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惊诧莫名

“滚!”木道人一声轻喝,左手结印轻轻一弹,一道碧光闪过,血冕圣尊凝聚的盘虞真身胸口轰然爆开,在他胸膛上炸开了一个直径万丈的透明窟窿,大片血肉飞溅,血冕圣尊嘶声惨嚎,被一击打飞了不知道多少万里,狼狈不堪的被混沌潮汐卷走。
木道人嘴角微微耷拉下来,脸上的愁苦神色愈发浓郁,他正要说什么,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不好,师弟怎生又被那魔头给坑了?师弟呵,师弟,你那‘衍’之道太过驳杂……你真以为愚兄不知,你是故意入魔以证大道?可是太凶险,太凶险!”
“蝼蚁尔!你那盘虞世界,就无圣人出世?”木道人淡然冷笑,身体一晃消失得无影无踪。
血冕圣尊无奈的看着木道人,他从未碰到过这么难缠的对手。你说木道人有多厉害,似乎他也并不是很厉害,起码到现在为止,木道人并没有表现出足够强大的杀伤力。
血冕圣尊的动作突然一凝,他低头俯瞰着木道人,冷漠无情http://m•hetushu.com的喝道:“你说什么?”
血冕圣尊的脸色一阵潮红,他冲着木道人怒声到:“你焉敢小觑本尊?”
可是你要说木道人虚有其表,他手中那一根树枝却好似涂了油的泥鳅一样滑不留手,任凭血冕圣尊全力猛攻猛打,却没有一次攻击是真正落到了实处,没有一击能够对木道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木道人手中树枝左右遮挡,和权杖相互撞击不断发出沉闷轰鸣。七宝树枝荡起了瑰丽霞光,任凭血冕圣尊全力攻杀,硬是没能碰触木道人身体分毫。
木道人手持七宝树枝左右乱刷,双眸碧光莹莹,目光不离血冕圣尊半步。血冕圣尊通体金光万丈,整个人已经彻底化为一团炽烈的金色强光,举手投足间打得混沌潮汐分崩离析,不断发出恐怖巨响。
木道人冷冷一笑,头顶突然有五十二道金光冲天而起,五十二条奇形怪状、身披璎珞宝珠、造型古怪的金色人影齐声仰天大吼,犹m•hetushu•com如走马灯一样绕着血冕圣尊一通乱转,无数造型怪异的兵器、宝贝冲着血冕圣尊一通乱打,血冕圣尊还没看清究竟怎么回事,就被数以亿计的攻击打趴在地。
“噫?先天杀伐至宝?威力也就比冥道友那一对先天杀戮之剑略差一丝,妙哉,此宝与吾有缘!”木道人习惯成自然的大声感慨道:“圣尊这柄权杖也不知道杀伤了多少无辜生灵,贫道正要将他拿回去镇压,用无上法力洗涤其上无穷冤魂,还他本来面目。”
抬起头来,木道人也不趁血冕圣尊凝聚盘虞真身的时候动手攻击他,而是抬头看着无尽的鸿蒙虚空淡淡的说道:“当年你的族人侵入盘古世界时,贫道束手束脚,也没心思真个出力气教训他们……今时今日,此时此地,贫道却也不用忌惮什么,正好见识见识。”
干脆收起了手中七宝树枝,木道人缓缓卷起了宽大的袖子,露出了两条手臂。
血冕圣尊的身体骤然膨胀起来,他发出低沉的痛hetushu.com呼声,他的身躯急速的长高,眨眼间就到了千丈高下。他的面容急速的蠕动扭曲,眉心一个硕大的眼洞快速扩张,很快就将他原本的两只眼睛包括了进去。
血冕圣尊的身体继续急速的膨胀,但是他的注意力完全锁死在了木道人身上:“你们盘古世界……你,还有上次硬接本尊一指之人,你们究竟在盘算些什么?”
一道辉煌壮丽的金光从盘蘅世界奔涌而出,犹如一条金色的光带连在了血冕圣尊身上。他正是依靠这条金色光带不断掠夺盘蘅世界的天地灵气,这才支撑着他鏖战许久。
一枚血淋淋的独眼在血冕圣尊的眉心眼眶中突然出现,密布着血管的眼珠凸起,一道凶残狠戾绝无任何灵智可言的凶煞之气从这独眼中涌出,血冕圣尊仰天嘶吼,他的身躯已经膨胀到了万丈高下。
“该死!”血冕圣尊怒极而笑,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十二条金光锐气从他头顶冲出,每一条金光锐气上都托着一轮圆光,盘虞世界三日九月的m.hetushu•com投影降临。
“你!”血冕圣尊惊诧万分嘶声大吼。
血冕圣尊气得心中暗骂,先天杀伐至宝,什么叫做杀伐至宝?用来杀人的,才叫做杀伐至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做什么?无非是见财起意,想要强行劫掠则个。
带着一丝见猎心喜的笑容,木道人缓缓点头:“妙哉,妙哉,这里不是盘古世界,贫道给你足够的时间尽情施为,贫道倒是真想看看,你们盘虞世界究竟有多强的底蕴。”
丢下血冕圣尊,木道人转身就要冲向盘蘅世界。
木道人带着一丝高深莫测的奇异表情,慢悠悠的说道:“贫道是说,此时此地,只有你我二人,贫道可以尽情施为,而不用担心惊动了某人,更不用担心某些算计被人看破。所以,贫道给你足够的时间,只管拿出你全部的本领来。”
盘蘅世界,鸿蒙虚空,世界隔膜之外,无边混沌潮汐相互撞击,溅起了无数条流光。
“无极永恒之道!”木道人举起双手,掌心隐隐有一团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奇异气息悄然和*图*书浮现,他傲然看着血冕圣尊冷声道:“只是,夏虫不能语冰,和你说,你不懂。贫道也懒得花这个力气。”
“本尊征战无数世界,遭遇无数强者,生平所遇之人,无一人脸皮有你这般厚。”血冕尊者冷声喝骂,形如一只手掌紧握一柄利刀的怪异权杖血光喷涌,荡起万条血虹绕着木道人连连击打。
但是任凭他用尽了全力,却始终伤损不了木道人丝毫。
血冕圣尊怒啸一声,双手举起膨胀到数万丈长短的怪异权杖狠狠向木道人砸下。
轻轻摆了摆比寻常人长出一倍有余的手掌,木道人镇定自若的看着血冕圣尊说道:“尽全力罢,接下来,贫道出手你若是挡不住,你自然是身死道消,你的那些走狗喽啰,贫道是一个都不会留下。”
随着时间不断流逝,久攻不下的血冕圣尊震怒的咆哮一声,一柄造型奇异的权杖喷吐着刺目的血光,呼啸着从他手中轰出,狠狠砸向木道人的头顶。
“盘虞真身?”木道人由衷赞叹道:“妙呵,当年那些异族,可不会这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