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铩羽而归

尤其是,扶桑木是火属灵根,先天上就是木道人的对头克星,哪怕扶桑木的道行法力比他差了一截,依仗着先天上的属性克制,扶桑木依旧是和木道人、花道人同级别的高手。
无数金乌齐声喧哗,他们不知道厉害,摩拳擦掌的就要一拥而上,想着依靠人数的优势堆死木道人。
高空中,猛不丁的一道剑光无声无息的落下,木道人的本体骤然间一阵心惊胆跳,猛地抬头一看时,剑光已经到了他头顶。
木道人绝对无法容忍扶桑木这样的鸿蒙强者加入禹馀道人阵营。
南荒之地,丛林之中,性格粗鲁憨直的部族男子厮杀作战时,嘴里能有什么好话?
更让木道人接受不了的是,当年他被扶桑木打伤后,低声下气的让出了大教主的位子,恳请扶桑木加入。扶桑木对他提出的条件不屑一顾,却心甘情愿成了鸦公的本命之物!
“好,好,好,扶桑道友,你的本命真火比当年更有精进!”木道人放声冷笑:“今日且看,你能毁掉贫道http://www.hetushu.com多少根木杖!”
大袖一挥,道道人影闪烁,木道人身边出现了整整三千分身。
除非木道人、花道人亲自出手,否则他们门下弟子没一个人是扶桑木的对手!
原本和姬昊他们说话的木道人依旧丝毫不动,正在攻击姬昊的木道人没有回头,另外一尊木道人凭空从鸦公面前冒了出来,五彩神光缠绕的木杖荡起一道弧线,和金乌拐杖狠狠撞击在一起。
木道人的脸上一阵阵青气弥漫,扶桑木动怒了,他也怒了。
‘咚’的一声巨响,木杖狠狠打在了盘古钟上。
他堂堂木道人,居然还不如一头扁毛畜生?
一如他所说,扶桑木呆在太阳界隐居不出,那么你好我好大家好,谁也别给谁添麻烦;如果扶桑木静极思动,想要离开太阳界到处溜达溜达,只要他不妨碍木道人和花道人行事,大家依旧井水不犯河水。
饶是木道人道行深厚,也被漫天‘嘎嘎’怪叫声震得头昏眼花,更是被这些金乌肮www.hetushu.com脏下流到了极点的咒骂之词气得眼前发黑。
‘噗’的一声脆响,木道人满头长发被这突兀偷袭的一剑斩断大半,木道人呆了呆,突然一声怒啸,连带着所有分身同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听一声巨响,扶桑木所化的金乌拐杖上火光迸射,鸦公同样被一股巨力震得飞了起来,可是和他交手的木道人手中木杖被一层金色火焰围绕,火光熊熊燃烧,五彩神光一丝丝的消磨,木杖本体也被火焰沾染,隐隐有一股奇异的馨香不断的扩散开来。
“扶桑道友,你此刻返回太阳界,依旧避世不出,贫道依旧给你留三分情面。”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木道人冷声道:“若是你执意出山,要么你入我教来,要么……你就身死道消罢!”
姬昊的身体微微一晃,连人带钟被一股巨力向后震退了七八步。他胸口一阵阵发闷,差点就没吐出血来。姬昊骇然看着木道人,这才是木道人这个境界的大能真正的力量?
多少年了?自盘古圣人和-图-书开天辟地之后,就再无人敢这样对木道人说话,哪怕木道人最忌惮的禹馀道人,双方偶有交手,但他何曾这样被人辱骂过?
“姬昊小儿,你作死!”木道人长啸一声,他的身体在原地纹丝未动,但是另外一个木道人已经到了姬昊面前,手中五彩神光缠绕的木杖带起一道恶风向姬昊当头砸下。
乌鸦本来就喜欢乱叫乱嚷,这些金乌刚刚得了人形,正是兴奋雀跃的时候,有了木道人这个完美的目标,他们立刻将平日里和金乌部的族人混在一起时学来的污言秽语全部用上!
但是扶桑木突然加入了某个势力……哪怕扶桑木扎根蒲阪,成为人族护法供奉呢,木道人依旧能够容忍扶桑木的奇思妙想,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哪怕人族的强盛对木道人而言并不怎么合乎心意,他仍能忍住怒火不做任何反应。
鸦公的身体不受自主的动了起来,金乌拐杖带动他的身体动了起来,他步伐沉重却精妙无匹的在虚空中一步一步的挪动着,每一步都恰到好处http://www.hetushu.com的闪开了木道人的攻击。
金乌拐杖发出一声声低沉的破空声,不断和木道人手中木杖猛烈撞击。木道人的木杖越发燃烧得厉害,突然间一声巨响,木道人手中的木杖被扶桑木的本命真火烧成了一缕灰烬。
鸦公惊得‘嘎嘎’一声尖叫:“这么多?嘎,救命!”
鸦公眼看姬昊吃亏,他背后一对金色火焰缠绕的巨大羽翼张开,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举起手中金色的金乌拐杖向木道人的后心砸了过去。
挥动着熊熊燃烧的木杖,木道人阴沉着脸向鸦公连连扑击。今天哪怕放过姬昊呢,他也一定要击杀鸦公,击杀这头不知道天高地厚、让他木道人颜面无存的扁毛畜生。
姬昊毫不犹豫的祭起盘古钟迎了上去,身后太阳界涌出一道金光没入姬昊身体,为他提供了无穷无尽的法力。盘古钟轰然震响,一道道犹如大江大河的混沌之气四溢,搅得方圆万里的虚空犹如稀粥一般,原本宁静的洪荒星空硬是被搅成了地水火风齐出的混沌一片。
“哼,http://www.hetushu.com不过是又一个东皇太一!”木道人不屑的冷冷一笑,手中木杖荡起千重幻影,雨点般落在了盘古钟上。就听得钟声阵阵,姬昊被打得连连倒退,眨眼间就被打出了上千里。
三千分手分别手持木杖,大踏步的向鸦公逼了过来。
木道人放声大吼,姬昊还没开口,九龙车辇后跟着的无数金乌同时张嘴‘嘎嘎’谩骂起来。
扶桑木冷冷一笑:“身死道消?菩提木,就凭你?”
是可忍孰不可忍?姬昊可是禹馀道人的门徒,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禹馀道人,他们师兄弟三个无数年来压制得木道人、花道人喘不过气来,在漫长的岁月中,兄弟两个的门人弟子甚至无法踏出贫瘠而荒凉的西荒一步,甚至就算他们在西荒传教,都时时被到处乱窜美其名曰‘云游天下’的禹馀道人打扰。
偏偏扶桑木成了姬昊这个新任天帝的人!
扶桑木在所有人的心头闷哼了一声:“木道友,你欺人太甚!”
扶桑木不再称呼木道人为‘木道友’,干脆的叫出了他的本体名号,显然扶桑木动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