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毁灭的隐忧

婆罗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莫大的恐惧和绝望。
“我预见的毁灭,就来自于盘古世界,来自于当年我族侵入盘古世界时,悍然带领亿万族群和我族抗争的那些人。如果族中的典籍没有即在错误的话,娲灵、东公、西姆……这三位是明面上的土著领袖。但是在他们身后,那些若隐若现的存在,才是最恐怖的人物。其中,就包括了那两位祖师。”
“哼!”一声尖锐的冷笑声从幽冥世界传来,突然间两道凌厉异常、长达万丈的剑光带着亿万神魔哭泣的尖啸声从幽冥世界窜出,十八名斧杖长老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抵挡,被剑光同时洞穿了胸膛。
“不要管婆罗哚那个蠢货,救我们,先来救我们!”沟通幽冥世界的青铜门户旁,几个还有力气叫唤的权力长老声嘶力竭的尖叫着。更多黑色的锁链从幽冥世界窜了出来,犹如活动的蛇一样缠绕在他们身上,拖拽他们的力量骤然又增强了好几成。
“回来!”青铜门户中一声冷笑传来,无数条hetushu.com黑色锁链铺天盖地的从门户中冲出,犹如黑色的潮水迅速淹没了这十八名重伤的斧杖长老。
脑袋上开了花?
婆罗哚带着微妙的笑容转过身,向大议政堂的正门行去。
姬昊身体微微一抖,急忙将这里的所见所闻用神识传音告诉了雨牧、风行一行人,交代他们一旦有任何异变,就立刻通过架设的传送阵脱离良渚。
若是姬昊还在,他一定能听出,说话的人已经不是幽冥教主,而是掌控了整个幽冥世界的冥道人本体被惊动了。三十三名权力长老,送上门的十八名斧杖长老,以冥道人的个性,他怎么可能让这么大一块肥肉从嘴边溜过?
“因为我是智者。”婆罗哚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眯着眼做沉思状:“婆罗一族,所有的族人都是智者,而我,无疑是其中最聪明的一个。所以,我深深的明白在虞朝的鼎盛状态下埋藏的毁灭隐忧,而很多人他们看到了,却装作看不到。”
姬昊穿透了大议政堂的防御禁制和图书,以太阴之力藏匿行迹,他紧随在婆罗哚身后。
‘嗤嗤’声中,一条条黑色锁链应手而断,黑色锁链裂开,化为一丝丝黑色的雾气,当这些斧杖长老收回他们的兵器,这些黑色雾气立刻缠绕在一起,重新凝成了完整的黑色锁链。
“我说我们死定了,你们信不信?”
“当年一战,我可以说,他们坐视娲灵、东公和西姆被我族重伤。”
这比单纯的绑架十二执政家族和他们附庸家族的重要族人高明太多了。
婆罗哚镇定自若的站在天庭正中,他突然开口问身边的秘卫:“知道,我为什么会‘背叛’我自己所属的种族么?我,婆罗一族的嫡子,虞朝三大审判长之一的婆罗哚,位高权重,前途无限,我为什么要背叛呢?”
热血飞洒,十八名斧杖长老齐齐惊呼一声,大口吐血向后飞窜。好可怕的力量,这两道剑光洞穿他们胸膛的时候,他们看到了无边血海,看到了无数在血海中挣扎哭喊的扭曲面孔,其中甚至有无数他们认识的熟悉面和-图-书孔在血海中载波载浮。
“我说的毁灭,不是那位即将降临的大人带来的。”
“花道人,你好长的手!”姬昊愕然。
他们能说什么?他们又敢说什么?
婆罗哚笑着走进了大议政堂,顺着正中的甬道向前走了百多丈距离,在大议政堂正中的一个天庭中,他用力的跺了跺脚。凝聚在他手掌中的一枚枚竖目徽章散发出夺目的光芒,这个长宽都在百丈左右的额天庭微微晃动了一下,伴随着‘咔咔’声响缓缓向地下沉去。
皱起了眉头,婆罗哚笃定的点了点头:“或许,那位用剑阵击杀了我们无数族人的土著,自称禹馀道人的家伙,他在全力的作战吧?但是其他人,都在坐视那三位土著领袖被我族重创。”
天地金桥一晃,姬昊联同七十二条分身同时消失。良渚大议政堂的防御结界荡起一个湍急的漩涡,伴随着布帛撕裂的清脆声响,姬昊已经带着分身窜入了大议政堂。不管婆罗哚要干什么,只要是木道人、花道人想要做的事情,姬昊无原则和_图_书的就要去破坏。
姬昊的七十二条分身骤然消失,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十八名斧杖长老同时一愣,他们纷纷转过身来,犹如见到老鼠的猫一样盯着毁灭武装。
可是那些斧杖长老已经围了上来,再次对毁灭武装发动了攻击。耶摩天的眼耳口鼻中不断流出鲜血来,毁灭武装对他而言,还是太勉强了一些,这套可怕的大杀器,最多能充当压箱底的底牌,无法作为耶摩天常规的战斗手段。
浑身精血在崩溃,骨肉经络在萎缩,灵魂好似案板上的死猪,被屠夫狠狠的劈砍了数百刀,直入灵魂深处的剧痛让这些身经百战的斧杖长老都承受不住,一个个哀嚎着向后急退。他们丢弃了等待救援的权力长老,用最快的速度狼狈逃窜。
十几个秘卫面面相觑,纷纷摇头。
斧杖长老们齐声呐喊一声,他们顾不上围攻耶摩天,大踏步的窜到了青铜门户旁,举起手中兵器狠狠向黑色锁链劈了下去。
毁灭武装歇斯底里的轰击着大议政堂的防御结界,打得流光万点喷溅hetushu•com,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很显然,按照毁灭武装现在的攻击,最多一刻钟时间,他就能破开大议政堂的防御冲杀进来。
脑子里急速转过了无数的念头,禹馀道人传授的无数阵图阵道在脑海中翻滚,姬昊盘算着要如何破坏婆罗哚的行动。直接斩杀他,那是最糟糕的选择,最好的办法,是能够通过他,彻底掌控整个良渚的城防核心,如此整个良渚全都在他的掌控下。
“我一直在脑海中模拟一个场景,如果这些隐身幕后的恐怖存在,他们动用全部力量和我族作战呢?”
姬昊愕然向婆罗哚望去,婆罗哚眉心的金色莲花宛如黄金雕成,在他眉心缓缓旋转,放出一丝丝玄妙莫测的金色仙光,端的是辉煌庄严、神圣神异。
带着十几名秘卫,婆罗哚双手搭在袖子里,缓步走进了大议政堂的正门。站在门口的时候,他还回头望了一样,笑着向毁灭武装中的耶摩天挥了挥手。
他们感受到了死亡的降临,他们甚至觉得,这两道剑光就是死亡本身,就是死亡的根源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