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一剑之耻

梵骨可是虞朝老资格的日月境强者,虽然他最擅长制造各种死灵傀儡,擅长各种死亡诅咒,自己真个动手的战斗力在最高长老院中排名靠后,但是他毕竟是日月境的大能啊!
可是姬昊,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族伯侯,年纪也比当年的神农氏小了一大截!
‘啪啪’破空声不断响起,数十条骷髅架子瞬息间围住了姬昊,向他轰出了无数拳。
撕裂的斗篷纷纷扬扬从空中飘落,百里外的梵骨穿着一件紧身的软皮甲,龇牙咧嘴的怒视着姬昊。他牺牲了一件护身宝物,这才勉强从姬昊的剑光下逃脱。但是姬昊以禹馀剑诀御剑,又哪里是这么轻松就能脱逃的?
梵骨的左肋挨了一剑,紧身的软皮甲被切开了一条半尺长的剑痕,梵骨身上留下了一条深有三寸的剑伤。梵骨默运秘法,死死锁住伤口,一滴鲜血都没流淌出来。但是他自己心知肚明,一股可怕的毁灭性力量正在他的伤口内肆虐,疯狂的摧残着他的肢体。
http://m.hetushu.com良渚,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神农氏,就连他的骨肉至亲,甚至连‘神’和‘农’这两个字都不敢出口。偏偏今天姬昊当着众人的面,挑破了梵骨心头最深的伤疤,于是他暴跳如雷。
是啊,有过先例的!当年已经是日月境大能的梵骨,可是被巫帝境界的神农氏重伤过七次!整整七次啊!这是梵骨生命中无法承受的奇耻大辱,他真的没想到,今天他居然又被一个人族小子给打伤了!
被姬昊击伤?梵骨老脸通红,他无法想象,这个消息传回最高长老院后,那些该死的老家伙会在未来疯狂的嘲笑他多久?一千年?一万年?还是永远?
“被一个连巫神境都没踏入的人族打伤……这也太丢脸了!”有意无意的,耶摩椤椰轻声咕哝着:“只不过,既然有过先例,似乎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梵骨长啸一声,他体内喷出大片灰气,数十条瘦削、动作敏捷的怪http://m.hetushu.com异人影从灰气中冲出,带着刺耳的裂空声向姬昊袭来。仔细看去,这些瘦削人影尽是一些骷髅架子,他们行动如风,深陷的眼洞中闪烁着灰色的火光,身上每一根骨骼都晶莹剔透宛如宝石雕琢而成。
姬昊手中的盘古龙纹,难不成比当年神农氏的神农鼎还要强悍?
极其简单的挥剑下劈,剑光却诡异异常的从身前、身后、左侧、右侧同时袭来,梵骨眼前骤然一花,他突然发现,他根本看不透姬昊的剑势来路。简简单单的一剑,却好似蕴藏了某种玄妙的天地至理,一剑劈出,就一定会命中目标。
长柄镰刀带着刺耳的啸声劈到了姬昊头顶。
姬昊闷哼一声,任凭这些诡异的骷髅架子重拳轰在了自己身上,太极法衣清光流转,九成九的拳劲都被太极法衣化去,姬昊自身只是内腑略微有点震荡。
耶摩椤椰微微张大了小嘴,不可置信的看着被姬昊一剑击伤的梵骨。
梵骨震怒。
梵骨则和_图_书是身体一抖,踉跄着向后连退数十步,他双手剧烈的哆嗦着,差点没被姬昊剑上巨力震得翻了个跟头。耶摩椤椰的笑声戛然而止,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姬昊——他居然一剑震退了梵骨!
姬昊站在半空中纹丝不动,任凭数十具骷髅架子围着他一通乱打。太极法衣熠熠生辉,这些骷髅架子没有一具能够伤损到他丝毫。
姬昊同样放声大笑,盘古龙纹带起一声若有若无的龙吟声,硬碰硬的向长柄镰刀迎了上去。
梵骨则是眼珠瞪得溜圆,一股莫名的疯狂气息从他体内扩散开来,他带着一丝歇斯底里的恼怒狠狠的瞪了耶摩椤椰一眼,龇牙咧嘴的转过头来,恶狠狠的盯着姬昊。
更要命的是,姬昊的肉体力量完全超乎梵骨的想象。心头一阵绞痛,一口老血喷出,梵骨呆呆的看着姬昊,不可置信的嚎叫着:“你,你是……巫神?不对,你身上的气息不对,如果洪荒星辰入体,你身上的气息会极其的苍凉古老,你没有人族巫神身上http://www.hetushu.com的那种味道!”
一旁耶摩椤椰兴奋得‘呵呵’大笑,笑得前俯后仰、乐不可支。她周身喷出大片黑雾,一朵朵拳头大小的黑色玫瑰在黑雾中盘旋飞舞,将她衬托得犹如夜间的女神,美艳不可方物。
剑光闪过,梵骨身上的灰色斗篷骤然闪过一抹灰蒙蒙的光芒,刺耳的撕裂声中,灰色斗篷被切成了四片,而梵骨的身体骤然消失,下一瞬间却在百里外的高空中出现。
一声巨响,姬昊身体微微一晃,一股阴寒之极的死气顺着盘古龙纹侵入体内,所过之处气血僵硬,姬昊手臂一阵阵的冰冷,手臂上的生命气息急速消散。他急忙调动体内庞大精血连续冲刷,好容易才将这股阴寒之气镇压在了手掌附近。
“垚侯姬昊,你值得让本座认真对付了。”舔舔嘴唇,梵骨很认真很认真的说了一句场面话。
姬昊没吭声,他只是向前踏出一步,一步就到了梵骨面前,盘古龙纹荡起四道杀气腾腾的剑光,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同时劈向了梵骨http://www.hetushu•com
当年的神农氏怎么也是人皇,他身上有人族的无量功德护体,一举一动都受到盘古世界的天道法则庇护,和神农氏对战的梵骨自身实力则是被盘古世界的天道法则压制到了极致。在这种情况下,被神农氏重伤,梵骨还能勉强接受。
梵骸的连骤然发青,他有点恼怒的看向了梵骨,自家的这位长老也太不争气了吧?耶摩椤椰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梵骸觉得自己的脸都被梵骨丢光了!
梵骨双眼发直的看着自己的宝贝镰刀,这柄伴随了他无数年的宝贝,就算和神农氏对战的时候,也没有受到任何伤损。神农氏曾经用他的本命巫宝神农鼎连续轰击梵骨的镰刀,却也没能伤损这柄镰刀分毫!
‘咔嚓’一声,梵骨的长柄镰刀锋利的刃口上几粒细细的碎片脱落,伴随着密集的碎裂声,大片裂痕从刀、剑撞击处扩散开来,很快长骨镰刀的刀身上就密布上头发丝般细小的裂痕,好几块巴掌大小的碎片‘啪啪’有声的从刀身上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