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光辉主宰

门上无数华丽的花纹同时亮起,流光荡漾中一枚拳头大小的眼眸在门户正中出现。眼眸中一道深邃的幽光照耀出来,在耶摩天的身上往返的审视了许久,门户悄无声息的向一侧滑开。
耶摩天打不走向这五个青年,他用力的拍了一下手,大声叫道:“啊哈,你们这五条该死的寄生虫!我在外面忙着和人勾心斗角,你们在这里快活逍遥,人生啊,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这些钱,这几年,你们花去了哪里?”
走过十几丈长的走道是一间宽敞的大厅,长宽都在百丈开外的大厅内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张张厚重的长条木桌,好些牛高马大的伽族战士‘嘻嘻哈哈’的坐在木桌旁举杯畅饮,木桌上摆放着香气四溢烤全牛、烤全虎、烤全狮之类的下酒菜。
也仅仅是随意的看一眼而已,耶摩天身上华贵的衣衫使用的料子非顶级贵族不能拥有,十个手指上晶光闪闪的十二枚强大的符文戒指更是能亮瞎人眼睛,甚至他脸上的面具都时www.hetushu.com刻散发出强大的灵力波动。
又是一个不知道要去哪里鬼混,还故意带了个面具掩饰踪迹的贵族少爷。
对于这些卫兵的猜测他嗤之以鼻,真是一群低俗而无能的废物,他堂堂耶摩天,拥有盘虞世界最高贵血脉的耶摩天,未来要成为盘古世界和周边所有世界主人的耶摩天,好不容易回良渚一趟,怎么可能是来做那种事情的?
这些事情,按照虞朝的法律,多是一些贪赃枉法、欺男霸女的勾当。从他们的话语中可以知道,他们所谓的光辉主宰会以耶摩天和这五个青年为首,成员包括了十二个执政家族中好些身份尊贵的纨绔子弟,他们沆瀣一气、上下勾结,又有家族长辈的庇护,俨然是虞朝的一颗硕大毒瘤。
良渚的那些贵族小姐……
耶摩天坐在了一张长椅上,五个虞族青年你一言我一语的,将这几年他们做过的丰功伟业一一说来。
“您太英明了,头儿!”五个虞族青年同时笑http://www.hetushu.com了起来,笑得邪气四溢,笑得猖狂无忌。
“说实话,还真很想念她们,但是,等我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人,我有足够的时间慢慢的享用她们。现在么,不急,真的不用着急!”耶摩天笑呵呵的走进了一条小巷,神态自若的从一群坐在路边看似无所事事的伽族壮汉之间穿过,又走了一段距离,终于来到了小巷尽头一扇黑铜门户前。
数十名脩族族人站在方桌旁,手里握着打磨精巧的镜片,仔细的审视着手上熠熠发光的巫晶、宝石、美玉、明珠之类的珍贵玩意。
“头儿,您回来了?这几年我们的收益很不错,就三天前,我们刚做了一笔划算的买卖,血月一脉帝氏一族的一个旁系,他想要继承自己伯父的家产,我们帮他让他的伯父猝死,就这一笔,我们弄到了价值三十亿玉币财产!”直起身来,一名青年迫不及待的向耶摩天炫耀起功劳。
见到耶摩天走了进来,大厅内已经喝得面孔通红的百多hetushu.com名伽族战士同时举起了小水缸大小的酒杯,朝着耶摩天欢呼了一声‘呼哈’!
四张放桌上码放着小山一样的奇珍异宝,这些脩族族人不断从这些珍宝中取出一件,很专业的审定这些珠宝的品级后递给身后站着的精怪奴隶,让他们将这些珠宝分门别类、按照价值高低小心的摆放在一口口纯金铸造的箱子里。
卫兵们就笑了起来,他们压低了声音,低声的猜测这是哪家的少爷,他又要去哪家贵族大老爷的家里偷香窃玉。他们很兴奋的纷纷下注,打赌再过一两个月,良渚城内是否又会传出某个未婚的贵族小姐突然大肚皮的风流韵事。
同样长宽百丈的大厅内仅仅摆放了四张宽大的方桌,纯金铸造的方桌厚重异常,上面雕刻了精美的花纹,更镶嵌了数万粒熠熠发光的宝石。屋顶上悬挂的数千颗明珠放出夺目的光芒,在珠光的照耀下,四张方桌释放出的珠光宝气照得人眼睛生痛。
向下深入了上百丈,一名身披黑色斗篷,浑身被淡淡和*图*书的黑色烟雾缭绕的枯瘦人影悄然拉开一扇门户,耶摩天走进门里,门后又是一座巨大的大厅。
“好了,钱财都是浮云!”耶摩天最终做出了总结:“我需要的不是钱财,而是钱财转化成的力量!”
耶摩天的耳朵微微晃动,路边那些卫兵的窃窃私语瞒不过他的耳朵。
或许是十二位执政大帝倾巢而出的缘故,良渚的卫兵们都变得懒散了许多,原本要顺着大街小巷不断巡逻的他们很懒散的将坐骑丢在一旁,三五成群的站在街边,轻佻的讨论着昨夜的风花雪月。
门后是一条狭窄的走道,十几名袒露上半身、雄壮犹如巨熊的伽族壮汉贴着墙一字儿排开,留下的供人通过的空间就越发的狭窄。耶摩天走进门,厚达三尺的黑铜门户在他身后无声的关闭,伽族壮汉们同时向他微微欠身行了一礼。
五个青年一跃而起,同时笑着向耶摩天深深的弯腰鞠躬,他们对耶摩天的态度极尽恭谨。
声浪滚滚,震得大厅屋梁上的灰尘都掉落了下来。耶摩天笑着向这些m•hetushu•com伽族战士挥了挥手,顺着墙根下的过道向大厅角落里走去。在这里有一扇设计精巧的密门悄然开启,耶摩天顺着一条螺旋下降的阶梯快步走下。
包括当年姬昊曾经进去过的黑鲨堡监狱,也是他们一个重要的财源,好些人间惨事就是在他们的指使下发生的。
良渚,耶摩天戴着一张遮住了上半截面孔的面具,快步穿梭在熟悉的街巷中。
“太龌龊了!”耶摩天皱起了眉头:“太龌龊了!谋害自己的亲伯父,就是为了夺取他的家产?这种龌龊的行为,他居然找上我们光辉主宰会!这是对我们的侮辱!告诉他,再拿出价值十亿玉币的财富来,不然我们就去举报他!”
偶尔,只是很偶尔的,会有一两个略微算是恪尽职守的卫兵会向耶摩天望上一眼。
摘下脸上的面具,耶摩天用力的在门上踹了一脚。
五个衣衫华贵的虞族青年懒洋洋的坐在大厅角落里一个特别开辟的品酒区内,他们慵懒的斜靠在柔软的长椅上,手里端着精巧的酒杯,时不时往嘴里灌一口美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