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耶摩天变

伴随着虞族少女如哭如泣的细微叫声,耶摩天的身体突然一僵,两眼翻白的抽搐起来。过了好一阵子,耶摩天慢慢的放松了身体,浑身汗出如浆,眼睛无力的闭合,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
耶摩天摇晃了一下脑袋,狠狠的瞪了虞族少女一眼:“我,很不好,我非常的不好,我的心情很不好……每天都对这你这么一张一模一样的脸,你觉得我的心情能好到哪里去?”
耶摩天没有注意到,他手中的棱形水晶中突然有一颗竖目光影亮起。
“怎么回事?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按理,按理……应该到了啊!”帝释杀忧心忡忡的看着圆盘上纹丝不动的城堡状符文,眉心竖目不时开合,闪烁出一道道幽深的神光。
一条地下深谷中,数千名精悍的伽族战士在一些山洞中进进出出,篝火上已经架起了各色猎物,肥油滚滚而下,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烤肉香味。
成群结队的啮齿动物在灌木丛中穿梭着,寻找着一切符合胃口的食物。http://www.hetushu.com
他慢慢的举起双手,眯着眼看着雪白粉嫩的手掌,嘴角慢慢的勾起,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他的目光不复刚才的虚弱而无力,反而变得阴沉而肃杀,更有着一种经历了无数年风雨洗练的沧桑和老辣在内。
耶摩天用力的握住了棱形水晶,他咬着牙冷笑道:“帝释杀……等父亲降临后,我会给他好看!胆小懦弱的帝释杀,他居然让我和老鼠一样躲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这么胆小懦弱的废物,未来我身边的臣子中,不会有他的位置。我发誓,他一定会……”
大量粘稠的冷汗不断从耶摩天体内喷出,更有一些气味难闻的污垢急速从他体内渗了出来。
短短半刻钟后,大床又很有韵律的轻轻摇晃起来,少女的尖叫声再次充斥了整个洞窟。
冷漠无情的竖目开合了几下,棱形水晶突然碎裂,所有的碎渣化为点点幽光,无声无息的侵入了耶摩天的身体。耶摩天的身体骤和_图_书然一僵,他猛地瞪大了眼睛,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
“不见阳光,不见绿草,不见鲜花……甚至连女人,只有一个女人!”
耶摩天摇了摇头,他强行睁开眼看了少女一眼,双手在褥子中一阵乱抓,不多时抓出了一个粉红色的药瓶,从中掏出了一颗气味刺鼻的红色丹丸塞进了嘴里。
耶摩天咬着牙看着虞族少女:“如果不是外面都是男人的话,哪怕只要有一个精怪女奴隶……噢,不,太可怕了,那些丑陋的精怪!但是,我身边只有一个女人,我简直没办法活下去了!”
快速将剑齿豹收拾干净,将所有血迹都掩埋妥当,几个伽族战士带着一丝轻松的笑容,扛着猎物快步返回。
少女低下头不敢做声,耶摩天摇晃着脑袋,猛地举起了双手看着金灿灿的洞顶声嘶力竭的尖叫着:“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尊敬的父亲大人啊,您快点降临吧!噢……该死的,等我回到良渚,我一定要一天换一千个女人!”
更大体积的猎食者和-图-书隐藏在黑影中,静静的窥视着这些数量庞大的肉食。
他还不知道血冕圣尊已然陨落,只以为血冕圣尊正带着规模庞大的精锐部队正在赶赴盘古世界。他期待着血冕圣尊能够早日降临,早日扫平八方,将盘古世界以及周边的世界群彻底纳入掌控。
皮肉撞击的声音在洞窟中回荡,深陷的眼眶下两个淡黑色眼袋极其醒目的耶摩天面孔微微扭曲着,双手胡乱在怀中的虞族少女身上乱抓乱捏。
“帝释一族,注定要因为我而成就无上的荣耀。”帝释杀带着一丝憧憬低声咕哝道:“或许,总有一天,我也能拥有‘冕’之尊号,或许……还能更进一步?谁知道呢?”
帝释杀身后的山洞中,一个用大量黄金和水晶装饰的洞窟里,一架极度奢华的四柱大床正在极其有韵律的摇晃着。柔软而光滑的兽皮褥子上,耶摩天正搂着一个美艳异常的虞族少女努力的攻伐。
帝释杀盘坐在一块大石上,皱着眉看着手中一块金色的水晶圆盘。他不时的念诵www.hetushu.com咒语,往圆盘上打出一道道法印,圆盘上一枚金色的城堡状符文熠熠生辉,却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虞族少女小心的抚摸着耶摩天的额角,低声的询问了几句。
正因为地下岩浆升腾的热力,为这一方地下深渊世界提供了生灵繁衍所需的能量,大量习惯了地下幽暗环境的灌木丛密集的生长着,灌木下密密麻麻的排列着巨量的荧光菌菇。
咧咧嘴,喝了一口美酒,耶摩天突然重重的将酒杯丢在了地上。
这一次,也就是寻常壮汉扒拉一碗米饭的时间,耶摩天长长的哼唧了一声,翻着白眼从少女身上翻身而下,两条纤细的腿子微微颤抖着,哆哆嗦嗦的爬下了床,走带一张雕金的圆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鲜血四溅,灌木丛中的小生灵被吓得四散奔逃。几名身穿重甲的伽族战士神色肃然的分开灌木走了过来,他们警惕的四下张望了一阵,尤其向头顶一条通往上层世界的甬道看了几眼,这才放心的一把拎起了斩杀的剑齿豹。
虞族少女吓得和-图-书浑身一哆嗦,急忙直起了身体惊声问道:“主人,您怎么了?”
有了盘古世界和周边众多世界的资源,帝释杀认为他迟早能够拥有血冕圣尊那样的可怕实力。而血冕圣尊么,自然而然能够更进一步,拥有盘虞世界那些传说中的恐怖而伟大的存在才能掌控的无上威能。
骤然间一声咆哮传来,一头通体漆黑的剑齿豹腾空而起,向一头足足有两尺长短的巨鼠扑杀而下。巨鼠被吓得屁滚尿流,还没来得及逃窜,斜刺里一柄大斧盘旋着飞来,一击将剑齿豹的头颅斩下。
地底极深之渊,顺着陡峭的崖壁望下去,隐隐可见地心岩浆喷出的红光。
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样子,耶摩天猛地睁开了眼睛。
狠狠的在圆桌上踹了一脚,耶摩天抓起了挂在脖子上、用来承载毁灭武装的棱形水晶厉声喝道:“我很烦躁,我很郁闷,我很愤怒,我很难受!我,耶摩天,注定成为这个世界主宰的耶摩天,我居然像一头老鼠一样藏在地下!”
“真是渣滓一样的身体,不过……有得用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