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得意失意

“盘虞世界的异族入侵,真正用心用力抵御外敌的,除了吾等,也只有禹馀那个没心眼的家伙。奈何吾等昔日重伤未愈,禹馀么,哼,背后给了他一击,差点让他陨落的人……”娲灵闭口不言,十指上灵光闪烁,茶盏和茶水同时湮灭,但是在下一瞬间又重新凭空出现。
帝释杀正在天庭神源池边,手持一口长颈金瓶,小心翼翼往神源池内加注一种漆黑、粘稠、散发出奇异馨香的汁液。他猛不丁的听到狂雷声响,骤然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气息当头落下,他下意识的举起了手上长颈金瓶,向当头砸下来的茶盏挡了过去。
坐在木道人对面不远处的花道人突然睁开双眼,他缓缓说道:“师兄,所以吾等必须依仗人族而立大教,以人族气运而合大道,进而掌控乾坤,操持天地。若是吾等得了无上道果,成盘古世界天道主宰,姬昊小儿哪有这个福分得到天地敕令?”
一道狂雷撕裂了洪荒星空,带着刺耳的尖啸声,娲灵手中茶盏以泰山压顶之势呼啸www.hetushu.com着轰向了天庭。
东公闻言眉头一挑:“娲灵,无支祈是你座下之人?”
木道人缓缓点头,他淡淡的说道:“龙虎狮象此番做得不错,他们侵入良渚,救出了无数人族奴隶,这些人以后都是本教虔诚弟子。他们更虏获大批异族俘虏,击杀异族无数,愚兄已经感应到,冥冥中,我教气运却又增加了半成。”
山巅一株古木参天,蜿蜒如龙、虬结苍劲的枝条上开满了大朵大朵晶莹的白色花朵,馥郁的清香随风飘荡,嗅之让人浑身清凉、神魂稳固。
抬起头来,看向了苍天之上的某个方向,木道人悠然道:“任何人敢阻我等道路,灭杀则可!”
“东公,西姆。”过了许久,娲灵才微笑着说道:“这一次,我们不出手。得让他们求上门来。总不能每一次,都是我们这些老实人吃亏吧?他们这次,得许给我们足够的好处,否则,他们的道统,也就别想在盘古世界传承下去了。”
茶盏上灵光闪烁,瞬间击和图书穿了长颈金瓶上喷出的十二万重金色结界,将金瓶一击打得粉碎。出现了丝丝裂痕的茶盏余势依旧刚猛异常,轰碎了帝释杀的双手,重重落在了他胸前。
他双眼中清光流转,透过了无边虚空,看到了良渚城外的动静。
娲灵依旧是‘嘻嘻’一笑,她不做任何解释,纤细的十指把玩着手中精巧的茶盏,她扭头看向了盘古姆大陆的西方:“当年,盘古大兄开天辟地,吾等为他护法,盘古大兄本可不用陨落。那两位暗中做了手脚,真当吾不知么?”
苍天之上,洪荒星空不可测之处,漫天紫霞如水一般流动,一头头神骏非凡的白鹤叼着灵芝、仙草惬意的在紫霞中盘旋翱翔。
苍天之上,洪荒星空中,东公、西姆瞠目结舌的看着娲灵:“娲灵,你怎亲自出手对付这等人物?”
帝释杀身上凭空冒出了一层厚重的金色甲胄,金甲被茶盏击穿,伴随着凄厉的吼声,茶盏洞穿了帝释杀的身体,从他身后急速飞出,在他身上开出了一个人头大小的hetushu.com窟窿。
当天地意志融合盘古太阳本源金光,以姬昊无量功德为载体,凝成天地印玺时,娲灵两条修长的秀眉猛地一挑,‘嘻嘻’的笑出声来:“这娃娃,从他于南荒降生时,吾就时常关注一二。本以为他未来固有非凡成就,却也要一段极长的时间。”
无边紫气中,一座通体碧绿的秀美玉峰悄然浮现,玉峰通体密布无数崎岖洞窍,其中烟云升腾,也不知道寄生了多少世间罕见的神物灵植。
花道人的脸上闪过一抹浓郁的五彩霞光,他突然变了一个声音,狠狠的咒骂道:“就是可恼姬昊那小子,他怎么就得了天帝神位?真正该死……”
木道人神色一变,急忙一掌重重拍在了花道人脑门上。
娲灵微微一笑,没有承认,但是更没有否认,但是她高深莫测的笑容,似乎已经说明了一切。
东公、西姆若有所思的看着娲灵。
“天地敕令,天帝神位?混账东西,姬昊小儿何德何能,居然能得到天地敕令?”木道人万年不变的悲苦面孔骤然扭曲m.hetushu.com,一股让人绝望的寂灭之意骤然扩散开来,整个清净世界都陷入了极度窒息的死寂中。
古木下一块奇形大石就成了天然的茶桌,三个石墩摆在大石旁,娲灵、东公、西姆坐在石墩上,娲灵亲自烹煮香茶,为东公、西姆在茶盏中点了一盏色泽碧绿喜人的清茶。
威势惊人的凤眼微微眯起,娲灵端起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清茶:“实在想不到,这娃娃的成就如此快、如此高。继承了东皇太一的天帝之位么?好!”
一口老血喷出,帝释杀重重倒地,浑身抽搐着瘫在地上动弹不得。
‘嘻嘻’一笑,花道人带着无边邪魅之意向木道人眯了眯眼:“师兄,不如,你我出手,将姬昊亲手击杀?嘻嘻,你我师兄弟联手,还怕谁来?”
娲灵不以为然的手指一勾,一个崭新的茶盏凭空生出,她笑吟吟的抬起头来看着天空,慢悠悠的说道:“今儿个,莫名的心情极佳,道心欢喜雀跃,所以……打个人玩玩!”
沉默了许久,木道人终于吐出一口高温的白气,缓缓www.hetushu•com坐在了菩提树下。
凄苦的脸上艰难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木道人缓缓说道:“大道漫漫,求索不已,吾等只能一步一步坚定向前,无论烈火刀山,或者荆棘毒蛇,只管踏过去就是。”
西姆则是摇晃着脑袋,带着一丝凶威将茶盏里的清茶一口喝得干干净净。她发出一声低沉的犹如闷雷的咆哮,不解的看着娲灵:“娲灵,你盯着这人族小子作甚?南荒像他这样的蛮人小子,每年降生的何止亿万?你从他降生时就开始盯着他?你好有闲心!”
一声巨响,长颈金瓶上爆发出重重金光,化为一道道强劲的防御结界。
盘古姆大陆极西之地,一片穷山恶水山岭上空,以莫大法力开辟出的无边清净世界,大片菩提林环绕中,木道人突然一跃而起。
娲灵说笑了一会儿,她突然抓起手中茶盏,看似轻描淡写的往无边紫气外轻轻一丢。
轻轻一笑,娲灵向盘古姆大陆的方向望了一眼:“无支祈这猴头,这次的事情办得不坏!还得琢磨琢磨,等他这次灾劫过后,得好好赏赐他一番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