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法阵异变

一座辉煌壮丽,通体装饰以血色宝石的大殿中,血月一脉的执政大帝帝释阎罗懒散的躺在柔软而宽大的座位上,身边环绕着数以百计面容姣好的虞族少女。
“陛下!”脩族老人隔着老远就大叫了起来:“非常抱歉,但是有件事情,您一定要亲眼看看。该死的帝释杀,他究竟做了什么?那座跨界传送阵,有点不对。”
帝释阎罗的脸色微微一变。
“呵呵呵,我讨厌雨季!”帝释阎罗举起足足有人头大小,用一整块血色宝石抠出的酒盏,大呼小叫着晃了晃杯中美酒,然后将杯中所有美酒倒在了身边一个娇媚异常的虞族少女身上。
“去看看!”不管怎么样,毕竟是血月一脉公认的脩族最强宗匠,帝释阎罗必须要对奇大师表示出足够的尊重。帝释阎罗心知肚明,换一个执政大帝上台,对血月一脉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是没有了奇大师,血月一脉每年的纯利润起码要下跌一成半!
“无法拆除!”奇大师神色诡谲的看着帝释阎罗:“http://m•hetushu•com帝释杀……不知道他修改了什么地方,这些传送阵,有点古怪,而且,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有数以万计的虞族神塔联手,强大的灵气波动将云彩彻底驱散,露出了星光瑰丽迷离的夜空。
就连帝释阎罗自己都在花天酒地,他还能指望什么?
美酒,鲜花,某些有着奇异作用的熏香,还有飘舞的柔软纱衣,蓬松松的到处飞来飞去的极乐鸟的羽毛。地面上铺了厚厚一层血色玫瑰花瓣,随着夜风胡乱飞舞的纱幔后面,可以看到身材高大的虞族战士和少女们纠缠在一起的影子。
裹着一条血色披风,帝释阎罗急匆匆的跟在奇大师身后,顺着蜿蜒复杂的走廊向当日布置跨界传送阵的庄园走去。一路上不断有身披血色甲胄的血月禁卫跟了上来,渐渐地在帝释阎罗身后化为一支雄壮的军伍。
大洪水期间憋气了好几年的虞族贵族们,就好像要补偿过去几年浪费的花前月下一样,近乎歇斯底里的hetushu•com吃喝玩乐,疯狂燃烧自己的精气神尽情的享乐。
“大概,像是一个时空道标!”奇大师抬起头来,看向了高空中十二个水世界在盘古世界撕开的十二条巨大的圆形缺口:“有整整一个世界的力量加持在这座原来的传送阵上,他们遥相呼应,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道标!”
帝释阎罗目光微妙的扫了一眼奇大师的身体某处,这老家伙是太过苍老了,已经失去了某些功能,这才能在如此美妙而浪漫的夜晚一头扑在那座传送阵上吧?
出现在帝释阎罗眼前的,赫然是一座标准的十八星芒阵,每一个尖锐的星芒旁,都悬浮着大大小小数以千计的小型辅助阵法和符文。
“道标?帝释杀在给谁指路?”帝释阎罗额头上突然渗出了无数冷汗:“这个婊子养的垃圾,他,他……他在给谁指路?”
良渚的上空万里无云。
‘咣’的一声闷响,就好像一颗巨大的心脏在跳动一样,这团白光呼啸着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冲出上百里和-图-书地后就凭空消失在虚空中。
每隔大概一百个呼吸的时间,十八星芒阵内就有一团白光突然亮起。
数十名精挑细选出来,生得面容极好的人族女奴身披软甲,手持短剑,分成两队在大殿中随着音乐做相互刺杀状。因为音乐的飘忽不定,这些女奴的动作也是拖拖拉拉、松软飘浮,一举一动都好像喝醉酒的灵蛇在轻盈的舞动,不见威武、唯剩暧昧。
少女‘嗤嗤’的笑着,本来身上就只剩下一层极薄的轻纱,被血色的果酒倒了一身一脸后,轻纱变得几乎完全透明,她身体的美妙之处一览无遗。
按理说,现在他们应该调动人手,满天下的通缉帝释杀,强迫他给十二个执政家族一个解释才对。但是虞族贵族的‘浪漫’天性,让他们在洪水消退后第一时间尽情的享受生活、享受‘浪漫’,这些天整个虞朝的所有行政机构都瘫痪了,所有军营里都空无一人!
该死的帝释杀,是他弄崩了联系家乡的传送通道,是他制定的让十二个执政家和_图_书族远征那些新世界的计划,同时也是他搅合出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
已经有了七八成醉意的帝释阎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缕缕酒气浓郁的白雾从他头顶冉冉飞起,下一瞬间他就已经恢复了清醒。三只眼眸精光乱闪,帝释阎罗一把将身边环绕的少女挣开,站起身来看向了脩族老人。
巨大的院落里,当日喷出光柱连通天际的跨界传送阵光芒四射,一层厚达十丈犹如实质的白色结界死死的裹住了整个传送阵。就算帝释阎罗对各种阵法并不是太熟悉,他也一眼认出,眼前这座大阵,绝对不是当日的跨界传送阵。
“奇大师,有什么不对?不就是连通盘古世界和一个小世界的跨界传送阵么?”帝释阎罗快步向脩族老人走过去:“那些小世界已经被吸附在了盘古世界上,这个大世界正在吞噬那些世界。这个跨界传送阵已经没有了作用,所以才让您派弟子去拆除他!”
当跨界传送阵内突然涌出无数的水妖大军,而这些水妖居然全都听共工氏的使唤的时候和图书,帝释阎罗等人就知道,帝释杀身上有非常大的不对劲。
“这是什么?”帝释阎罗用力的抓了抓脑门。
所以奇大师对血月一脉的价值比他这位执政大帝还要大,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实。
良渚的夜变得暧昧而朦胧,大街小巷里都回荡着一股子湿哒哒、黏糊糊的怪异味道,树荫花丛中随处可见纠缠在一起的朦胧身影,到处都是春天夜里的夜猫子一样怪异的哼唧声不断传来。
奇大师能够遵从帝释阎罗的命令,前往拆除那座已经毫无用处的跨界传送阵,这或许已经是……
帝释阎罗一把抓住少女的脖子,正要将她按倒在宽大、柔软、足够三五头公牛打滚的座位上,突然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名身材矮小的脩族老人急匆匆的闯入了大殿。
一队精通音律的乐师坐在大殿角落里,已经有点醉醺醺的他们尽情的发挥想象力,即兴演奏着没有乐谱,完全现场发挥的怪异曲调。飘忽不定的调子就好像大殿中所有虞族贵族的心一样,上上下下、晃晃悠悠,充满了骚动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