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兄弟情谊

婆罗衍骤然一惊,他腰间悬挂的金色弯刀怪异的跳了出来,神乎其神的出现在他手中,刀锋带起一道弧形金光狠狠的向无支祈的腰斩了过去。
婆罗衍这些年困居盘蘅世界,他完全失去了和盘古世界本家的联系,他也不知道盘古世界如今的情势,猛不丁的见到姬昊,还有姬昊身边化为姒文命形象的无支祈,以及被逼跟随姬昊来到盘蘅世界的众多大氏族的家主和长老们……
十二执政家族想要用暴力威胁人族充当炮灰迎战血冕圣尊带来的大军,结果被人族当头一闷棍打得差点昏厥过去。紧接着良渚大乱,好些重要族人失踪的失踪、死掉的死掉、叛逃的叛逃……
姬昊在一旁抽了抽嘴角,衍月一脉的书呆子,婆罗迦关心的居然是虞族人血肉的口感和滋味!
婆罗迦一巴掌按在了婆罗衍的嘴上,他厌恶的咆哮道:“离我远一点,你居然吃那些肮脏、下贱的奴隶!我宁可你啃树皮,该死的,离我远一点,我都能闻到你嘴里属于那些下贱奴隶的http://www.hetushu•com恶臭了!”
“我没有你这样的兄长,该死的婆罗迦,说好的一年一次的增援呢?”婆罗衍闯到了婆罗迦面前,一声怒吼吓得几个冲上来护主的婆罗迦护卫连连倒退。婆罗衍蹲在地上,一只手拎着婆罗迦的耳朵,将他的脑袋拎了起来。
唯一让他们觉得违和的是——婆罗衍居然食用了精怪奴隶,那些长得丑恶怪异、一点都不美形的精怪奴隶!真是太肮脏了,天哪,他怎么下得了嘴?
“闭嘴,我不想再提这个话题……”婆罗衍阴沉着脸看着婆罗迦,他冷声说道:“我严肃的向你申明,就算是在最窘迫的时候,我也没有对自己同胞的血肉下手……我吃的,是那些战死的精怪奴隶……大家都吃了不少!”
无支祈‘嘎嘎’一声大笑,手臂骤然用力,一把将婆罗衍狠狠的按倒在地。
“这是……婆罗迦,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强悍的人族奴隶?居然比你的护卫还要强了一大截!”婆罗衍面孔和图书紧密的挨着地面,他惊喜万分的大叫了起来:“哈?你收买了一支强悍的人族土著部落么?我早就给你说过,我们可以用金钱收买一批炮灰来替我们征服盘蘅世界,你可算是脑袋开窍了!”
‘唔’……这次被姬昊逼着随行的衍月一脉的长老们同时捂住了嘴,用一种见鬼的目光看着婆罗衍。
婆罗衍冲到了浩劫之城外,他面前的城防禁制开启,重重叠叠的六边蜂巢形禁制上裂开了一条缝隙,正好能让婆罗衍穿透禁制来到浩劫之城中。
“该……该死的!婆罗衍,我是你兄长,我是你最亲爱的兄长啊!几年不见,你怎么变得如此的残暴?你还是一名优雅的虞族贵族么?你堕落了,天哪,我要怎样向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交代?”婆罗迦眼泪汪汪的哭喊着,歇斯底里的数落着婆罗衍。
猛不丁的见到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婆罗迦真的是有太多的话要和他说了。
婆罗衍阴沉着脸大踏步的向婆罗迦冲了过来,飞起一脚踹在了他的和图书小腹下两寸的位置。婆罗迦惨嚎了一声,双手捂着小腹要害飞起来十几丈高,随后重重摔在地上,好似被雷劈过的肥猪一样剧烈的抽搐着,嘴里吐出了大量的白沫。
婆罗衍冷哼一声,随手丢下了婆罗迦:“将近十年没有送来任何援兵和补给的事情,以后我们慢慢算。这次你带了多少援兵……该死的,人族?”
婆罗衍翻过身来,又是一脚踹在了婆罗迦的肚皮上。他瞪大了三只眼睛,怒气冲天的咆哮起来:“我需要援兵,精锐的援兵,你给我带一群人族奴隶来干什么?那些人族奴隶除了挖矿,还能做什么?”
婆罗迦一声闷哼,脑袋在地板上撞得‘咣当’一声响,差点没把他砸晕了过去。
姬昊轻轻的摇头,这一对儿兄弟,情谊颇为浓厚么。
大洪水刚刚退去,噩耗传来,血冕圣尊居然带领大军正逼向盘古世界。
“我亲爱的弟弟,再次见到你,我真是太高兴了。婆罗衍,我告诉你,我们这几年遭遇了什么,你知道么?”婆罗迦张开双臂向自己m•hetushu.com的兄弟迎了上去,他有满肚子的话想要和婆罗衍述说。
无支祈眨巴着眼睛半天无语。
他们倒不是吃惊婆罗衍食用精怪奴隶,毕竟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精怪奴隶对于虞族贵族而言,都和豢养的战禽、战兽没任何区别,战争时期缺粮,吃掉一些精怪奴隶完全符合虞族贵族的思维逻辑。
这几年,异族的日子也不好过啊。先是征服十二个水世界失败,然后是通往十二个水世界的跨界传送阵变成了该死的空间道标法阵,还不等他们从这当头一闷棍中醒过来,滔天大洪水袭来,逼得他们闷在良渚城当了好几年的地老鼠。
婆罗迦擦干嘴角的白沫,震惊的抬起头来:“天哪,难道你吃了我们同胞的肉?能告诉我,那是什么味道么?在我们虞族的历史上,从没有食用自己同胞血肉的事情发生,我真好奇,那是什么味道。我如果能够将这份口感和滋味补充进《万界食谱》的话,我一定会史册留名!”
婆罗衍张了张嘴,喉结剧烈的蠕动着,好像随时要吐出来的http://m•hetushu•com模样。
‘咚’的一声巨响,婆罗衍的面门撞在了地上,他半边坑坑洼洼的面孔几乎被撞平。手掌握不住刀柄,婆罗衍手中弯刀飞出,‘当朗朗’滑出了老远。
婆罗衍二话不说,抓着婆罗迦的脑袋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婆罗衍用力的拍打着无支祈的手掌:“喂,土著,松开你的手,我可是婆罗迦唯一的亲弟弟!松开你的手,否则我一定会克扣你们的尾款,你们一个玉币都别想拿到!”
“亲爱的婆罗迦家主大人,一年一次的增援呢?这次,你们有将近十年的时间没有送来一个战士,没有送来一根箭矢,没有送来一袋粮食!”婆罗衍眼珠里密布着血丝,歇斯底里的朝着婆罗迦嘶声尖叫着:“你知道么?最窘迫的时候,我为了想吃一块肉……”
“小子!”无支祈冷哼了一声,他身体一晃骤然到了婆罗衍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
浩劫之城悬浮在离地数十里的空中,城墙上一座座高达百丈的金色雕像被一层淡淡的金光笼罩,他们的双目中随时可以发出毁灭性的神光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