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遥空交手

耶摩椤椰厉声呵斥的时候,精怪奴隶的手可没有停下。
四座祭坛上的力量隐晦而阴森,却比三十六座虞族神塔给姬昊的威胁感更加强烈。
那个声音淡淡的笑道:“吾但凡开口,一切事情就已经注定了结局。尔等都将死去,只有你这个小女人,会在吾的榻上苟延残喘一段时间,等玩坏了你,事情也就是这样了。”
一股浩瀚如海、深沉可怕的意志以幽云的灵魂为渠道悄然降临这个监牢,幽云的身后一团粘稠的血雾悄然冒出,一双毫无表情、充斥着毁灭一切欲念的可怕眼眸在血雾中缓缓睁开。
监牢内的空间被扩大了,三十六座小型虞族神塔矗立在监牢中,一道道刺目的神光在神塔上往来流转。偶尔一道神光炸裂开来,空气中就有大量的防御符文悄然浮现。
“我们,准备好了。”毗矢伮向自家同伴望了一眼,沉沉说道。
作为常年朝夕相处的战斗伙伴,赤雷、幽云等十二位日月骑士之间有着神秘的心灵感应,和_图_书这也是他们施展日月轮回大阵,召唤盘虞真身作战的基础。
姬昊感受了一下这座监牢中的防御强度,他不由得暗自惊叹。
幽云嘶声痛呼,几个精怪奴隶熟练至极的将十根黑色的长针刺进了他的指甲缝隙,涂满了古怪药剂的长针让幽云的手指神经变得敏感了千倍、万倍,他承受的痛苦也就是寻常的千倍、万倍。
这是一只皮肤上蒙着一层晶莹之色,线条完美无瑕的手掌,他一指点出,幽云身边的各种防御禁制就好像被重锤轰击的瓷瓶,‘啪啪啪’不断的碎裂,空气中不断有刺目的火光迸发出来,整个监牢都好像风中落叶在剧烈的颤抖。
很显然,人族也好、异族也好,双方都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这监牢中的防御已经是在眼下条件下,两族能够做到的最好水准。
更有精怪奴隶用火焰灼烧长针的末端,很快长针就被烧红,幽云越发惨厉的尖叫起来。
幽云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惊慌的眼神就好hetushu.com似被极大恐怖惊吓的小鹿,透着一种莫名的绝望情绪。
毗矢伮等十二位执政大帝神色沉肃,帝舜、姒文命等人族高层也是面色凝重。稍后即将发生的变故,不仅仅可以称量那位血冕圣尊的手段,更是两族炫耀自己实力的途径。大家都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如果有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被血冕圣尊遥空打伤,那就不仅仅是丢脸的问题。
姬昊等人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耶摩椤椰被这眼眸一扫,她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向后倒退了好几步,身体更是犹如风中落叶一样不断的颤抖着。
一行人静静的观望了一阵沦入可怕死境的赤雷,来到了隔壁的监牢。
幽云发出正常人绝对不可能发出的痛苦惨嚎,他声嘶力竭的尖叫着:“我说,我什么都说,血冕圣尊这次……”
提到‘血冕’圣尊,想要说出关于他的机密,一个极其隐秘的禁制被触动了。
“很不错的小女人。”血雾中的声音喃喃自语着:“hetushu.com或许,你可以当做吾在这个世界的消遣。以你的姿色,在吾腻味之前,你或许能多活三五个月?究竟是三个月,还是五个月呢?”
除了这些,监牢的地面上、墙壁上都布满了各色铭刻了无数符文的金片、玉片,这里面有人族巫祭的手笔,也有脩族阵师的手段,各色防御符文遥相呼应,重重叠叠的禁制将这个监牢的虚空封锁得密不透风。
带着一丝可怕的气息,这根手指悄然指向了耶摩椤椰身边的梵骸。
众人站在监牢防御禁制的外围,所有人都做好了应变的准备。
这根手指坚定的缓缓点出,所有人都能看到指尖前方一层层弯曲的空间弧影。
“很好,开始动手!”帝舜双手揣在袖子里,面无表情的说道。
十几头生得龇牙咧嘴形如巨大的人形蛤蟆,粘稠的皮肤上生满了各色巨大的斑点,神态卑劣而下贱的精怪奴隶操着各色古怪的刑具走进了监牢,他们谦卑的向众人连连磕头行礼,直到帝释阎罗不耐烦和_图_书的怒喝了一声,这些精怪奴隶才‘咯咯’怪笑着向幽云逼去。
‘呵呵’笑声突然响起,血雾中一根手指极其缓慢的点了出来。
这些神塔是异族做的准备,更有数十位人族老巫祭在监牢的四个角落里布下了祭坛,一种寻常人难以察觉的力量在祭坛上悄然聚集,一如某些藏匿在深夜阴影中的魔神,犹如猎豹一样耐心的等待着,等待着给人致命一击的机会。
赤雷肯定出了大问题,幽云能感受到赤雷的灵魂正在承受无边的痛苦,他更能感受到赤雷灵魂发出的绝望惊呼。可是幽云不知道赤雷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这才是他最为惊恐、最为绝望的地方。
很显然,想要用这种手段通过幽云的身体跨越无尽鸿蒙混沌遥空来袭,对于血冕而言也并不轻松。
一个低沉而森严的声音悄然响起,他‘呵呵’的笑着,血雾中的眼眸深深的、挨个的向监牢中的人望了一眼。
“说!血冕圣尊带来了多少人,他麾下军队有多少人马,高手有多少,他对www.hetushu.com盘古世界的态度是什么,他对我们这些占领了盘古世界的族人想要如何处置。”耶摩椤椰走上前了一步,看着幽云厉声呵斥:“快说,说出来了,我们就立刻解除你的痛苦。”
他们用刷子在幽云的一条小腿上刷满了特别配制的药剂,这同样是能够极大放大一切痛苦的刑讯专用药剂。带着恶劣而凶残的笑容,精怪奴隶们掏出特制的小刀、小锯子,轻描淡写的开始肢解幽云的小腿。
除非动用天地金桥这件能够穿梭虚空、破除各种禁制的无上至宝,否则就算是姬昊驾驭九龙车辇,以他如今的修为都难以从这监牢中脱身。
幽云被绑在一根赤铜铸成的柱子上,遍体鳞伤的他瞪大了眼睛,惊恐万分的看着走进监牢的众人。他奋力的扭动着身体,声嘶力竭的尖叫着:“赤雷怎么了?我能听到他的灵魂在尖叫。他究竟怎么样了?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耶摩椤椰的脸蛋‘刷’的一下变得惨无人色,她强提起精神,强行冷笑道:“这,你说了可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