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木道再至

张了张嘴,姬昊故作茫然的看着妙稥道人:“上古之事,谁说得清楚?难不成,你知道其中玄虚?”
妙稥道人放声大笑,他指着姬昊厉声笑道:“东皇太一的下场,就是你的未来,不妨告诉你,东皇太一就是不尊老师法旨,所以才……”
姬昊带着一道火光从天急降,听了妙稥道人的话,他顿时气得笑了起来。
妙音道人面孔扭曲,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狰狞瞪大了眼睛,死鱼一样的眼珠差点从眼眶里跳出来。一道剑伤从他后颈没入,从他额头破出,这一件狠戾异常,直接粉碎了他的紫府,消灭了他的元神。
姬昊的话没说完,妙稥道人已经放声大笑:“所以他们都陨落了!你以为,上古天庭那些天帝为何消失得无影无踪?曾经横行天帝的原始神族为何急速消亡?就算你,姬昊小儿,你身上有东皇太一的味道,你继承了东皇太一的太阳星主之位?你可知道,东皇太一是如何魂飞魄散的么?”
妙稥道人不知所措的看着m.hetushu.com四周无数的尸体和残肢断臂,他站在厚厚的血浆中,麻绳编成的靴子已经被鲜血浸满,甚至他的道袍下摆都黏满了淋漓的血浆。
“不,不,不可能,妙音师弟和我相交多年……我怎么可能出手杀他?是你们,一定是你们,定然是你们!”妙稥道人的双眼变得通红一片,一股淡淡的血煞之气逐渐从他头顶冲出,眼看他就要走火入魔、将道胎化为魔胎。
感受着手中盘古剑传来的强烈战意,姬昊干脆的说道:“不好!”
眸子里七彩幽光急速闪烁,妙稥道人情不知主的将自己藏在心中深处的话说了出来:“姬昊,就算你得了天地敕令,在贫道看来,你也只是伪帝。没有老师的符诰册封,谁敢自称天帝?”
远远地,站在一根残破柱子上的风行冷笑了一声:“三天前,你这师弟见你被围攻,好意上来帮你,被你一剑斩杀。啧啧,好凌厉的一剑,你师弟根本就没半点儿提防,就被你一剑杀了!”
hetushu.com风行的话就好像一道狂雷轰在了妙稥道人心头,他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下意识的倒退了好几步。
伤口内有一丝妙稥道人极其熟悉的气息残存,他不可置信的,哆哆嗦嗦的举起了自己右手,他手中的宝剑黏满了鲜血,一股浓浓的怨气缠绕在剑锋上,好似有无数冤魂正在剑锋上咆哮嘶吼。
姬昊眸子里寒光一闪,他落到了云台上,隔着数里之遥和妙稥道人遥遥对峙。他冷声道:“哦?非要有木道人、花道人的符诰册封,才算是正儿八经的天帝?那上古天庭的诸位天帝……”
姬昊手持盘古剑,长剑微微颤抖,不断发出高亢的剑鸣。
“师弟,师弟,师弟你怎么了?是谁杀了你?”妙稥道人突然在他脚下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是和他在洪荒之中就结交的同门师弟,跟他感情极其深厚的妙音道人。
看看天庭正门后面方圆数千里的焦土,看看地上无数的尸体和残肢断臂,再看看云台上积了半尺厚的血浆m.hetushu.com,这都是妙稥道人造的孽,他居然还说姬昊横行无忌?
“姬昊小儿!”妙稥道人厉声长啸:“休要以为你侥幸成了天帝,就真个能够借助天地之威横行无忌。今日贫道就要让你明白,在吾等眼里,你这所谓的天帝不值一文!”
他自然一眼就认出了禹馀道人的大手笔,盘古剑上凝聚的无上剑意,让盘古剑从一柄至宝、变成了可怕的杀伐利器。盘古剑固然自身威能绝强,可是姬昊碍于修为,最多能发挥出百分之一二的威力。
一声震怒的咆哮远远传来,一如数万头金刚狮子同时发狮子吼,巨大的声浪震得妙稥道人七窍喷血,恐怖的震荡更是冲进了他的身体。‘噗’的一声,妙稥道人的皮肤寸寸碎裂,大片血雾从他体内喷出。他眸子里的七彩幽光骤然粉碎,他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猛地清醒过来。
有了禹馀道人加持的剑符凝聚真灵,就算是一个婴孩都能操控盘古剑爆发出九成以上的威力,更不要说姬昊这禹馀道人的亲传和-图-书弟子了。
“姬昊大帝,贫道此番有礼了。”木道人向姬昊打了个稽首,沉沉说道:“此番只是误会,贫道这就带领门下徒众离开,还请大帝撤了天地大阵。”
“贫道妙稥,乃老师座下侍者。”妙稥道人也不管他带来的那些门人弟子的死活,矜持自若的看着姬昊微微笑道:“奉老师法旨,贫道今日来,就是要踏平天庭,取下你这伪帝首级!”
木道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盘古剑,然后他的脸剧烈的抽了抽。
“妙稥,不是你的错,这一次,是吾大意了。”木道人的脸色很是狼狈,悲苦异常的面孔上隐隐带着一丝憔悴,嘴唇更是隐隐泛白。很显然,面对大极乐布下的埋伏,木道人虽然平安脱了陷阱,并非没有付出任何代价。
一道青色人影悄然出现,木道人一掌按在了妙稥道人头顶,一道清澈的仙光洒下,妙稥道人眸子里的血色急速消散,头顶的血煞之气更是被一举扫荡得干干净净。
“贼毛道人,报上名来!”姬昊盯着妙稥道人厉声呼喝。www•hetushu•com
妙稥道人轻叹了一口气,肃然向木道人稽首一礼,双手托着珍珠宝塔站在了木道人身后。
借助天地之威横行无忌?这是说姬昊,还是说他妙稥道人自己呢?这里可是天庭,盘古世界天地意志凝成的三界主宰之地,就算是上古洪荒,也没有人敢堂而皇之打到天庭门口来。
天地大阵已经全面发动,龙虎狮象带来的无数门人弟子全都被大阵禁锢,被逼跪在地上动弹不得。木道人颇为心痛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又极其恼火的看了一眼被逼跪地的门人。
“老师在上,弟子,弟子,弟子这是魔障了么?”
一缕缕凝成实质的剑芒从剑尖上不断喷出,化为一缕缕龙形剑影围绕着姬昊盘旋飞舞,这些龙形剑影不过一尺长短,通体鳞甲分明,每一片鳞甲都是由无数刚烈凌厉的剑符凝聚而成。寻常人只是看一样这些剑影,都会觉得自己从肉体到灵魂好似瞬间被无数柄利剑切割而过,能清晰感受到肉体和灵魂传来的剧痛。
木道人转过身来,神色阴郁的看着姬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