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不期而遇

好容易找到了一块能够立足之地,赤厉小心的站在了那里,毗矢星继续大吃大喝,一旁突然传来了笑声:“你就是赤厉?赤家猎奴队的首领?据说,你是赤家年青一代最有才能一个?只可惜,就算在赤家,你也不被重用!不然的话,你怎么可能去做猎奴队的头目?那种卑贱的事情……”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赤厉带着三辆大车,带了数十名虞族战士,又有百多个伽族战士跟随着,从侧门进入了毗矢一族的宅邸。
先是赤家,然后是毗家,紧接着是矢家。
赤厉常年巴结毗矢星,自然认识过去几乎每天和毗矢星还有其他几个纨绔公子混在一起的耶摩天。他更是知道,耶摩天隐隐是这群纨绔公子的首领!
看得出来,毗矢一族不愧是十二个执政家族之一,虽然良渚的主力都已经调去威慑人族部落联盟了,但是毗矢一族的宅邸中依旧戒备森严。到处都可以见到身披重甲的伽族战士,树丛中隐藏着的小型神塔全天候开启,一http://www.hetushu.com道道赤色神光不时扫过众人身体,空中也时时有金属圆碟慢慢飞过。
精锐的人族战士不断从传送阵中走出,有了赤家的防御法阵隔绝气息,没人发现这里的异变。在被姬昊收服的异族内奸的带领下,人族战士轻松夺走了数百个家族的控制权,将这些大家族的所有核心族人掌握在了手中。
“是啊,有好几年不见了!我记得,以前你就很巴结毗矢星。”耶摩天慢慢的走到了赤厉面前,微笑着说道:“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所以,我给你一个发挥你野心的机会。怎么样?”
“这个在大街上拦路勒索的纨绔废物,他有资格进入最高议政堂?”风行对此表示极大的怀疑。
现在人族已经在良渚有了足够坚固的据点,只要想办法将良渚城的城防大阵掌控在手中,整个良渚就会彻底落入人族掌控。有了城内这么多虞族贵族做人质,十二执政大帝无论想要做什么,他们都必须向人族屈服。
m.hetushu.com行、雨牧,还有蹲在一旁端着一个茶杯畅饮香茶的无支祈同时撇了撇嘴,这些异族内部的勾心斗角的事情,他们可没什么兴趣。但是赤厉说的关于毗矢星的这些情况,让他们想到了很多事情。
紧了紧身上的长袍,赤厉小心翼翼的走进了起居室,小心的避开了胡乱丢在地上的华美长袍,乱七八糟横七竖八放着的长凳,以及一些乱糟糟不知名的东西。
赤厉的脸抽了抽,急忙挤出了一丝笑容:“是,是,我一定小心!”
整整一个夜里,被姬昊收服的那些虞族贵族带路,带领大队人族战士悄无声息的侵占了一个又一个贵族宅邸,布下了各种防御阵势和传送阵,更布置了各种强大的防御手段。
“毗矢星有权进入最高议政堂,而议政堂的下面,就是良渚城防大阵的控制核心,常年有三千名元月一脉的大法师在内轮值。”有内奸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赤厉交待的情况让负责这次行动的风行、雨牧眼睛骤然一亮。
他今天的任务是诱拐毗和*图*书矢星出门寻欢作乐,自然有风行和雨牧他们生擒毗矢星,然后强迫毗矢星为他们效力。怎么会突然冒了一个耶摩天出来?
在一些重要地点,比如说一些气势恢宏的宫殿外,肉眼可见一道道光幕闪烁,这些宫殿的防御禁制时刻开启,单单巫晶的消耗就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但是毗矢一族丝毫不在乎巫晶的消耗,也可见毗矢一族的雄厚财力。
风行、雨牧瞪大了眼睛,半天没吭声。
赤厉小心翼翼的在起居室的门口鞠躬了下去,恭谨的说道:“毗矢星少爷?”
毗矢星抬起头来,含含糊糊的说道:“啊,是赤厉啊,你来送礼物来了?进来站着吧,等我吃完再和你说正经的……小心点,你刚从人族蛮荒之地回来,身上不知道带了多少脏东西,小心点,别碰到我起居室里的宝贝,不然我要把他们全部丢掉,你可得赔我一大笔钱!”
起居室内,身穿睡袍的毗矢星歪歪扭扭的躺在一张软榻上,两名娇俏的少女正在为他揉捏双足,另外两名少女则是在服侍他吃和*图*书早餐。大清早的,毗矢星吃得极其油腻,大块的烤肉,大量的煎蛋,大量的鲜奶和果汁,他的吃相很难看,油脂和鲜奶果汁洒满了一地。
就在距离侧门不远的一座三层高小楼里,赤厉见到了毗矢星。
“能够为您效力,这是我的荣幸!”没有思考多久,赤厉深深的向耶摩天鞠躬行了一礼,他单膝跪下,用额头碰了碰耶摩天的鞋子。
赤厉的脸色说不出的复杂:“你们人族,就算是出生流浪部族,如果你有足够的能力,还是能够跻身朝堂。比如说垚侯姬昊,我们研究过他的成长轨迹,一个南荒蛮人,能够成为垚侯,这很不简单。但是在我们虞朝,出身决定了很多东西。”
但是良渚城的城防大阵掌控在十二执政家族手中,寻常人想要靠近城防大阵的控制枢纽根本不可能。除非是十二执政家族的核心掌权者,没有一个人能活着接近控制枢纽十里之内。
带着一丝怪异的笑容,赤厉幽幽说道:“其实在毗矢星还是一个婴孩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赤日一脉最强三大主力军和_图_书团的最高统领,他手中的军权仅比毗矢伮大人略小一点。”
“而且他还是良渚城的城防统领之一,他有权力进入议政堂下方的城防枢纽。”赤厉摊开双手,脸色很古怪:“他毕竟是毗矢伮大帝的亲弟弟,而他的父亲,也就是毗矢伮大帝的父亲,是最高长老院权力最大的十二位至高长老之一。”
“比如说毗矢星大人身上的那些光芒万丈的头衔,我就算用一辈子去努力,也不可能得到其中之一。”赤厉轻叹了一声:“我最好最好的前途,是成为一个常设军团的军团长吧?至于说最精锐的那些主力军团,我最多成为其中的中级将领,军团长必须是毗矢一族的嫡系。”
赤厉急忙回过头来,浑身收拾得一丝不苟,带着一丝诡秘笑容的耶摩天站在一头四翼飞蛇标本旁,正背着手打量着他。赤厉的瞳孔一缩,急忙向耶摩天深深的鞠躬了下去:“耶摩天大人,真想不到,在这里能遇到您!有好几年不见了。”
赤厉不知所措的看着耶摩天,昨夜风行和雨牧定下来的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