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鼎镇魂兽

没有动武器,姬昊手肘轰碎虚空,伴随着一声巨响砸向了毗矢伮的后心。
姬昊混沌道胎双手结印,一波波空间震荡同样从姬昊体内扩散开来,他穿梭虚空,几乎是在毗矢伮挪移到血擂台角落的同时,姬昊也出现在他身边,双拳如流星带起一道道流光砸向毗矢伮。
虚空被盘古钟加固,毗矢伮和苍穹之主就好像一对儿在水中急速穿梭的鱼儿,本来他们自由自在的遨游四方,但是平日里熟悉的流水突然变成了一整块厚重坚硬的钢锭,巨大的反噬力量瞬间重创了他们的身体,就连他们的灵魂都受到了惨重的伤害。
如今的血擂台,甚至对巫神级的强者都能造成不小的威胁,姬昊却在这样的攻击中丝毫无伤,硬顶着血擂台的狂轰滥炸还不怎么吃力的样子,这没道理啊?
来不及对敖昊下杀手,毗矢伮向后猛地一步迈出。
血擂台剧烈的颤抖着,无数雷霆凝成的兵器犹如疯狂一样向姬昊斩杀了下来,更有无数雷光不断的凝和*图*书结出新的刀枪剑戟诸般兵器。一道道火柱不断从台面上喷出,所有火柱全都向着姬昊卷了过来。
苍穹之主周身荡起一波波隐晦的空间波动,毗矢伮带起一道道清晰可见的残影,想要退出姬昊的攻击范围。但是他刚刚退后一步,姬昊的身体同样在虚空中留下了一道清晰的残影,他的本体却诡异万分的出现在毗矢伮的身后。
就连毗矢伮都在这一瞬间闭上了双眼,九龙车辇放出的光芒太强烈了。
血擂台是赤日一脉独特的决斗法器,他只约束擂台内的人无法自如离开,对想要进入擂台参加血战的人从不拒之门外。姬昊的脚在虚空中拉出一条笔直的黑色痕迹,狠狠踹在了毗矢伮的手掌上。
苍穹之主发出一声惊恐的悲鸣,五彩神光骤然一亮,硬生生将他拖拽进了五彩小鼎中。
‘嗡’的一声钟鸣,血擂台上的虚空被盘古钟强行镇压,变得异常的坚固,比平日里坚固了何止百倍。毗矢伮穿花蝴蝶m.hetushu•com般的身影骤然一僵,他闷哼一声,嘴里喷出大片的血雾。
“不可能!”毗矢伮厉声大吼。
虽然这头苍穹之主从卵中孵化出生还没有几年,但是苍穹之主这个种族是一种‘空间生物’,穿梭虚空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天赋本能,就好像鱼儿游泳一样,他们对空间的掌控远超其他任何族群。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姬昊同样厉声呵斥,他双手结印,九龙车辇从他头顶飞出,放出无量强光逼得所有观战的人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毗矢伮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苍穹之主的身影骤然变得暗淡模糊,差一点就要溃散开来。
姬昊的神通秘法、甚至他身上的几件异宝样样都能恰好是毗矢伮的克星,盘古钟一出,毗矢伮和苍穹之主当即重创。
毗矢伮目光极其怨毒的看着姬昊,归根到底,他自己也不是日月境的强者,这头幼年的苍穹之主固然是纯血的异兽,但是他毕竟没有成年,他的实力太弱太弱。
“该死,垚和_图_书侯姬昊,你破坏了最神圣的死亡决战,你必须付出代价!”毗矢伮恼怒的看了一眼退到了后方,已经服下了好几副救命的丹药,胸口的大窟窿正在急速愈合的敖昊,气急败坏的指着姬昊尖叫起来。
“这就是你们赤日一脉公平决战的法器?呵呵,感情这血擂台上的一切,都受你控制呵?”姬昊讥嘲的冷笑着,盘古钟放出一道道混沌之气笼罩全身,任凭雷霆乱劈、火光焚烧,姬昊浑身上下丝毫无损,只是身体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微微有点摇晃。
毗矢伮身后身躯庞大的苍穹之主九颗头颅上一共二十七颗眼珠骤然瞪得溜圆,毗矢伮发出痛苦的哀鸣声,姬昊的脚掌狠狠扫在了他的手掌上,伴随着刺耳的骨裂声,所有人都看到毗矢伮的手掌急速的扭曲、变形,数十根碎裂的骨刺穿透他的肌肉突了出来。
就在这一瞬间,姬昊掌心喷出一道五彩神光,藏在他腹中的小圆鼎急速的跳动着,一股可怕的吸力喷薄而出,死死卷住了毗矢伮和*图*书身后的苍穹之主。
被姬昊死死纠缠着不得脱身,这头年幼的苍穹之主疯狂的尖啸着,骤然间毗矢伮身边的虚空崩解,无数条锋利无比的虚空碎片凝成一抹抹黑色的刀影,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向姬昊周身斩杀过去。
这口五彩小鼎就连域外天魔中的尊者级大能都能镇压,更何况是苍穹之主这头还没成熟的本命魂兽?
毗矢伮放声笑着,他用一只手挡向了姬昊飞踹而来的脚,另外一只穿透了敖昊胸膛的手掌上赤红色的烟雾越发浓郁,显然他正在准备某种强力的招式,力求一击彻底灭杀敖昊。
毗矢伮骤然失去了本命魂兽,他发出一声惊恐的怒吼,八窍中不断有鲜血‘汩汩’的流淌了出来。
这就是本命魂兽最强大的地方,他和毗矢伮心神相通,毗矢伮在战斗时照顾不到的细节,本命魂兽被帮他查漏补缺,更能帮助毗矢伮作出最恰当的应对。
两条人影犹如两只穿花蝴蝶,在血擂台上相互追逐、纠缠,苍穹之主不断发出惊怒交集的咆哮声和图书,很显然这头来自盘虞世界的异兽做梦都没想到,他居然会碰到一个在空间法则的领悟上不比自己弱的生灵。
毗矢伮怪叫一声,他的身体在虚空中闪烁不定,整个血擂台上到处都是毗矢伮闪烁的残影。姬昊催动天地金桥,他同样对空间法则颇有领悟,他穿梭虚空,丝毫不落后的紧跟在毗矢伮身后。
毗矢伮身后的苍穹之主怒视姬昊,他的身体一晃,毗矢伮的身躯骤然闪烁,在姬昊的手肘砸落在他后背之前,突然出现在血擂台的一个角落里。
“定!”姬昊长啸一声,盘古钟从头顶冲出,一股沉重异常、沛莫能当的奇异力量横扫四周,崩毁的虚空骤然愈合,所有的黑色刀影弹指间烟消云散。
血擂台是赤日一脉的特殊圣器,无数年来,不知道多少战士在上面进行了生死决斗,所有战死战士的精魂都被血擂台吞噬,以至于血擂台的威力越来越强。
“你想救他?不~可~能!”
“这……”毗矢伮,还有赤日一脉的两大权力长老全都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