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抽丝剥茧

倒抽一口凉气,花道人愕然看着面前浮动的碎裂气息。刚刚那股巨力从道行境界上还远不如花道人,但是从力量本质上来说,却和花道人无数年苦修的法力相差彷佛。
就这一丝丝鸿蒙灵乳,花道人都感觉到自己的法力有了一丝进益。若是外面那一潭都是鸿蒙灵乳,而且都被他吸收炼化的话,花道人隐隐觉得,他的法力翻一番是绝对不成问题的。
指尖的一丝鸿蒙灵乳悄然没入花道人体内,花道人的面皮上五彩幽光一阵闪烁,他突然重重的吐出一口驳杂的五彩气息。以他的道行法力,他也只能从中吸取一丝和他鸿蒙圣莲根脚相近的能量为己所用,其他大部分相克的属性能量必须逼出体外。
细细的生命力量融入了一条稍微大一点的脉络中,顺着这条稍大的脉络,姬昊继续深入盘蘅的本体,然后来到了更大一点的一条脉络上。
姬昊却并没有按照青参他们的建议行事,他双手按在了这条细小的枝条上,静静的感受着http://m.hetushu.com枝条内的能量流动。
满意的深呼吸了几下,青参他们营造的这个巨大封印固然制造了对植物生命极其恶劣的禁忌环境,但是对此时的姬昊而言,却如同行走在盘古世界最好的洞天福地中没任何区别。
“如此机缘……贫道抓住你,将你抽筋扒皮、生吞活剥,自身法力起码也能增长五成。到那时,贫道力压师兄,成为本门大教主。师兄过于犹豫寡断,本门发展颇为疲软。等贫道成了大教主,嘿嘿,本门定然勇猛精进,什么盘古嫡系,那三个家伙休想再压本门一头。”
神识顺着这条流动的生命力量延伸了过去,姬昊在盘蘅的本体上大踏步的前进着。
过了许久,花道人从泥土中提取出了一丝五彩色泽、犹如琉璃一般剔透明净的芬芳汁液。
‘咯咯’怪笑了几声,花道人丝毫不觉得自己突然冒出来的念头有多怪异,他一个闪身离开了大坑,继续在外抽丝剥茧一般寻找起姬和图书昊他们留下的蛛丝马迹。
所谓混沌,无所不包、无所不容,是天地间一切属性能量的根源。
花道人心知肚明,鸿蒙灵乳那是开天辟地的世界之主、开天圣人在自己胎膜中孕育时的主要养料。除了盘古圣人这种天赋异禀的开天圣人在幼体时期能够吮吸鸿蒙灵乳化为己用,寻常生灵稍微吸纳丝毫那就等于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如此一步步的追踪下去,很快姬昊就从青参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姬昊‘呵呵’一笑,他猛地一晃身体,‘呼’的一声响,他的身体拔高到十丈上下,缕缕混沌气息从他毛孔中渗出,四面八方的焦灼炎热之气碰到姬昊的混沌之气,顿时乖巧无比的被混沌之气抽入体内,被盘古钟轻松转化为混沌气息被他肉身吸纳。
很快他就发现了那株参天巨木体内的传送大阵,他施展神通,强行将那一株参天巨木点化为门下弟子,从参天巨木所化的木巨人口中得到了传送阵传送的方向,花道人和图书‘哈哈’一声大笑,化为一道清风,带着一缕奇香迅速向下一座传送阵的方向疾驰。
眼看花道人就能重现不久前这里发生的一幕时,一股沛莫能当的恢弘巨力从冥冥中涌来,花道人施展神通凝聚的雾气悄然碎裂,半点儿影像都没能生成。
姬昊盘古真身的属性就是混沌,走的是绝对的力量之道,管你外界是何等环境,只要有能量存在,就能被姬昊的身躯利用。
曾经天地枢纽遗址旁,花道人双手结印,身形如风绕着深不见底的大坑转了三圈。
一缕缕色泽各异的雾气从空气中冉冉浮现,花道人口诵真言,双手结印向前一按,雾气中灵光隐隐浮现,就看到一道道身影从雾气中跳了出来。
花道人一个不谨慎,就被这股力量震碎了他的神通,想要重新凝聚刚刚那些附着了些许信息的气息,却是不可能的了。
青参等人紧张的看着姬昊消失的方向,过了许久,他们突然疯子一样跳了起来,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无数铭刻了符文符箓和*图*书的金属桩子,密密麻麻的敲打在地上,布下了一个又一个新的禁制。
“这是谁?”花道人面带骇然之色,绕着深不见底的大坑又转了两圈。沉吟片刻,他突然跳下了大坑,几个闪烁到了大坑底部,伸手抓起一把泥土仔细的品鉴起来。
难以形容的焦灼炎热之气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若是青参这样的木祖来到这里,他们一身法力神通起码被压制到十不存一,而且四周对植物生命一点儿有用的天地灵气都不复存在,青参他们在这里耗费了法力后根本没有补充的法子。
眸子里一缕凶光闪烁,刚刚被他和木道人联手,好容易才压制下去的大自在顺势兴风作浪,一缕贪婪、一缕杀意、一缕毁灭一切的嫉妒之炎悄然而生,花道人眸子里隐隐有一丝丝七彩神光悄然浮现。
大踏步的向盘蘅的本体走去,路过最细小的一根分支脉络的时候,姬昊一掌按在了一枚细枝上。
一声巨响,姬昊感受到了极其可怕的反震之力。毕竟是开天圣人的本体,和图书哪怕沉睡了很多年,身体消耗极大,盘蘅的枝条依旧强韧异常。姬昊的重拳陷入了盘蘅枝条三寸深,反震的力量也让他的拳头一阵酸麻。
封印之地中,姬昊懒得听青参等木祖絮絮叨叨的叮嘱声,毅然而然的一步跨入了贫瘠、寸草不生的沙漠。
虽然微弱,但是这条看似枯萎僵死的枝条中的确还有生命力量在流动。在粗达数百里的枝条核心处,还有头发丝一般细小的生命力量按照一条奇异的能量脉络在快速流淌。
如此天大的机缘,居然被一个不明来路的家伙夺取了。
青参他们远远的看到姬昊挥拳攻击盘蘅本体,一个个紧张得急忙低声惊呼:“不要用拳头,放火,放火啊!用你体内的那股火力,烧掉他,烧掉他!”
“鸿蒙灵乳?”花道人悚然色变:“居然是……那,刚刚那外面的水潭……如此一潭鸿蒙灵乳若是被一人吸食……就算他道行境界再浅,单单法力层次上,倒也足以和贫道较量一二。可恶,如此天大的机缘,怎生被人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