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梵骨

姬昊的身体微微一晃,一口血吐了出来。
姬昊的混沌道胎一阵波动,灰色雾气中好似有无数个声音在嘶声尖叫,无声、却能让你‘听得’清清楚楚。他们在怒吼——‘快死吧、快死吧、快死吧,不要抵挡,不要抵挡,永远没有希望’!
“神农氏!”梵骨头顶一根根灰色长发笔直的竖起,他声嘶力竭的尖叫着:“神农氏!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这个该死的名字!啊,神农氏!给我滚出来!来啊,战啊!让我把你劈成碎片!神农氏!人皇神农!给我滚出来!你的草药可以起死回生!来啊,我把这小子剁碎了,你来救活他啊!”
人皇神农氏尝百草、教化医道,神农氏的力量生机勃勃、有肉白骨起死人的神效。神农氏的力量天生就是冥月一脉的天敌,梵骨曾七次出手刺杀神农氏,却被神农氏重伤四次,更有三次差点被神农氏生生击杀。
而梵骸身后走出的人影,他散发出的灰气代表的是纯粹的死亡。
那时的梵和_图_书骨已经是日月境的大能,而神农氏才只是半步巫神。梵骨境界上占优,却被神农氏打得一败涂地,气急败坏的梵骨在神农氏顺利祭炼本命巫星,成就巫神之位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耶摩杀一,你往哪里去?”耶摩峀同样一声长啸,他腾空而起,身体突然崩解成大片黑雾,眨眼间就化为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放出可怕的吞噬之力牢牢禁锢住了耶摩杀一。这才刚动手,耶摩峀就直接动用了闇日一脉的天赋力量,施展出了最强的禁招。
“生命的本质,难道不是去找神农氏挑衅,然后被打得和死狗一样么?”姬昊拔出了盘古龙纹,一条毒舌异常恶毒的喷着毒水:“据说有一次,你被打得只剩下半块颅骨勉强逃脱,重新长回这么大的个子,不容易吧?或者你夺舍重生了?”
以前姬昊身份、资历都不够,巫殿的一些核心秘典不会对他敞开,大洪水期间,姬昊立功无数,更有帝舜办法的独断hetushu•com专权,他从巫殿中调出了好些机密纪录,偶尔得了点闲暇功夫,就会拿起来读一两卷。
原本就好似骷髅一样难看的老脸骤然扭曲,梵骨双手紧紧握住了长柄镰刀,手掌摩擦刀柄发出‘吱吱’声响。他气急败坏的看着姬昊,鼻孔里不断喷出一缕缕灰色的寒气。
灰色雾气包裹中,梵骨身披一件灰色的斗篷,双手紧握一柄长柄镰刀,薄薄的皮肤紧紧贴着骨头,看上去就是一具活动的骷髅架子。这等形象,让姬昊骤然想起了前世西方神话中的‘死神’!
梵骨比梵骸还要高出一大截,灰色的皮肤上密密麻麻的有无数黑色的符文,每一枚符文都好像濒死的灵魂在嘶声呐喊,扭曲的面孔、极度扩张的五官,让人看着就浑身难受。
死亡之力在疯狂侵蚀姬昊的肌体,甚至姬昊身边的空间、时间,一切有形无形的力量和法则都在被疯狂的腐蚀。一切都在崩毁,一切都在死亡,甚至‘死亡’这个概念http://www.hetushu.com本身都在急速的塌陷、崩溃,转向更加恶劣的结果。
一旁的梵骸老脸一阵阵的抽搐,默默无语的低下头。
死气沉沉,绝无希望,一旦死亡就永远沉寂的死亡,一种让人打心眼里彻底绝望的死亡。将灰色雾气缠在身上的时候,姬昊感到皮肤犹如刀割一样的痛,身体都变得沉重了许多,行动很有点不灵便。
“人族小儿,本座已经许多年没有亲自出手。”梵骨阴恻恻的笑了笑,他突然松开手中镰刀,很是‘烧情’的取出了一个高脚水晶杯,在杯子里倒了一杯嫣红的美酒,左手五指一弹,凭空搓出了一朵粉红色的玫瑰。
犹如宝石一样熠熠发光的鲜血刚吐出来,就急速化为黯淡的灰色,弹指间就变成了一缕灰色的灰烬飘落地面。姬昊低头看向飘落的灰烬,那么细小的一缕飞灰落在了一座大山上,就听一声干涩的轰鸣,方圆近百里的山体灰飞烟灭,好似被无数万年的岁月洗礼过一样瞬间风化。
滚滚和_图_书灰云铺天盖地、笼罩四野,灰色雾气阴冷潮湿犹如无数条粘稠的触手,紧紧的贴着皮肤不断向身体内钻去。浓浓的死气混在灰色雾气中,腐蚀一切,腐朽一切,不断将生机活力转化为死气沉沉的死亡力量。
姬昊肃然看向了被耶摩杀一称之为梵骨的人影。
梵骸心头一阵阵的纠结,他觉得自己的老脸有点发烧,梵骨这老家伙,实在是让他有点尴尬。
梵骨,虞朝冥月一脉权力长老,虞朝最高长老院长老。他是神农氏的死敌!
“梵骨!”耶摩杀一长啸一声,带起一道血光想要冲向梵骸身后走出的那人。
和幽冥教主的幽冥之气不同,幽冥之气更加的复杂多变,他其中有天地刑罚的严苛,也有死亡之后的沉寂,更有轮回大道的造化多变。所以幽冥之气表面看来代表的是死亡,却好像积年骨灰中埋藏了无数种子,更多蕴藏了生的希望。
耶摩杀一闷哼一声,他身体一晃,同样崩解成大片黑气,同样化为黑色漩涡悬浮在空中。两www.hetushu.com个直径百里的黑色漩涡相互摩擦撞击,相互吞噬,偶尔接触的地方有黑色的雷光一闪即逝,四周虚空就一阵剧烈的摇晃,裂开无数大大小小的裂痕。
轻轻的嗅了嗅玫瑰的花香,端起美酒轻轻的喝了一口,梵骨油然感慨了起来:“本座已经厌恶了厮杀、征战,只有美酒和鲜花,还有美丽妖娆的少女,这才是生命的本质!”
一声大吼,梵骨手中镰刀骤然就到了姬昊头顶,‘唰’的一下劈了下来。
扭曲的吞噬力量四溢,地面上大大小小的山石受到吞噬之力吸引,不断的漂浮起来,飞快的向两个黑色漩涡飞去,刚刚接触漩涡就立刻被撕成粉碎。
“梵骨?”姬昊脑子里急速闪过人族巫殿秘典中关于异族高手的记载。
梵骨手中的玫瑰‘啪’的一下炸成了粉碎,手中酒杯‘呼’的一下化成飞灰。
冥月一脉的力量是纯粹的死亡之力,对于炼制各种僵尸傀儡也颇有心得,浑身每个毛孔都充满‘死亡’的老家伙,你给我说什么‘生命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