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那些年的事

“无支祈,算是解脱了。”祝融氏冷静的说道:“彤弓,等你接掌为父祝融之位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彻底诛杀共工一脉留下的所有势力。一个不留,全部杀死。”
方圆数亿里的虚空一片惨白,每一片雪花上都有一缕淡淡的银蓝色妖气犹如火光一样闪烁着。无支祈尽情的释放着妖气,而十二个水世界释放的水元力给了他最强大的支持,让他的妖力在这一刻不断的提升、不断的飙升。
无支祈肆意的爆发着妖气,滚滚妖气冲上天空,十二个尚未和盘古世界完全融合的水世界仿佛感应到了什么,骤然喷发出无穷无尽的水元力,在无支祈妖力的感染下,水元力化为漫天大雪,纷纷扬扬的从天而降。
“二,你们这些娃娃总觉得,这些年,我们被这些异族压制得太难堪。”火元轻蔑的晃了晃手指,昂着脸说道:“其实,当年这些异族初次入侵之时,无论是那时候的祝融一族,共工一族,乃至已经衰败之极的青帝木神一和_图_书脉,白帝金神一系……些许破落户,欺压那时候的人族是十拿九稳,可是我们任何一族都能轻松全歼了他们。”
“但是我们毕竟曾经身为棋手,所以虽然我们沦为棋子,谁能保证我们不能有朝一日又回复了元气,重新成为棋手?”火元深沉的看着祝融彤弓说道:“所以,现在的那些棋手,想要抹杀我们,彻底的让我们断子绝孙、断绝了苗裔。”
“这群幸运的破落户,他们居然敢说他们征服了盘古世界?”虞惑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的尴尬笑容,远远的看着大肆杀戮的无支祈:“这叫做征服?一群权力长老都挡不住一头无支祈……和他齐名的存在,单单共工神族就有八个,更不要说和共工神族万年为敌的祝融神族!”
仔细看去,这壮汉的头颅和龙族的龙头有九成以上的相似度,可是再认真看看,就会发现这壮汉的头颅,更确切的说应该是麒麟头。这是一头麒麟一族的强者,一头气息苍古而悠远的hetushu•com火麒麟。
巴掌大小、厚重结实的雪片打着旋儿,带着刺耳的破空声从高空坠落。
“不能,不愿,不敢!”火元深沉的看着祝融彤弓:“彤弓太子,既然你即将成为祝融,那么你现在就必须弄清,盘古世界究竟有多危险。”
婆罗迦和衍月一脉的几个权力长老陨落当场,他们变成了一滩狼藉的血肉,被寒冰死死的冻结在了地上。他们连无支祈的一棒都没挡住,被他轻松的一棍打成了肉饼。
“那些棋手,就连天庭都能被他们算计得彻底消亡,何况是我们区区两支神裔?”
一名龙头而人身,身高三丈开外,皮肤下密密麻麻镶嵌着无数红色鳞片,通体火云萦绕的壮汉低沉的笑了起来。
“为了人族大祭酒的职位,共工一族、祝融一族又是连番争斗,这份仇恨却是越发的深厚了。到了最终,我祝融一族还是占稳了这个职司,共工一族只能退而求其次。”
火元娓娓说来,祝融彤弓的眼睛是越瞪越大http://m.hetushu.com
“老子有多少年没这么干过了?”无支祈的狂笑声震动了整个良渚,震得刚刚修缮了大半了良渚城内无数崭新的宫殿楼阁纷纷崩塌,无数城防禁制轰然粉碎。
“所以,为了争夺那一线生机,祝融一族、共工一族,竞相成为人族附庸,竞争人族大祭酒一职,绞尽脑汁任凭人族驱策,只求血脉能够繁衍保存。”
火麒麟火元一把抢过祝融氏手中的酒葫芦,兜底的往嘴里一倒,一口把葫芦中的酒喝得干干净净后,这才瓮声瓮气的说道:“其实,事情一直很明白。”
祝融氏笑了笑,回头向站在身后的一行人影望了过去。
“整个盘古世界,是一个巨大的棋盘。芸芸众生,只是棋盘上的棋子。”火元沉声道:“我们原始神灵一脉,曾经是这个棋盘上的棋手,可是时间推移,天道衍变,我们现在沦为了棋子。”
寒风卷着无数冰刀覆盖了良渚,无支祈犹如专门收割生命的死神,狂笑着挥动着他那根巨大的杠hetushu.com子,蹦窜如飞的在良渚城内四处挪移飞奔,疯狂的击杀视线中的一切生灵。
“一,我们祝融一族和共工一族是死仇,这还是上古天庭金木水火土五方原始天帝并立的时候就结下的深仇血恨……就算共工氏明面上已经断绝了苗裔,我们还是要将共工氏追杀到底。”
许久未见的祝融彤弓同样穿着一件火红色的长袍,周身萦绕着一层淡淡的火光,带着一丝深不可测的笑容站在祝融氏身边。他眯着眼,双眸中火光隐隐,静静的看着良渚城内肆虐的无支祈。
良渚城外,漫天风雪中,一座高山之巅,一身红衣,浑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火光下的祝融氏拎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一边畅饮美酒,一边静静的看着良渚城内疯狂的杀戮。
“火元长老?您给彤弓说说?”祝融氏看向这头火麒麟的目光中充满了敬意,很显然,这头火麒麟在祝融一族中的地位非常特殊。
他看着无支祈大吼大叫,看着无支祈蹦窜如飞,看着无支祈挥动着他那根在洪荒时和*图*书代凶名赫赫的大杠子,将一个又一个拦路的异族权力长老轰成粉碎。他清晰的感受到,作为共工神族家臣的无支祈体内,那份属于共工神族的神箓气息正在消散,属于无支祈自身的妖魔气息正在恢复。
火元阴沉着脸看着无支祈,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共工氏真的血脉断绝了么?不见得。所以,任何有可能暗地里庇护共工一族血脉苗裔的,一如无支祈,一如鲲鹏,一如北溟蛟王,一定要斩尽杀绝,不能杀,也得将他们死死掌控在手中,不许他们再有出世的机会。”
“完全不应该,真不应该是这样。”虞惑坐在轿辇顶部,一边欢快的吞噬被无支祈击杀的异族战士的灵魂,一边不断的摇头自言自语:“无支祈的战力不应该有这么强,他完全达到了‘冕’号圣尊级的战力,甚至在杀伤力上犹有过之。”
“彻底放开的无支祈,果然凶威盖世,这样的存在,的确应该抹杀。”祝融彤弓微微一笑,恭谨的向祝融氏问道:“阿爹,孩儿一直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