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大张旗鼓

姬昊麾下的金乌现在的实力的确薄弱了一些,但是这些金乌是纯正的太古三足金乌血脉,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成长,他们将重现上古金乌的恐怖威能!
帝舜双手放在膝盖上,淡然道:“姬昊大帝召集诸位,有要事相商。”
曾经在金乌岭,成为无数火鸦部的孩童成长岁月中最大心理阴影的‘鸦鸣协奏曲’,开天辟地第一次在蒲阪响起。
说完这句话,帝舜就不再开口。他距离禅让的时间没多少了,他开始逐步转移手上权力。
大清早的,好些人还在美梦中没苏醒呢,猛不丁的闹这么一场,谁能受得了?
姬昊穿戴着从天庭库房中找出的,当年东皇太一日常起居的冕服,周身光芒熠熠犹如一颗小太阳,端端正正的坐在姒文命的下首处。
姒文命笑看着对面那些有熊氏、云阳氏、高阳氏、鬼车一族、初巫一脉的高层,淡淡的笑道:“姬昊大帝有意远征盘?世界,为我人族战略抢占先机……还请诸位同心协力,全力配合。”
对姬昊,他hetushu.com们必须重新认识。
无数的金乌道兵在高空列阵,视线所及之处尽是他们金色的身影,金色的金乌真火烧得整个天空金灿灿一片,原本萦绕在蒲阪树梢、草丛中的薄雾早就被强劲的热力一扫而空。
他们必须重新定义自家和姬昊的关系,重新商议未来对姬昊的态度。
一旦他彻底收服了那颗洪荒星辰,帝舜就是星宇不灭、永恒长存的巫神之尊。按照人族无数年来大家尊奉的游戏规则,一个永生长存的巫神是不能成为人皇的。
所以好些骂骂咧咧的人族伯候突然惊醒,他们满头冷汗的看着高空中肃立不动的金乌道兵们,一个个皱起了眉头,放慢了前往议政大殿的速度。
所以,帝舜过不了多久就必须禅让人皇宝座,而现在九成九接任的人,唯有坐在他左手侧的姒文命。
无数和姬昊交好的、和姬昊不熟悉的、看姬昊不顺眼的、和姬昊有深仇血恨的部族中人走进议政大殿,所有人都没吭声,大家悄然按照各www•hetushu•com自的阵营坐定。
天帝啊……空有天帝之名吓不住人。但是如果这个天帝麾下还有一支强横的心腹武装,那么天帝就是天帝,高高在上不容侵犯。
东方一丝鱼肚白刚刚泛起,金色的阳光就笼罩了整个蒲阪,无数金乌道兵化为人形,身穿太阳晶石锻造而成的金色甲胄,通体燃烧着浓郁的金色火焰,手持同为太阳晶石锻造而成的长枪长戟,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金色火云上,不断发出‘嘎嘎’轰鸣。
“奉帝舜之命,召集所有人族伯候入议政大殿商议大计。”金乌道兵们‘嘎嘎’叫了一阵子,整齐划一的喊起了姬昊预先交给他们的话语。
姒文命的呼吸悠长而雄厚,姬昊和他身后的所有人族高层的呼吸保持着和姒文命的同一频率。
‘咚~~~’!
数万人族高层,数万人族大能,按照一个固定的、共同的频率呼吸,于是议政大殿内就好似掀起了一阵阵无形的巨浪,一波一波翻卷而来,压制得坐在姒文命对面的那些人族高层和_图_书喘不过气来。
议政大殿内,帝舜正中高坐,他身上已经有一股极其浓郁的星辰之力不断的扩散开来。可怕的洪荒星辰之力犹如海啸一般不断从帝舜体内冲出,璀璨的星光将他身边十几丈内的虚空搅得和漩涡一般,整个议政大殿都因为帝舜体内的力量波动而缓慢的摇晃着。
更不要说,姬昊现在还是天帝之尊,天庭的好玩意无数,他随便弄点上古神阵之类的东西武装这些金乌道兵,对于普通凡人组成的大军,那就是彻底碾压的下场。
姒文命肃然跪坐在帝舜左手侧,小心的和帝舜保持着距离,不让帝舜体内散发出的恐怖星力碰触到自己。在姒文命的身后,整整齐齐的坐着数十个大氏族、大部族的族长、长老和帝子,坐着大群在人族内部拥有可怕影响力的伯候。
但凡走进议政大殿的人瞬间明白了姬昊的态度——作为当今盘古世界唯一的天帝,姬昊是姒文命的铁杆支持者。姬昊代表天庭,支持姒文命继承人皇之位。
很快的,坐在姒文命hetushu•com和姬昊身后的人族高层就占了整个议政大殿的六成以上。
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帝舜已经开始炼化他选定的洪荒星辰。
偌大的蒲阪顿时一片混乱,无数人走出了自家房屋,目瞪口呆的看着站在高空中密密麻麻、整整齐齐、一排排一行行都是一条直线、丝毫不乱的金乌道兵们。
更有一些类似于烛龙部、饕餮部、白虎部这样的洪荒巨兽传承下来的部族长老对三足金乌颇有认知,他们很惊叹的告诉族人们,姬昊麾下的那些金乌血脉纯正,可不是那些侥幸得了几分三足金乌血脉的杂毛乌鸦能比的。
但是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按照自家派去良渚的探子传回来的消息,这些金光灿灿的‘乌鸦精’,他们似乎并非野物,而是新晋天帝姬昊的心腹下属?
这些金乌的本体,是姬昊出身的南荒小部族,过去的火鸦部、现在的金乌部的伴生战禽?据族中有见识的长老偷偷摸摸私下里的说法,这些原本孱弱的、连大巫实力都难得达到的火鸦,似乎已经被人用逆天的手和*图*书段激活了体内的三足金乌血脉,变成了强横无匹的三足金乌?
尖锐却又混着几分沙哑的乌鸦嗓子震得地动山摇,于是蒲阪所有的有资格进入议政大殿的人都听到了这些金乌道兵的话。好些人怒气冲天的骂骂咧咧的卷起袖子,带着大批的随从下属就往议政大殿跑去。
姬昊幽幽的补充道:“不服军令者,天地共诛之!”
很快的,好些偷偷摸摸的信使就带着一份份紧急信函离开了蒲阪,犹如幽灵一样赶去了四面八方。但是这些公开露面的信使都只是幌子,真正紧要的文书,早就通过各大氏族、各大部族建立的小型传送阵或者专门的通讯巫阵传了出去。
更重要的是,姬昊就坐在姒文命的下首。
更要命的是,上古金乌一族才多少族人?现在姬昊麾下的,由杂毛火鸦转化而成的三足金乌有多少?真个让姬昊的金乌道兵成了气候,估计整个人族,就没有一个大氏族的私军亲兵能是姬昊金乌道兵的对手!
低沉、厚重、好似从灵魂核心处响起的盘古钟声敲碎了蒲阪清晨的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