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道之对决

血冕圣尊的金色城池骤然变得光芒黯淡,城池内无数阵法禁制中能量回路里的能量消耗凭空飙升了数十倍,所有的能连节点都在苍老、腐朽,都在向着最终的寂灭而急速的滑行。
下方的金色城池犹如贪婪的怪兽,疯狂的吞噬血冕圣尊手指中喷出的鲜血。原本变得黯淡无光的城池骤然爆发出无量的光和热,附着在城池表面的苔藓在大片金色火苗中骤然消失,化为一缕缕青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姬昊静静的看着两人出手,他全部的精气神都集中在了两人的手指上。两人手指上一丝丝道韵游离出来,在他们的手指后面幻化出了美轮美奂唯有修为足够的人才能欣赏的美妙画卷。
苔藓在寂灭之意的催动下,不断放出腐蚀性超强的汁液,拖拽着这座城池一起陷入永恒的寂灭之中。
“好可怕的道!”血冕圣尊低沉的咆哮着:“但是,我的道,才是真正的永恒!”
“怎么可能?拥有你这样的存在,那些卑贱的下等家族出m.hetushu.com身的蠢货,他们不可能踏入盘古世界一步!”血冕圣尊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你们……你们究竟想要……不对!”
但是木道人的‘寂灭’大道却是彻底的死寂、彻底的灭亡。深沉而黑暗,看不到任何希望之光——或许木道人的‘寂灭’大道蕴藏了一丝半点希望,却不是普通生灵能够窥破的。
姬昊看得清楚,那根通体金色辉煌万丈的手指的指甲轰然破碎,大片金色鲜血犹如岩浆喷发,带着巨量的光和热从天而降,不断的洒落地面。
姬昊更看得清楚,木道人的右手指甲上裂开了几丝深可及骨的裂痕,但是很显然,木道人的道行比血冕圣尊强出了一截,他指甲上的伤口刚刚出现,就骤然消失不见,一如从未出现过一般。
双手高高举起,血冕圣尊厉声笑道:“若是在盘古世界,我已经落败。但是在盘蘅世界,你可知道,现在盘蘅世界已经是我的半个主场?我的座舰‘血冕城’,hetushu.com已经侵染了盘蘅和世界一半的天道法则!”
一团烈日盘踞在地上,金色的城池放出恐怖的光和热,极力的驱散着从四面八方围绕上来的黑暗。
这个世界的凋零和死亡并非终结,而是无数个轮回的一个环节。这个世界的凋零和死亡的背后,是无穷无尽的生命源力,是无数新生命的开始,滔滔不绝、轮回转生,这才是盘蘅世界凋零和死亡的真意。
巨魁等世界守卫同时发出惊怒交集的咆哮声。
木道人淡然一笑,没开口,他深邃的眸子里幽光闪烁,愁苦的脸上一丝丝皱纹更加的深刻,每一条皱纹都好像蕴藏了某种奇异的天道至理,逼得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去探索其中的真相。
一指按出,天地齐暗。
血冕圣尊骤然就恢复了平静,周身笼罩在烈烈金光中,他深沉的看着木道人冷声道:“不对,你……似乎受过伤?你的道韵并不圆满,你的道韵中,有一丝丝瑕疵……没错,你受过很重的伤。而且这种感m.hetushu•com觉,若是我没弄错的话,在那些蠢货侵入盘古世界之前?你受过重伤?”
血冕圣尊顿时放声笑了起来:“何止有几分本领?嘿,木道人,你真不应该进入盘蘅世界!”
木道人的拇指按出,整个盘蘅世界的天道都悄然一动。
一个直径万里的金色光团将血冕圣尊和木道人笼罩了进去,外人再也看不清里面的动静。
盘蘅世界也有凋零,也有死亡,那些凋零的枝叶最终将融入土壤,成为新生树木成长的基础;那些死亡的飞禽走兽也将化为肥料,让植被生长得更加旺盛。
一个源自于内,一个发自于外,一个低沉内敛,一个狂躁外露。这是两种道韵迥然的不同大道,但是同样的可怕,同样蕴藏了灭绝一切的恐怖威能。
甚至城池正中那座辉煌无比的圣殿,那无量金光也变得暗淡下来,犹如缺少灯油的灯盏,光芒黯淡的圣殿表面也变得斑驳不平,好些苔藓悄然生长了上去。
血冕圣尊还没来得及收回手指,木道人左手和*图*书的七宝树枝荡起一道七彩炫光,悄无声息的拍在了血冕圣尊的胸口。血冕圣尊身上金色长袍突然喷出一层层透明的金色结界,犹如蛋壳一样将他裹在正中。
原本光芒万丈、神圣威严的金色城池的城墙上,苔藓变得越发肥美,原本薄薄的一层绿色苔影,此刻却变得厚达数丈,彻底淹没了金光灿灿的城墙上无数精美的雕饰。
无量金光从虚空中照耀下来,纷纷汇聚在血冕圣尊的身上。
血冕圣尊发出不可置信的怒吼声:“木道人……我认识你!你的真身图影,在他们的资料中有你的画像!骗子!一群卑贱、下三滥的骗子!你的实力!你的实力……那些下等家族出身的破落户,他们居然敢说,他们征服了盘古世界!”
一如秋风乍起、万物凋零、天人五衰、法则崩坏,木道人的‘寂灭’道韵犹如一片阴影覆盖了整个盘蘅世界。整个世界的声音、整个世界的动静,一切活的、运动的概念都在沉沦,都在沦陷,一如一个人静静的沉入深不和图书见底的沼泽,一种不见底的绝望和恐怖悄然而生。
盘蘅世界的天空骤然变成了暗金色,天空的太阳中,足足三颗太阳骤然从淡绿色变成了纯金色。
一道刺目的金光从血冕圣尊的体内喷薄而出,眨眼间就化为一根顶天立地的金色光柱洞穿了高空的黑暗。他同样伸出了右手拇指,带着一道辉煌壮丽的道韵向木道人的拇指点了上去。
和木道人发自内部的‘寂灭’之意不同,血冕圣尊的道是纯粹的外力破坏、外力毁灭的道。他是用最纯粹、最霸道的力量,用最野蛮、最残酷的方式摧毁一切、毁灭一切。
‘嗒’的一声脆响,两人的拇指悄然对撞。
木道人惊讶的向血冕圣尊看了过去:“想不到,你也有几分本领!”
犹如一座火山和一团寒冰悄然撞击在一起。
七彩炫光一闪而逝,金色结界轰然崩塌,树枝的尖端扫过血冕圣尊的胸膛,在他胸口上刮下了一大片皮肉。更多的鲜血从血冕圣尊胸口喷出,倾泻在了下方的金色城池上,引燃了整个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