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快刀乱麻

有些事情就好像脓包一样,不挑破流脓,你就不知道里面坏成了什么样子。一旦挑破了,那触目惊心的场景,总会让人震惊、惊恐、进而愤怒到几乎绝望。
大宻啴蚀魂问心咒,人族秘传最残酷的搜魂秘法,是将人的灵魂细细的磨成最细小的灵魂微粒,剥丝抽茧般检查他们生平的所言所行。此法恶毒非常,就算是巫帝被这巫咒搜魂过后,有三成可能当场暴毙,有七成可能沦为疯子,最终能安好无恙的能有百分之一就算幸运。
说点不好听的,各大氏族的祭祖大典啊,基本上就沦为了‘哄鬼’的仪式!
四条身形比帝舜高大倍许,周身雾气升腾,散发出的巫力波动洪荒古老、厚重浓烈的高冠人影身体微微颤抖着,显然出离的愤怒了。
从帝舜到各部伯候,从各族长老到普通子民,谁会相信,那些上古圣皇的血裔后代们,那些高高在上辉煌犹如神灵的强大巫帝们,他们会作出那种种不堪的事情?
他毕竟不是轩辕圣皇www.hetushu.com本尊,他只是本尊的一尊分身,所以他的灵智颇为有限,而且性格也有极大的缺陷。很显然,他更多得到了轩辕圣皇本体杀伐果断的那一面,性格显得极其的暴躁和暴戾。
巫帝,强大的巫帝,高高在上犹如神灵的巫帝,他们不应该是人族的守护神么?他们不应该站在抵挡异族的前线,用自己的胸膛抵挡射向人族子民的弓箭,抵挡劈向人族子民的刀剑么?
刚刚他一出现,就一剑斩杀数百公孙一族的族人,那场景可是把姬昊都吓了一大跳。
姬昊镇定自若的坐在帝舜下手处,和前两日不同的是,他身边不再孤零零。有数十位地位极高的年长伯候坐在他身边,在他身后整整齐齐的坐着过万的伯候。所有人都双眸充血,咬牙切齿的看着悬浮在空中的玉版。
“罢了,人若是生了毒疮,挖掉就是。”重重的哼了一声,轩辕圣皇很干脆的说道:“我负责镇压之地,这些日子颇有异动和-图-书,不能久留。帝舜,用‘大宻啴(mi'tuo)蚀魂问心咒’严刑拷打所有有熊氏的混账小子,只要是做了不堪之事的,全部宰了拉倒,送去给冥道友……好好的交换一批僵尸傀儡过来。”
“我们,我们!”公孙长老想要分辩几句,但是他最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是啊,每年他们都会祭祀先祖,向有熊氏宗庙中的轩辕圣皇献祭祈祷。
但是说实在的,祭祀祈祷轩辕圣皇……基本上也得不到轩辕圣皇的回应,时间久了,这种祭祀更多的沦为了一种体现氏族凝聚力、体现家族高层权威和地位的表演秀,谁还会真的在这祭祀上说真话?
冷笑一声,轩辕圣皇异常冷厉的说道:“他们活着没什么用,他们死了,倒还能为人族多做些贡献!”
“你们这群混账东西,你们或许没有为恶,但是你们真的对他们做的事情一无所知?”轩辕圣皇气得身体大幅度的震荡着,议政大殿内响起了刺耳的轰鸣声,一道道黄色剑http://www•hetushu•com气凭空出现,慢慢的向在场的有熊氏族人压了下去。
他们为什么会作出比异族恶鬼更加可怕的事情?
数十个人族地位最崇高、势力最强的大氏族,他们内部居然腐朽、糜烂到了如此境地。且不论他们勾结异族大军,图谋垚山城准备对蒲阪图谋不轨,单单那些死士揭破的各种不堪的情状,就在这些大氏族和普通部族之间撕开了一条血淋淋的裂痕。
公孙长老吓得趴在地上不敢动弹。无论他如何争辩,这次几乎覆灭人族的大洪水,他们各大氏族只顾着保护自家的领地和族人,没有出动一兵一卒为人族效力,这是不争的事实。
姬昊带来的口供,从那些猎奴队的,一直到那些‘向导’死士的,万多份口供悬浮在大殿中。一块块玉版光芒闪烁,所有人的口供都已经播放完毕。
大殿内一众大氏族的族长、长老、核心族人吓得面无人色,齐声惨嚎起来。那些做过亏心事的族人自然是吓得屎尿齐出,而那些没怎hetushu.com么做过亏心事的人也是吓得魂飞天外。
另外三尊圣皇齐齐点头,抚掌称赞轩辕圣皇的处置办法。他们一致决定,其他各大氏族的族人,同样依此办理。
可是四大圣皇已经下定了决心,轩辕圣皇的决策,在场谁敢劝阻?
为了一己私欲,为了争权夺利,他们已经变得犹如恶鬼一般,不再像是一个人!
“你们年年拜祭先祖的时候,都对我说族人们安居乐业、天下太平,你们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在祭祀大典上,向我说一句真话?”轩辕圣皇已经气得语无伦次,说话时舌头都在打卷。
所有人都清楚,从今日起,那些从各大氏族繁衍而出的分支宗脉,算是彻底和那些宗脉一刀两断。
若是真的用了这法子拷问所有的大氏族族人,人族最强大的这些大氏族,势必元气大伤。
以往他们将这些黑漆漆的见不得人的东西掩饰得极好,没人知道他们做了这些事情,虞朝的异族们成了他们最好的挡箭牌,好多血腥和黑暗就扣在了异族的头上。
好些和图书事情,太乌漆嘛黑,太血腥残忍,太不近人情,太让人绝望。一如熊獒的儿子和女儿,一如芈氏青云山一脉的事情。丧心病狂、丧尽天良,谁能想到,那些大氏族居然能作出这样的事来?
没人想到、没人相信他们会作出这样的事情。
“他们,怎配得上有熊氏的图腾?”周身黄色雾气缠绕,气息最为凌厉刚猛的轩辕圣皇气急攻心的怒啸了一声:“他们,怎么,怎么敢……怎么能……”
轩辕圣皇手一指,一道剑气呼啸而出,贯穿了这位长老的肩膀。大片鲜血飞洒而出,轩辕圣皇带着一丝暴戾之气怒道:“混账东西!他们也有为人族建功立业?为何这次大洪水,不见你们出动一兵一卒?”
一名公孙氏的长老哆哆嗦嗦的从人群中爬了出来,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向轩辕圣皇叩拜行礼:“老祖宗,有熊一脉的子弟们,大部分还是好的!这些年来,他们同样也为人族建功立业!”
议政大殿,帝舜居中而坐,身边左右分别有两道被朦胧雾气环绕的高冠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