能让他成为人皇的!”极有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这些人的大吼大叫:“他和帝舜不同,帝舜以宽厚德行而治天下……但姒文命么,哼,看看巫殿在他http://www.hetushu•com手上变得有多难缠,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个善茬!更不要说,他和各家帝子交好……他的手,也伸的太长了。”
有人大声抱怨,说治水之初就应该听他的话,大家多少出动一些精锐人手,如此也能多少得一些功劳。
盘泇太阳的光芒消失了,高空云缝里,一道又一道温煦的金色光柱顽强的透了下来,在蒲阪的原野上洒下了一块又一块金色的光斑。
秘殿中一阵沉默,过了许久,一个沙哑的声音阴沉沉的说道:“垚侯姬昊那小鬼……帝舜还没开口么?杀了我们各家这么多的长老,帝舜觉得,他能护得住姬昊?”
那极有威严感的声音冷笑了一声,冷冰冰的说道:“帝舜当然知道,姬昊杀了各家这么多的长老,他护不住姬昊,他怎么护?人皇而已,人皇就有多了不起么?离开了我们各家的支持,他这个人皇算个屁!”
秘殿中安静了一会儿,然后一群人七嘴八舌的相互指责起来。
蒲阪。
天上、地下,这一片殿堂被守得犹如金汤城池,真个是密不透风,一只苍蝇都别想渗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