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异族之动

他们没有任何发现。
“嗯,看来是大洪水刚刚消退,一些腐烂的尸体散发出的普通瘟气,引发了护身符的一点点异动。并不是人族巫祭有意释放的巫毒,不然的话,他不会这么安静!”
“卑劣的土著。”一名虞族战士笑道:“他们根本不知道,帝释阎罗大帝已经准备向他们发动新的全面进攻,我们都已经进入了他们的领地深处,他们居然还在忙着内讧。”
说笑间,帝释屠突然惊呼一声一跃而起,他忙不迭的从衣领里掏出了一枚贴身佩戴的护身符。
大雕一个盘旋后急速俯冲,快速落在了一个营地的正中。几名精悍异常的虞族战士快速迎了上来,恭敬的向帝释屠行了一个军礼:“团长大人!”
几个虞族战士轻松的笑着,他们都知道那些作为‘向导’的人族提出的条件——垚侯姬昊的所有亲族必须全部杀死,一个不留;而垚山领的所有普通子民,都将成为奴隶!
“吓死我了。”帝释屠喃喃自语道:“这可是hetushu.com最顶级的巫毒护身符,只要有人族巫祭释放巫毒,他就会预警,并且发动禁制抵消、消灭巫毒。”
近百个最强大的猎奴队首领,就有近百个不同的进攻计划。
另外几个虞族战士也纷纷掏出了各种探测巫毒的法器,仔细的在帐篷内转了一圈。
用各色水晶制成,精致而华美的军议大堂内,帝释屠站在偏远的角落,把玩着一只精美的水晶酒杯,不时低头轻轻的嗅一下杯中美酒复杂多变的香味。
“这些低阶贵族,一个个都是蠢货。他们也就只能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猎奴、贩奴,这种肮脏的交易……哼!”帝释屠骄傲的昂着头,不屑的回头看了一眼军议大堂。
大堂中不时传来轻松的嬉笑声,完全看不出来这些家伙有半点儿紧张的意思。
以虞族贵族的骄傲和虚荣,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进攻计划才是最好的,每个人都认为别人的进攻计划就是一堆臭狗屎。谁也说服不了别人,每http://m.hetushu•com个人都在极力的主张自己的意见。
一场‘虚惊’,帝释屠大声笑着,取出了一瓶自己珍藏的好酒,招呼着同伴们一起开怀畅饮。
这些疯狂追求利润,只会欺软怕硬偷袭人族小部落的猎奴队,根本不可能拿出一笔天文数字的经费购买这么好的装备。帝释屠根本不用猜,就知道有人在背后花费巨资赞助这些猎奴队。
“不仅仅是帝释阎罗大帝。”帝释屠深沉的说道:“还有其他几位大帝,似乎也有意联手。这次大洪水对我们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但是人族么……这是一个削弱,甚至是彻底征服人族的好机会!”
猎奴队只是家族私兵,一般而言,他们的装备要比虞朝正规军团低上两三个档次才行。
几个虞族战士站在帝释屠面前,无可奈何的摇着头。
他们身上的护身符和其他一应法器,没有任何发现。
剩下的一千多个小型猎奴队的首领们,他们稀稀拉拉的站在大堂四周,没人理睬和图书大堂正中这些家伙的争吵,每个人手中都端着一个酒杯,品尝美酒的同时,所有人都心情愉悦的讨论着良渚的风花雪月。
大堂正中巨大的沙盘上光影变幻,即时的反馈着垚山城周边十万里内的一切风吹草动。近百名身穿华服、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虞族贵族站在沙盘旁,故作优雅的大声宣讲着自己的进攻计划。
肉眼看不到的瘟蝗轻轻松松的进入了帝释屠他们的身体。
“一群蠢货。”帝释屠仰起头,一口喝尽了杯中美酒,随手将酒杯丢在了身边注满了清水的花缸中,紧了紧肩膀上的披风,快步的走出了大堂。
护身符微微晃了晃,没有任何反应。
他们不是猎奴队,他们是虞朝血月军团最精锐的斥候,是正儿八经的军人。大洪水刚刚有消散的迹象,帝释阎罗就派遣了他们伪装成猎奴队潜入人族领地,刺探人族的情报。
前些日子他们正在垚山领的北部边境活动,猛不丁的他们就被数十支猎奴队联手包围,一番交涉后和图书,帝释屠无可奈何的带着自己的下属加入了这支乌合之众组成的庞大军团。
大小不等的浮空战堡就有近百座,防御力、杀伤力都达到一定水准的虞族神塔就有上千座,作为主战力量的伽族战士,他们身上的甲胄几乎达到血月军团制式装备的水准。
眼前的这支猎奴队组成的联合军团,他们的装备,尤其是重型装备的数量,却比血月军团最精锐的核心军团标配装备还要多出几倍。
“垚山领!垚侯姬昊!这个让人头痛的家伙!似乎,他身上还背负着天价悬赏哩!”帝释屠摇晃着两条腿,很轻松的对自己的同伴说道:“不过这次,似乎是人族高层要对付他?还真是一个招惹是非的倒霉蛋,看样子他这次要完蛋了。”
一头通体银色羽毛,神骏非凡的大雕正匍匐在大堂外发呆,见到帝释屠,大雕站起身来,发出轻快的鸣叫声。帝释屠跳上了大雕宽厚的脊背,一声轻喝后大雕腾空而起,绕着军议大堂盘旋了一圈后,向着不远处的一座营地飞去m.hetushu.com
“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和这群蠢货在一起,我感到自己都变蠢了许多。”帝释屠恼怒的咬着牙,轻声的哼哼着:“唯独让我吃惊的是,诸位亲爱的伙伴们,你们觉得,哪个家族的猎奴队,能有这么强大的军备?”
帝释屠摆了摆手,拍了拍大雕的脑袋,阴沉着脸走进了身边的一座帐篷,在一张华丽的大椅上重重的坐了下来。一名战士送上了一个青铜制成的水盏,帝释屠端起水盏灌了几大口清水,满意的叹了一口气,重重的将水盏放在了身边的案几上。
造型压制犹如一枚绿色树叶,通体镂空的护身符发出淡淡的幽光,微微有一点热量从护身符内流出。帝释屠皱了皱眉头,念了一声咒语打在了护身符上。
“这些该死的家伙,等回到良渚,我会让他们好看。”帝释屠阴沉着脸,狠狠的指了指军议大堂的方向:“拖拖拉拉,完全没有任何效率……最该死的是,他们居然把我们当做了真正的猎奴队,居然敢威胁逼迫我们加入这场莫名其妙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