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虞蛮

“道友何来?来此何为?”大赤道人将刚刚重击木道人的紫玉棒槌藏起,缓缓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根看似丝毫不起眼的木棒握在手中,又掏出了一张苍翠欲滴的芭蕉叶插在了衣领中。
盘古钟悬浮在姬昊头顶,声声钟鸣不断传来,连同真言咒语一并护住了姬昊的道胎元神。
“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道。每个世界的道的掌控者,都认为自己才是正道。每个世界的道的掌控者,那些自诩为‘圣人’的存在,都认为其他人是邪魔外道。”
木道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体一晃在数万里外出现。他身边一缕香风飘过,花道人显出了身形,在木道人的掩护下匆匆掏出了一个玉瓶,掏出十八颗拇指大小的金色丹丸塞进了嘴里。他听到了姬昊的怒吼声,却当做没听到一般,脸皮抖都没有抖动一下。
远处几条人影闪过,禹馀道人等人有点狼狈、却丝毫无损的从崩溃的虚空中走了出来。
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禹馀道人丢下元气受和_图_书损颇为严重的木道人、花道人,神色肃然的看向了远处犹如一头洪荒巨兽的巨大金属城池。
恼怒的叹了一口气,花道人身体一晃,突然化为一缕无影无踪的淡淡香风逃开。
就听一声弘大威严的雷声轰然响起,姬昊脑子里嘈杂的‘呵呵’笑声突然被一扫而空。姬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急忙默诵清心凝神镇压心魔的真言咒语,以秘法震慑心神。
巨大的金属城池上,众多身穿华丽甲胄的虞族贵族、伽族战士腾空而起,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
伴随着巨大的吼声,又是一条长达数百万里,遍体黑毛的巨大手臂从金属城池中探了出来,两条巨大的手臂猛地抓住了金属城池的城墙,巨大的力量捏得古铜色的城墙‘咔咔’作响。
此刻的花道人连续被清微道人、禹馀道人重创,千变万化之道衍生的无数化身被禹馀道人一剑斩杀,此刻的花道人元气衰落到极点,根本没力气和姬昊竞争。
刚刚闯出被暴和-图-书力破坏的虚空,姬昊身边人影一闪,身负重伤、通体火光缭绕的花道人无比狼狈的大口吐着血从姬昊身边冒了出来。
渐渐地,这‘呵呵’笑声相互撞击回荡,变得越来越响,越来越嘈杂,犹如无数腐朽的破烂刀剑狠狠的撕扯着姬昊的身体和灵魂,让他眼前金星乱闪、让他浑身说不出的难受。
似乎是担心手上两件至宝无法对付未知的强敌,大赤道人又取出了两枚光霞缭绕的宝石指环套在了左手手指上。随着大赤道人手指的动作,两枚指环喷出一清一浊两条气息,在大赤道人手掌上凝成了一枚朦朦胧胧的太极法印。
“我征服过、毁灭过无数的世界。我认为那些被我毁灭的世界的掌控者是邪魔外道,他们认为我是邪魔外道。而最终的结果呢?胜利者才是正道,而所有失败者,全都是邪魔外道。”
姬昊站在天地金桥所化的金色虹桥上,花道人就在金色虹桥边,两人相距不到十丈。
换成全盛状态,花道人hetushu.com完全可以无视姬昊的攻击。
慢慢的,一个巨大的人影缓慢的直起了上半身,远远的向这边看了过来。
“我是虞蛮。”巨人两条巨大的手臂微微颤抖着,强撑着身体缓缓的站起。
好似有太长时间没有活动身躯,巨人起立的速度很是缓慢,很是艰难。隔着老远的巨人,姬昊都能听到他体内关节发出的‘咔咔’声响。
四眼相对,姬昊和花道人同时愣了一下,下一瞬间姬昊一声大吼,双手带起道道混沌之气,化为方圆百里大小的巨型手印当头向花道人拍了下去。半个盘蘅世界的力量注入两只手掌中,姬昊的手掌带起的沉闷压力让花道人都不由得胆战心惊!
“邪魔外道?”那巨大的金属城池核心处传来了一个极其粗暴、暴虐的沙哑吼声:“对我而言,你们才是邪魔外道!”
“花道人,你也是教主级的前辈,你居然用域外天魔的手段逃走?你还要脸么?”姬昊厉声呵斥,气得眼角直跳。花道人居然用域外天魔和_图_书的魔功遁走,姬昊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的这等行径。
“邪魔外道,焉敢作祟?”清微道人皱起眉头,手中龙虎玉如意突然狠狠往虚空一击。
蛮横一击打得虚空碎裂,姬昊惊呼一声,盘古钟放出缕缕混沌气息环绕全身,天地金桥发出嘹亮的轰鸣声,化为一条长达数万里的金色虹桥横跨虚空,硬生生劈开一条风平浪静的通道,带着姬昊安然离开了这一片粉碎的空间。
这家伙的长相是如此的粗犷,就好像一头没有进化完全的黑猩猩,他的脑袋被巨石狠狠的翻来覆去的拍打了数十次后,脑袋变形了、模样变得扭曲狰狞了,然后直接就从野生动物变成了智慧生物。
“这就是我漫长的生命中领悟出的绝对正确的道!”
“我比你们强大,所以你们才是邪魔外道。”
姬昊双手落在空处,直打得虚空一阵乱颤,数十条混沌潮汐被他一掌拍得粉碎。
城池深处传来了低沉的笑声,‘呵呵’冷笑声低沉而沙哑,犹如夏夜的闷雷缓缓的http://www.hetushu.com滚过天际。浑浊一片的混沌虚空骤然变色,姬昊视野中的一切都变成了极度不祥的黑色。
那是一条何等怪异、何等巨大的身影,哪怕相隔亿万里,依旧好似近在眼前。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到他粗犷而野性十足的面孔上丛生的黑毛,看到他额头那颗硕大的充满了毁灭狂暴意味的独眼。
粗犷而野蛮、粗暴而狞恶,扭曲的面孔上看不到智慧生物应有的灵慧光芒,只有彻头彻尾的野性和破坏的意志在翻滚。他的嘴角挂着两行长长的涎水,一如得了狂犬病的凶猛犬类流出的口水。他眉心的独眼也是通红的,那是无数膨胀的毛细血管蠕动着簇在一起形成的色泽。
虞蛮生得粗陋而野蛮,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颇有几分道理。
黑色的混沌,黑色的潮汐,无数黑色的混乱能量相互撞击,迸发出黑色的电光和雷霆,更有一个个硕大的吞噬一切的黑洞悄然滋生。四周变得寂静无声,唯有那难听的‘呵呵’冷笑声犹如跗骨之蛆,不断在姬昊的神魂空间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