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鸦兵剑阵

姬昊对禹馀道法已经领悟颇深,他知道这道人定然是禹馀道人的三尸化身之一,看他周身凌厉逼人的剑意,定然是禹馀道人以他冠绝世间的无上剑道斩出的化身。
盘古剑微微震荡,起初只有一缕极细微的剑鸣声,后来剑鸣声逐渐高亢、逐渐响亮,到了最后剑鸣阵阵,四周洪荒星空一阵剧烈摇动,一波波肉眼可见的透明波纹向四周扩散开来,吓得近处的数十颗洪荒星辰光芒连闪,运行轨迹都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似乎在闪避盘古剑上释放的无上剑意。
禹馀道人点点头,他转过身来看着姬昊手中盘古剑,缓缓说道:“好剑,真个好剑,真个是顶级的神物,只是成形不久,尚未孕育出灵性来。也罢,今日贫道就成全他。”
姬昊看得清楚,这些符文若是拆解开来,全都是禹馀剑道中诸般奥义,乃是无上剑道被禹馀道人的这尊化身硬生生凝炼成形,强行烙印在了盘古剑中。
一丝丝凌厉异常、让姬昊的手掌都感到丝m•hetushu.com丝刺痛的剑意不断从盘古剑中喷涌而出,作为剑主都是这般感觉,原本站在姬昊身边的鸦公和一众金乌长老更是早就退出了上千里地,他们根本无法承受这股凌厉剑意,如果稍微靠近一些,他们的灵魂都会被剑意撕成粉碎。
姬昊带了无数金乌鸦兵,浩浩荡荡卷起漫天火光,一路返回天庭。
禹馀道人点了点头:“一套九柄纯阳扶桑剑,还在我那道场地脉中温养着呢。道友既然出山,以后贫道这小徒弟,还要道友多多照看一二。”
“扶桑道友,你好兴致!”道人的语气依旧冰冷,声音刚硬冷冽就好像两柄无上神锋相互撞击发出的轰鸣,震得人耳膜一阵阵刺痛。
脚踏火云来到道人面前,姬昊向道人大礼参拜,恭谨高呼:“师尊。”
左手握住青色长剑,禹馀道人右手握住剑锋用力一抹,一声脆响他掌心皮肉被切开,一缕缕凌厉异常、精纯凝练的剑芒从他掌心喷出,化为hetushu.com无数纵横飞刺、锐利难当的符文纷纷没入盘古剑中。
‘轰’的一声巨响,金乌拐杖化为扶桑木庞大的本体,无数巨大的枝条剧烈的摇晃着,扶桑木的声音隆隆响起:“些许枝条,拿去就是。嗯,太阳界中积蓄了无数太阳晶石,其中有亿年晶髓,正好用来炼剑。”
“禹馀道友,许久不见。”扶桑木从金乌拐杖上显出本体虚影,隆隆话语在众人心头响起:“上次相见,还是你带着宝道人去我那里,要了我几根枝条做炼剑的材料。可炼制出什么好宝贝了么?”
手指轻弹青色长剑,‘嗡嗡’剑鸣声中,无数条极细的青色剑丝激射而出,准确的命中了数以十亿记的金乌眉心。这些金乌同时向后一仰头,背后同时张开了金色羽翼,一缕缕让人窒息的肃杀之气就从他们体内不断的扩散开来。
一弹指间,一门杀伐之力惊人的剑阵就让这些鸦兵铭刻在了灵魂深处,就好像他们已经操演了无数年一般。禹www•hetushu•com馀道人的手段实在是匪夷所思,他对姬昊也真是舍得下功夫。
半空中人影一闪,一名面无表情、周身气息凌厉的道人脚踏一缕寒芒从天而降。
姬昊只觉盘古剑越发的灵性十足,似乎随时可能破空飞掠、自行凌空杀人。这柄剑似乎已经变成了一名剑道修为达到极致的宗师,只要握着他随意一挥,就是无上剑诀、无瑕剑招。
这道人和禹馀道人生得一般无二,唯独身上气息迥异,有其他的眼眸中不见常人的黑白眼球,唯有无数条极其锋利、极其凌厉的剑芒往来交错,隐隐还能听到他眼眶里传来的‘铿锵’撞击声。
僵硬冰冷的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人伸手虚扶,一股无形大力让姬昊站起身来,道人满意的向姬昊点头打量了一阵,转过身,向鸦公手中的金乌拐杖打了个稽首。
剑成后,禹馀道人又叮嘱了姬昊几句,尤其要他小心木道人和花道人,这才飘然离开,重返鸿蒙深处。
“大致成了,用自身道胎时和*图*书刻温养,未来口吐剑芒杀敌于亿万里之外也不是难事。”禹馀道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向远处‘嘎嘎’乱叫的金乌们深深的望了一眼。
道人手持一柄清澈如水的青色长剑,双眸中剑芒骤然喷出数尺远,硬声硬气的喝道:“好一个不要脸的老木头,不顾面皮,居然动用真身对后生晚辈动手。可惜他走得快,不然刚刚定然要劈开他的面皮,看看他的脸皮究竟有多厚!”
扶桑木笑了几声,一缕虚影没入了金乌拐杖,不再吭声。
这柄剑,突然就活了过来,好似一头沉睡了无数年的洪荒巨兽,原本只剩下一具躯壳的他突然就活了。他有了自己的本能,有了自己的意识,他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想要痛饮猎物的鲜血。
禹馀道人和扶桑木联手,耗费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炼制了无数柄金色飞剑,每名金乌鸦兵恰好人手一柄。
‘咔嚓’声中,扶桑木数百根硕大的枝条自行脱落,伴随着‘咔咔’脆响声,这些枝条自行分解开来,化为一柄柄和图书一尺二寸长的金色木剑凌空乱飞。
禹馀道人深吸一口气,双手向太阳界一招手,一块方圆百万里的硕大太阳晶石凝成的大陆硬生生的被他从太阳界中拔了出来。
“金乌?而且体内的三足金乌血脉如此浓郁?扶桑道友这次倒是下了本钱……看来,他对当年东皇太一陨落之事念念不忘。”禹馀道人淡然一笑:“这也是徒儿你的护法道兵吧?天赋尚可,根基薄弱了一些,为师这里有一门纯阳诛绝剑阵,正好让他们操练起来。”
“剑阵有了,布阵的道兵有了,还缺应景的剑。”禹馀道人僵硬的笑了几声,向鸦公手上的金乌拐杖点了点头:“扶桑道友,你我都下点功夫罢?”
右手凌空一点,偌大的大陆轰然崩解,化为一缕缕精纯至极的太阳精火凌空飞来,不断注入扶桑木制成的剑胚中。‘吱吱’声中,禹馀道人将这些太阳精火凝成一枚枚精巧的剑符不断烙印在木剑上,不多时这些木剑也散发出淡淡的剑意,剑体更是变得晶莹剔透犹如晶石锻造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