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形如禽兽

透过姬昊的眼睛,虚影看了一眼大赤道人、清微道人和禹馀道人。三人同时陷入了某种异样的沉默中,他们目光闪烁,脑子里瞬息间有无数念头生死幻灭,他们进入了顿悟状态。
话没有说完,虞蛮已经昂着头放声大笑。犹如群兽嘶吼的笑声滚滚而出,震碎了花道人的呵斥声,将他剩下的所有话语全都憋回了肚子里。
木道人、花道人有点狼狈的相互望了一眼。他们一个追寻寂灭之道,想要从寂灭中追寻涅槃伟力,借助涅槃之力超脱禁锢;他们一个衍化千变万化神通,想要用莫测的变化推衍出天地大道的各种不足,从天地的瑕疵中找到超脱之道。
虞蛮猛地指向了远处盘古世界所在的方位,他厉声喝道:“小儿,我问你,你那一方世界的开天圣人盘古,他开辟天地宇宙的时候,他是发自于本能奋力一击……还是在胎膜中仔细思索了无数年,悉心悟道亿万载,这才劈开了那一方天地?”
骨头棒子荡起一道恶风www.hetushu.com,呼啸着砸向了姬昊。
姬昊昏天黑地的抬起头来,还不等他回答,虞蛮再次跳到了他面前,当头一棒子轰在了盘古钟上。
沉默半晌,虚影用一根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心口:“我不行……你们呢?”
木道人神色阴沉没有开口,花道人则是怒气冲天的指着姬昊厉声呵斥:“姬昊小儿,你焉敢……”
神魂空间中,虚影盘膝而坐,他皱着眉,两条眉头犹如两条蛟龙剧烈的蠕动着:“盘古开天,是因为本能想要那么做,还是他深思熟虑后觉得应该那么做?嘶……这个问题……谁能解之?”
“不能断其一指,那就……重伤十指!”虞蛮大吼了一声,他猛地转过身避开了禹馀道人全力一剑,张开大嘴犹如疯狗一样冲向了禹馀道人,满口白生生的大牙狠狠向禹馀道人的脖颈咬了下来。
姬昊百忙中祭起了盘古钟,一声钟鸣冲天而起,大骨头棒子狠狠落在了盘古钟上,只听一声巨响和*图*书,盘古钟通体迸射出无数刺目的火光,一声声钟鸣震得人头昏目眩,姬昊浑身犹如雷霆轰击一般通体发麻,五脏六腑一阵剧痛,翻滚着连同盘古钟一起被一棒子打飞了老远。
木道人、花道人脸色微变,姬昊对虞蛮破口大骂,又何异于在他们脸上狠狠的抽了一耳光?
“我的三成力量,居然打不死你?”虞蛮不解的看着姬昊,他突然抡起大骨头棒子狠狠的朝着自己的脑袋来了一下,然后‘咔咔’怪笑起来:“是了,你的这口钟,和我的兵器一样,是用‘盘’的身躯炼制而成?我的这根兵器,是盘虞的一条大腿骨炼制而成,你的钟是用盘古的那一块身躯炼制的?”
虞蛮很是狰狞的笑了起来,他嘴角四颗獠牙突出嘴唇,浑身黑色长毛一根根挺得笔直。他突然大吼了一声,右手拎起那根巨大的骨头棒子,身体带起一道黑色狂飙,呼啸着冲向了姬昊。
虞蛮的力量超乎寻常的强悍,他手上的大骨头棒子更是m.hetushu.com有着莫测的威能,起码是和盘古钟同阶的至宝。
“断其一指,断其一指,断其一指……”虞蛮犹如疯魔一样大吼着,他蹦跳如雷,一个闪身到了姬昊面前,大骨头棒子连续三次轰在了盘古钟上。
“先杀最弱的,再攻次弱的!”虞蛮一边狂奔冲锋,一边大声咆哮:“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杀伐之道,杀死的才是‘道’!”
所以他们感到很狼狈,很尴尬,他们很恼怒的想要质问天地造化——同样是教主级的‘圣人’,为什么他们就是比不过大赤道人、清微道人和禹馀道人?
但是这一次,还不等他靠近姬昊,一道青色剑光从他身后狂飙而来,一脸嗔怒的禹馀道人倾尽全力一剑刺向了虞蛮的后心要害。
让虞蛮失望的是,姬昊虽然受伤,但是他的身躯并没有如他想要的那样爆成漫天肉酱。不仅如此,随着姬昊大口大口的呼吸,他体内的伤势以众人所能见的速度急速的愈合。
他们m•hetushu•com不是盘古正宗,所以面对虞蛮的问题,他们只是觉得‘可笑’,却没能像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禹馀道人那般,突然进入某种不可言喻的顿悟状态。
大骨头棒子完美抵消了盘古钟的防御力,虞蛮恐怖的力量被盘古钟削弱了大半后,有一小半结结实实的轰在了姬昊的身上。幸好姬昊盘古真身颇有成就,换成其他人早已被这连续轰击震成粉碎。
“禽兽之道?妙哉,然也,吾行的就是禽兽之道,却又如何?”虞蛮瞪大了独眼,很感兴趣的看着姬昊:“想吃,我就吃;想喝,我就喝;想女人,我就随意抓一个、百个、千万个女人一逞大欲;想杀人,我就随意屠戮无数生灵。”
最终姬昊胸口肋骨齐齐碎裂,他一口血喷出了老远。
姬昊默然无语,虞蛮的话很强词夺理,但是有一点姬昊真的无法反驳他——盘古开天辟地,是发自于本能,还是出自于其他的缘故?
“混蛋小子,断其一指,断其一指,你怎么还不死?”虞蛮犹如疯http://m.hetushu.com子一样翻来覆去的念叨着,撒开大步向姬昊再次冲了过来。
“四成力道,给我爆啊!”虞蛮嘶声大吼,大骨头棒子上一丝丝黑色火焰冲天而起,比刚刚可怕了许多的力道透过盘古钟,狠狠轰在了姬昊身上。
“一切随心而动,一切随性而发,遵循心中最原始最淳朴的欲念,用最纯粹最直接的力量实现自己想要做的一切事情,这就是道,这就是天地间最原始最纯粹的道,这就是世间最根本的道!”
姬昊闷哼一声,体内好些骨骼碎裂开,一口血再次喷出,他连同盘古钟被这一击打飞了数十万里,差点一头撞在虞蛮的那座金属城池上。
姬昊根本立足不稳,盘古钟被砸得‘嗡嗡’乱响,一股股可怕的蛮力透过盘古钟轰在他身上,震得他浑身骨节酥麻,五脏六腑剧痛难当,眼前更是金星乱闪,喉咙口一阵阵腥味冲了起来,一口血已经到了嗓子眼。
这厮的战斗风格,果然和禽兽一般无二。
虞蛮是禽兽一般的玩意儿,那么和虞蛮结盟的他们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