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相互试探

毗矢伮纵身一跃,跳到了血色擂台上,他微微伏下身体,犹如扑食前的猛兽一样,三只眼睛死死的盯着狂奔而来的黑甲龙王,厉声吼道:“报上你的名字,来我的血擂台上决一生死!”
希望敖昊运气好一点,毗矢伮的这头九头十八翼的寄生魂兽还没有成年吧!否则敖昊就真的是一头撞铁板上了。
人族南荒部族,也有兽魂入体寄生的巫法传承,可是南荒部族使用的,多是常见的狮虎象豹之类的猛兽,对大巫还有一些用处,对巫王、巫帝这个级别就没有多大加成。
敖昊对血擂台并不熟悉,火焰冲起来的时候他反应略微慢了一些,他左臂上大片黑色的龙鳞骤然被烧得通红发烫,痛得他‘嗷嗷’怒吼,猛地挥动大斧向毗矢伮冲去。
异族方面,所有异族都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了矜持而期待的笑容。这些常年浸淫在虞族精英贵族文化中的家伙,甚至他们嘴角起伏的幅度都一模一样,乍一看去他们就好像戴着和图书同一个款式的面具,让人打心里觉得难受。
拳头大小的奇异物件喷吐出一道道刺目的强光,在无数嘶吼声中不断的膨胀。短短几个呼吸间,一座长宽里许的血色擂台就凭空出现在毗矢伮和黑甲龙王之间。
帝舜、烛九阴、姒文命的脸色都变得极其严肃。
观战的异族和人族无数战士同时屏住了呼吸。
深吸了一口气,姒文命沉声道:“有资格成为寄生魂兽的异兽,都是成年后自然而然拥有巫神境实力的天地异兽。这九头十八翼的猛禽闻所未闻,应该来自他们的世界。”
“小白脸,怎么比划?”敖昊站在血色擂台上盯着毗矢伮大声吼道:“快点说,怎么比划?老子要毁了你这张小白脸!哈哈,看到你们这些小白脸就浑身不畅快啊!”
姬昊的脸狠狠的抽了抽,一旁的姒文命面孔哆嗦着低声说道:“云梦大泽龙王敖昊!他,他,性格粗豪,成年后……不顾他父亲反对,将自己和-图-书名字改成如今的模样,为此他父亲,当今龙皇将他毒打一顿后,发配去了云梦大泽!”
毗矢伮大笑了起来,他大踏步向黑甲龙王冲了过去。他的脚重重的踏在空气中,每一步都在虚空中留下了一个暗红色的足印。赤日之力在毗矢伮的身上翻滚,暴虐的力量震荡虚空,他留在空气中的暗红色足印剧烈的震动着,不断向四周扩散出一条条暗红色的裂痕。
“要阻止么?”姬昊低着头,低声的咕哝着。
毗矢伮大声的吼叫着,他脱下了身上华贵而累赘的长袍,露出了长袍下精巧的连环锁子甲。贴身的连环锁子甲动用了数万片精巧的鳞片穿联而成,每一枚鳞片上都有一枚赤红色的眼眸熠熠生辉,不断向四周散发出一股血腥味浓郁的暴虐气息。
“不死不休!”毗矢伮头顶一轮赤红色大日浮现,他也陷入了疯狂的战意中。他的皮肤下面有无数赤红色的精美符文阵浮现,一股焦灼的暴虐气息凝成了一头九http://m.hetushu.com头十八翼的奇形猛禽在他身后骤然现形。这猛禽的头颅如龙,身躯如雕,长长的尾巴形如毒蛇,看上去狰狞异常。
就算没有口出污言秽语的黑甲巨龙挑事,总有人冒出头来,挑起一场双方高层的直接争斗。
仰天一声龙啸,敖昊嘴里、鼻孔里同时喷出了黑色的龙炎。高温龙炎混杂着可怕的腐蚀力量冲上高空,好似要将天空都少出一个窟窿。
‘哈哈哈’,敖昊放声大笑,巨斧带起一团寒光裹住了毗矢伮。
姬昊‘嗤嗤’的抽了一口冷气,这位敖日天敖大龙王,果真是有性格得很。
血擂台的四面八方突然有无数血色雷霆疯狂喷出,这些血色雷霆在一股奇异的禁制力量约束下变成了无数刀枪剑戟悬浮在擂台四周,将整个擂台封锁得水泄不通。
姒文命急促的向姬昊解释道:“你在巫殿,应该看过上古人族大战的一些记载……有些天分超凡脱俗的异族,可以将外来异兽精魂以寄生魂兽的方式与hetushu.com自身融为一体,从此同生共死、拥有莫测威能。”
毗矢伮嘴里喷出了红色的浓烟,他朝着敖昊吼道:“谁也不能离开这座擂台,否则就会被劈成肉酱!只有一个人,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该死的爬虫,领教一下毗矢家族最强大的力量吧!”
岂不是说,毗矢伮就算自己再不成器,他未来,或者说,他现在,其实已经拥有了巫神级的战斗力?
“爬虫,决斗吧,像个真正的战士一样!我是至高、伟大的赤日最虔诚的仆人,虞朝赤日一脉执政大帝毗矢伮!我压上我家族的荣耀和我个人的尊严,我要撕掉你的脑袋!”
‘哈’的一声大吼,毗矢伮抖手打出了一道赤红色的光芒。
“龙族,云梦大泽龙王敖日天!”黑甲龙王大声咆哮着,扛着大板斧一跃而起,同样蹦进了血色擂台。
异族有资格拥有寄生魂兽的高层,他们的寄生魂兽成年后就自然而然是巫神境的实力?
这场突如其来的决战看似偶然,实际上也是一种必然m.hetushu.com。异族要当着这么多的人族、龙族和凤族的族人继续炫耀武力,而人族也有意试探一下异族的决心和他们高层的实际战力。
人族方面,没人组织黑甲龙王的冲动。
“看看也好。”帝舜没吭声,轩辕圣皇身上浓郁的黄色雾气一阵翻滚,带着一丝期待和激动低声的说道。姬昊从轩辕圣皇的声音中听到了浓浓的战意,他似乎对毗矢伮和黑甲龙王的战斗充满了期待。
姬昊眉头一挑,深深的看了毗矢伮一眼。
血擂台突然喷出了大团大团的火焰,一道道水缸粗细的火柱伴随着可怕的呼啸声随机的从擂台各处喷出来。毗矢伮和敖昊几乎是同时被脚边喷出的赤红色火柱粘了一下,毗矢伮身体一晃,用一种可怕的高速闪避开来,火焰只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一团焦黑。
姬昊眉心道眸张开,朝着那道红光扫了一眼,那是一枚拳头大小,形如擂台的物件。无数战士的嘶吼声从那奇异的物件中传出,滔天战意化为一面血色战旗冲上天空,震得虚空剧烈的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