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死士

那些猎奴队的首脑们,则是阴沉着脸,心痛如绞的掐着手指计算这次的损失。
帝释屠低声的自言自语,紧接着他就看到猎奴军团的那些‘人族向导’被扒光了衣衫,无比狼狈的被推到了众人面前。
人族将领点点头,毫无怜悯的将一支火把丢在了这个‘向导’的身上。
大地之力被天地大阵调动,土石犹如流水一样蠕动。短短一刻钟的功夫,一座规模足以容纳千万人的城寨就在垚山城南方三百里之地出现。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些垚山城的巫祭和战士,垚山城的战士当中,有数量庞大的伽族、闇族和精怪奴隶,而且他们的装备极其精良。“会是一个难缠的对手……不,他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所有土著中最难缠的一位将领!垚侯姬昊,真是无耻啊,居然用瘟毒把我们全部俘虏了!”
伴随着凄厉的惨嚎声,一名‘人族向导’被巫法撕掉了全身的皮肤,身体被浸泡在了一缸火油中。
强大的伽族战士嘶声怒吼着,被实力更胜一筹的垚山领战士强行按和-图-书翻在地,他们的甲胄被强行脱卸,他们的衣衫被扒得干干净净。实力强大的老巫祭们手持异兽灵骨或者毒牙炼制而成的长针,沾着秘法调配的巫法血墨,在这些伽族战士的身上刺下复杂而诡异的纹身。
“说出你们的身份,是谁指使你们来袭击垚山城?”
虞族贵族的价值就在于此,他们很值钱,所以除非在战场上当场战死,一般而言人族俘虏到虞族贵族后,都会客客气气的善待他们。
“不过操作的时候要小心一些。”一个比较稳重的脩族贵族低声说道:“毕竟伽族、脩族人,是我们的同胞,嗯……大家明白的,不能把他们当做那些奴隶一样对待。”
一众猎奴队的首领眼睛骤然一亮,纷纷欣然鼓掌。
这个主意实在是太完美了,这些伽族战士、脩族工匠失陷垚山城,他们回去后势必要付出一大笔抚恤金来安抚他们的家人。但是如果将他们的家人一并打包送给垚山城做奴隶,这笔抚恤金就能省下来了!
生命无忧,只是要m.hetushu•com亏损一大笔金钱。
一幅幅诡谲的纹身在伽族战士们的身上蠕动,渐渐地这些纹身就化为一道道彩色烟雾沁入伽族战士们的身体,迅速和他们的精气神还有他们的灵魂融为一体。
普通的俘虏有这些巫法烙铁就足够禁锢他们一生一世,对于那些俘虏中的强大战士,还有那些虞族贵族们,自然不能用这么粗暴和简单的方法。
天地大阵轰然发动,星辰光芒犹如瀑布从天而降,垚山城墙上无数神兽虚影急速闪烁,城外的地面上浮现出了无数金色、银色的瑰丽符文。
一座座熔炉烧得通红,无数烙铁在炉火中散发出强烈的光芒。无数垚山城的仆兵厉声呼喝着,强行拖拽着猎奴军团的战士来到熔炉前。伴随着凄厉的惨嚎声,烧红的烙铁上一丝丝符文幽光闪烁,狠狠的烙印在了被俘的猎奴军团战士脸上。
他们自己就是猎奴队的成员,他们知道奴隶的命运有多么悲惨!人族对待奴隶的手段,绝对不会比他们这些异族对待人族奴隶的手段来http://www•hetushu.com得轻巧,只会更残酷,不会有任何的温情。
他们心知肚明——被刻上了这样的纹身,垚山城绝对不会释放他们了。他们将一辈子为垚山城卖命,甚至他们的子子孙孙都会成为垚山城的奴隶!
每一座熔炉旁都有几个垚山领的巫祭坐镇,他们手持巫杖念诵咒语,不断为熔炉中的烙铁补充巫力。
而且这些伽族、脩族的家伙,他们每个人头也能折算成一笔钱嘛!
烙铁中的奴隶烙印犹如无数条锁链,锁死了这些俘虏的血肉和灵魂,在他们的灵魂深处埋下了永远忠诚的巫咒烙印。一旦他们有任何背叛的念头,或者有垚山领的巫祭催发烙印,这些俘虏就会立刻魂飞魄散,他们的身躯也会变成威力巨大的血肉炸弹,摧毁身边的一切生灵。
那浸泡在火油中的‘向导’不顾浑身剧痛,他发出了歇斯底里的笑声:“烧死我吧!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向导!哈哈哈,烧死我吧,用不了多久,你们同样会死!”
“至高的血月在上,太残忍了!”帝释屠吓得骤然后和-图-书退了好几步,嘶声惊呼起来。
血色的‘奴’字散发出刺目的光芒,不仅仅是烙印在了猎奴军团战士的皮肤上,更是烧透了他们的血肉,烙印在了他们的骨头上。一道道阴狠霸道的巫力从烙印中散发出来,犹如无数钻头在这些俘虏的身体内急速穿梭,穿进他们的骨髓、穿进他们的五脏六腑,更穿进了他们的灵魂。
一些没心没肺的虞族青年在讨论垚山城控制奴隶的手段,他们在轻声的争论垚山城使用的巫法烙铁的造型似乎太粗陋了一些,缺少一些艺术的美感。他们觉得,如果让他们设计这些烙铁的话,烙印在奴隶脸上的‘奴’字烙印会更加的精美。
“当然,如果我们把这些家伙的家属送给垚山城,这笔抚恤金就能省下来。而且,他们的家属也能折算成赎金!”过了许久许久,一支规模最大的猎奴队的首领咬着嘴唇,低声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一名身材高大的垚山城将领在一旁厉声呵斥。
他们自己的赎金也就算了,还有这么多的伽族战士、脩族工匠、闇族仆兵和精和_图_书怪奴隶被俘虏,他们全都变成了垚山领的奴隶。闇族仆兵和精怪奴隶的损失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这些伽族、脩族的战损……抚恤金会是一大笔开销!
一群脩族贵族纷纷做起了鬼脸,‘嘻嘻哈哈’的偷笑着。
能够沦落到参加猎奴队,吃这碗血肉饭的地步,猎奴队中的伽族战士和脩族工匠都是一些小家小户出身,他们可没有什么后台靠山。只要做得小心一些,把他们的家属全部送来垚山城并不会引发太大的麻烦。
喃喃的咒语声中,完成了纹身的伽族战士们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站起身来,身不由己的排着整齐的队伍向一旁的营地走去。这些伽族战士发出愤怒而绝望的咆哮声,甚至有自尊心足够强的战士嘶声的痛哭流涕!
“一群贪婪、愚蠢的奴隶贩子!”帝释屠站得远远的,厌恶的看着这些猎奴队的首脑。
近万名虞族贵族神态轻松、笃笃定定的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属下被垚山城转化为奴隶。他们同样清楚,垚山城的主人会把他们当做筹码,从他们家族狠狠的敲诈一笔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