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猎奴军团

姬昊的神识已经散发了出去,蘅箩君、老石、老木头他们,是带着自家同族来垚山领的?神识扫过垚山城,姬昊果然发现了数百山鬼、数千石怪和数万树妖。
‘呱’的一声,夏米细长的胳膊搂住了姬夏,细长的眼珠几乎从眼眶里跳了出来,大眼瞪小眼的和姬夏瞪在了一块儿。
姬昊三言两语就交代清楚了夏米的身份来历,粗线条的姬夏听得夏米是一头虾蛄成精,顿时好奇的用力抚摸起夏米光溜溜的头壳:“嘿,虾蛄,嘿,虾蛄……就是溪水湾湾角落里的那种虾蛄?有趣,有趣,那么小的虾蛄,长成这么大的一个人儿,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如今四荒大陆就要和中陆世界融为一体,这可是大好事啊,以后垚山领的人岂不是很轻松就能往返金乌岭了?
姬夏是真心实意的替夏米操心,夏米莫名的鼻子一酸,很是真心实意的向姬夏磕头行了一礼。要说这么多年来,何曾有人把他夏米当做幼子一样宽慰问候的呢?
石怪大多喝了点m•hetushu.com酒,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舒舒服服的打着瞌睡;树妖们则是在大街小巷里舒展根茎,很快活的沐浴着阳光;倒是山鬼们一个个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带着各种伴生的灵兽穿梭于市井之间,嘻嘻哈哈的和路边的商贩讨价还价,尽折腾一些姬昊看来没什么用的小玩意儿!
用力的抓了抓脑门,姬夏有点纳闷的说道:“奇怪的就是,以前都要一两年才能往返南荒一次,但是越到后面,我们的人往返的速度越来越快啊,最近的一支队伍,出门没有三个月就回来了!似乎,我们南荒和中陆隔着越来越近哩?”
大殿中好些金乌部的族人虽然知道垚山领的条件比金乌部好了千百倍,但是金乌岭毕竟是自家祖庙圣地所在,是自家的根源之地,心中始终还挂念着那边。
收起气势喧天的九龙车辇,姬昊带着数万精兵强将悄无声息的落入垚山城。
“新人,谁说没新人呢?这是夏米,俺的徒弟……唔,他和*图*书的身份来历很不简单噢,或许他是天地间所有虾兵当中最强的一个。也不要小看他,共工一族纠集的水妖中,九成以上的虾兵都是他的下属,以后我们垚山领的水军大头领就是他了。”
姬昊很好奇,公孙伯他们是从哪里弄来了这么一伙乌合之众?偏偏这些人的军备力量很是不弱啊!
这支猎奴队组成的庞大军团,果然是来者不善。
姬昊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汗,斜眼瞪了姬夏一眼,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走回了垚侯府邸的正殿。垚山领地中众多负责民生军政的臣属、将领分左右席地而坐,自然有侍女送上了茶水。
虽然有人族战士领路,但是很明显的,城外规模庞大的军队分明就是一支异族联军。
“嘿,女人的天性,恒古不变呵!山鬼,算女人么?”用万分之一的弹指的时间,思索了一下这个堪称无解的问题,姬昊端正了心态,表情也变得很是严肃。
从他们聚集在某座浮空战堡的指挥将领的数量来看,城外的异族大军起http://www.hetushu.com码由上千个大大小小的势力组成,而其中带头的大势力数量将近百个。
姬昊的眼角一挑,仅仅斥候队伍的相互渗透试探,垚山领就损失了三千多人?
“姬昊回来了!嘿,有点瘦了,倒是不怎么黑,也是,这几年黑灯瞎火的不见天日,想晒黑也不行啊!”姬夏双手抓着姬昊的肩膀,仔细的打量着姬昊的面孔,他飞快的瞥了一眼蛮蛮和少司的小腹,突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哎,怎么还是几个老人回来了呢?也不见什么新人!”
“是猎奴队。”一名金乌部的长老姬雀站起身来,身形瘦削、举止之间极其灵活的姬雀擅长藏匿身形、追寻痕迹,过去是金乌部最好的猎手头领,如今负责垚山领的斥候队伍。
坐在姬昊左手边的姬夏大咧咧的一挥手,大声笑道:“这几年大洪水闹腾得人心慌,所以哩,垚山城组建了一支商队,很是往来了南荒数十趟,把金乌部的好些族人,还有和我们交好的那些部族的兄弟都接了过来。”
http://m•hetushu•com群中,姬昊突然见到了自己的老朋友。
姬昊顿时笑了,他详详细细的,将姒文命谋划的万流归虚大阵向大殿内的族人和臣属述说了一番。听说因为万流归虚大阵的关系,四荒大陆正在向中陆世界急速接近,大殿中的人无不惊叹连连。
环视了大殿中的数千臣属一眼,姬昊沉声道:“我垚山领,未来会有一番恶战,大家以应付比大洪水更重百倍的心态,准备这番鏖战吧。城外异族大军,不过是敌人派来试探我垚山领实力的先锋而已,大家可否探明了他们的身份?”
姬昊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暗自咕哝这些家伙真的是好的不学,尽学一些坏的。
气氛紧张正整军备战的垚山城顿时松了一口气,姬夏‘哈哈’大笑着带着大群族人迎了上来,小酒坛子大小的拳头用力的向姬昊的胸膛砸了好几下。
“一共一千四百三十七家异族商会的猎奴队,被人用重金说服来围攻我垚山领。”姬雀沉着脸说道:“虽然不是异族的正规军队,这些猎奴队却极其擅长藏www.hetushu.com匿渗透、小队作战。这两日,我垚山领的斥候和他们多有交手,本城战士,已经死伤了三千多人。”
蘅箩君小脸微红,带着七八成的醉意斜靠在老石的小腿上,正‘呵呵呵’的朝着自己傻笑;老石浑身散发出浓烈的酒气,四仰八叉的躺在大殿的角落里睡得不亦乐乎。在大殿外的院子里,老木头已经舒舒服服的扎下了根茎,正惬意的晒着太阳。
“嘿,都来了!”姬昊欣然的向蘅箩君伸手打了个招呼,喝得醉醺醺的蘅箩君‘嘻嘻’一笑,向姬昊比划了一根修长而纤美的中指。
指了指蘅箩君和老石,姬夏笑道:“知道他们都是姬昊你的老朋友了,他们也被洪水弄得都快发霉了,带了好些同族跟着我们一起来了垚山领。”
什么老人新人的?姬昊的老脸一黑,一把掐着夏米的脖子往姬夏的怀里一丢。
姬昊虽然是他师傅,在姬昊心里,夏米也就是一头天赋强大、潜力惊人、颇有前途的‘大妖’。只有姬夏很有‘父爱’的,在姬昊之余,将自己的一缕爱心分享到了夏米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