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公孙族长

姬昊笑呵呵的看着公孙伯,眯着眼沉默了一会儿,慢吞吞的说道:“就算是尊长,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抢我的东西。我的东西,就是我的,谁敢抢,我就剁了他的手;再要抢,我就砍掉他的脑袋。无论是不是尊长,我的就是我的,我不给,谁也不能抢!”
这些大氏族,堪称人族‘起源’,在场的伯候们所属的部族,九成九都是这些大氏族分化出来的旁支宗脉,和这些大氏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好戏大氏族的长老、族长干脆就是这些伯候的直系长辈。
这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姬昊的老熟人。他们是帝舜的臣子,人族各大部落的首领,又或者巫殿的大巫师,有身份的巫祭等等。
被太阳真火烧得焦炭一般的云阳氏族长被人救醒,他身上的太阳真火被云阳氏的当代大巫祭拿出的一瓶太阴凝液扑灭,没有了太阳真火的继续灼烧,云阳氏族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被烧成飞灰的血肉急速重生,几个呼吸间他就恢复了原样。
步步逼近的氏族之人迅速停和*图*书下了脚步,数十名氏族族长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好些和姬昊交好的伯候还远远的向姬昊苦笑点头,眉目中尽是无奈之色。很显然他们很想帮姬昊一点,但是面对各大氏族的强大压力他们无能为力。
公孙一族的上任族长公孙孟被域外天魔附体,灵魂被吞噬,还折腾出了公孙天命,硬要扶植他登上人皇宝座这档子荒唐事情,这件事情姬昊全程参与过。公孙孟已经魂飞魄散,公孙一族定然要推选出新的族长才对。
‘咔咔’声中,太司已经将他随身携带的白骨祭坛摆了出来,他将钉头七箭书供奉在了祭坛上,手持骨杖,瞪大眼珠,恶狠狠的盯着各大氏族的族长。
姬昊笑了笑,他指着左手托着的盘泇太阳笑道:“你们猜,我敢不敢在蒲阪,把这玩意引爆?轰的一下,整个引爆他?”
“垚侯姬昊!”一个异常威严的声音响起,一名身穿黄袍,左右手臂上分别缠着一条六尺长黄龙,面相刚硬、气息如剑的中年男子大步从有熊和*图*书氏公孙一族走出。
公孙伯沉默了一会儿,抬起手划了一圈,挨个指了指身后的各大氏族的族长、长老:“若是,我们联手呢?”
“呼!”九龙车辇上传来大声的呼喝声,数万名垚山领的精锐战士脚踏火云,依托体积庞大的九龙车辇,迅速布下了坚固的军阵。上万名身躯本来就比人族战士高大一截的伽族战士更是斗志昂扬,他们体内气血奔涌,身躯骤然膨胀,迅速拔高到了三丈高下。
无数团血肉急速的蠕动着,一团强大的吸力凭空生出,燧人明身上崩裂出的血肉急速的向内塌陷收缩,短短一弹指间就重新组合成了燧人明的身体。
和燧人明一样,云阳氏族长看向姬昊的目光中也满是惊恐之色,很显然被太阳真火煅烧了一阵,已经在他的心中留下了难以抹去的恐怖烙印。
明眼人看得出来,姬昊的一击彻底让燧人明胆寒,他已经吓破了胆子,甚至连靠近姬昊对峙的勇气都没有。此刻的燧人明还能强行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还http://m.hetushu.com能忍着没有大叫大嚷、大声哭喊,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们无法帮姬昊,也不敢帮姬昊,姬昊能够明白他们的无奈。
所以姬昊很友好的向他们点头微笑,示意他们虽然这次无法帮自己,但是大家依旧是朋友。
一手虚托着盘泇太阳,一手背在身后,姬昊丢下燧人明不多看一眼,静静的、挨个扫了一眼从议政大殿内冲出的数万条人影。
四面八方有低沉的翅膀拍击声传来,大群大群凶禽腾空而起,背负着全副武装的氏族战士向这边逼近。地面上也有尘土升腾而起,无数凶猛的怪兽背负着身披重甲的战士远远包围了过来。
“公孙……族长?”姬昊斜眼看着这中年男子。他既然从公孙一族中走出,充当公孙一族的代表,如此情形下,他肯定是公孙一族的族长。
有几个满脸都是皱纹的氏族长老眯了眯眼,向太司供奉在祭坛上的钉头七箭书望了一眼,他们的老脸骤然扭曲,忙不迭的用秘法向四周的族人传音。
巫帝有滴血重和-图-书生之能,燧人明被打爆了躯体依旧重凝法体,但是他损耗的精血肯定不少,浑身翻滚的血气骤然弱了三成,加上燧人明被姬昊吓破了胆子,气势更是衰落到了极点。
一击,只是单纯的一记耳光,没有动用任何巫力,没有施展任何神通,更没有任何秘法发动的征兆,完全是纯粹的肉体力量,姬昊击溃了燧人明身上的所有防御禁制,将他千锤百炼的强悍肉身彻底打爆。
那些大氏族的族长、长老,还有他们身后的大群族人,则是缓缓向前逼近。渐渐地,以各自氏族为单位,各家族长走在最前方,各族长老和族人在他们身后同样排成了整齐的队列。
还有一部分人很陌生,姬昊从未见过。但是看他们傲气凌人的嘴脸,再感知一下他们身上熟悉的气息,就知道他们都来自于夔门之前损失惨重的那些人族大氏族。
赤身露体的燧人明惊怒交集的怪啸一声,手一指,一套黑色长袍凭空出现,将他紧紧的裹在了里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浑身冷汗横溢,燧人明大踏步的向后和图书倒退,向着远离姬昊的方向倒退。
很显然,这些氏族众人家学渊源,他们认出了钉头七箭书的来历,更知道钉头七箭书是一件何等霸道、歹毒的诅咒巫宝。没人愿意做出头鸟,没人愿意莫名其妙的挨钉头七箭书一下。
如果不是巅峰巫帝以上、已经窥得一丝巫神奥秘的实力,燧人明其实已经死了。
“都,挺谨慎的,挺怕死啊?”姬昊看着这些如临大敌的氏族中人,突然放声讥嘲大笑。
有好些生性谨慎的氏族中人已经偷偷激发了随身佩戴的,专门抵挡巫咒攻击的巫宝和巫符,他们身上有各色奇光闪烁,更有人的身后浮现出了各种草木制成的替身傀儡虚影。
“我是公孙伯。”公孙族长沉声道:“垚侯姬昊,你胆敢忤逆犯上?燧人族长、云阳族长,乃我人族尊长,你怎敢下手打伤他们?”
姬昊静静的站在半空中一言不发,渐渐地从议政大殿中冲出的人影中,那些和姬昊熟悉的老熟人们纷纷向后退去,他们整整齐齐的在议政大殿上空列阵不语,摆明了一副不掺和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