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祝融氏的劝告

更让祝融彤弓无语的是,为了不引发冥冥中不可抗力量的抹杀,共工一族也好,祝融一族也好,当他们的族人成长到一定的实力之后,就主动的遁入了鸿蒙混沌。他们并不是为了寻找盘虞世界的所在,并不是为了彻底覆灭侵入盘古世界的异族……
更夸张的是,祝融彤弓瞪大了眼睛,带着满肚皮的不可思议和震惊,呆滞的看着火元——甚至人族的历代人皇、大贤,那些顺利跻身巫神之境的人族大能,数量并非公开典籍中记载的那点人数……而是百倍、千倍的数量?
“阿爹年轻时也心高气傲的认为,共工一族才是我祝融一族的生死大敌,所谓的异族嘛……那些异族,只是帝尧无能,如果换成阿爹做了人皇,早就统辖大军将异族斩尽杀绝,早就……”
“其三,这是阿爹对你的忠告。”祝融氏笑看着祝融彤弓,很温和的说道:“蛮蛮找了个好男人,阿爹也没想到,当年那个不起眼的小子,会有如今的造化。蛮蛮http://m.hetushu.com会和他成亲,会和他繁衍后代……但是,以后祝融一脉就是祝融一脉,蛮蛮嫁人之后,就不能算是祝融一族的女娃,以后,不许再和她有任何牵扯。”
“那么,究竟是谁?”祝融彤弓不依不饶的继续询问祝融氏。
过了好一阵子,祝融氏蹲了下来,伸出手在积雪上画了一个太极图、一枚如意、一柄长剑、一株大树、一朵莲花……沉吟了片刻,祝融氏又画了两柄交错的长剑,最后他画了两条体型修长成螺旋状盘绕而成的长蛇。
“阿爹那时候也觉得,我们祝融一族多么强大啊,神将百万,神兵无数,在南荒地界的所有子民都是我祝融一族的部署,我们掌控了多么强大的力量!”
“究竟是谁?”祝融氏沉默许久。
那些人族的巫神强者,他们要么是自我囚禁在了洪荒星辰中陷入假死状态,要么就是主动遁入了鸿蒙混沌,一如共工一族和祝融一族的那些m.hetushu.com先辈强者,为的也只是避开冥冥中的抹杀力量?
“不可说,不可言,阿爹离开祝融一族的时候,会用秘法将这些东西印入你的神魂。”祝融氏淡淡的说道:“你如今,且记住这些……盘古世界……会是他们么?或许是,或许不是……若是我火神一脉的始祖,还有资格在他们面前说话,如今的我们,却已经是……够不上边了。”
祝融氏皱起了眉头,他沉沉的说道:“没什么不妥,只是太妥了一些……一个不足百岁的娃娃,晋巫神,成天帝,在人族享有高位……太顺了,太顺了,顺利得阿爹都害怕了。”
祝融彤弓骇然看着祝融氏:“蛮蛮……姬昊有什么不妥么?”
“其实,阿爹也不懂。”祝融氏深沉的看着他自己在积雪上画出的那些图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一挥手,积雪被融化,化为一团浓烈的蒸汽消失无踪。
“这些年来,你且仔细看,姬昊那娃娃,可有一丝半点不顺的地方?些许的挫http://www.hetushu.com折,却总是被他平安度过。凡是和他作对的人,当年那些可以轻松一指头将他和他的金乌部碾杀的人,如今都去了哪里?”
火元述说的事情,是真正发生过的历史,是斑斑的伤痕、是淋漓的血印,是祝融一族的历代先祖亲生经历过的喜怒哀乐。
铺天盖地的寒风中,祝融氏絮絮叨叨的向祝融彤弓交代了很多东西,最终他指着良渚城的方向笑了起来:“现在,先让我们拾掇了无支祈这老猴头再说。”
“其二就是,若是再发现太古神族后裔,一如共工一脉的族人,必须斩尽杀绝。唯有灭绝了这些神族的气运,才能增加我祝融一脉的气运,才能让我祝融一脉继续昌盛。”
“阿爹!”祝融彤弓扭过头,带着一脸的不可思议看着祝融氏:“这些事,可是真的?”
“可是,孩儿不懂。”祝融彤弓很老实的向祝融氏说道。
他们所求的,只是能够继续活下去?
火元娓娓述说,将他所知的一切都告诉了祝融彤弓。
hetushu.com摇摇头,祝融氏又喝了几口酒,他淡淡的说道:“谁能想到呢?如果不是我们心甘情愿的为人族驱策,将本族气运和人族强行掺合在一起,将本族托庇于人族之下,我们或许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事实证明,顺利夺得了人族大祭酒一职的祝融神族,历代子孙繁茂、血脉绵绵不绝,诸如祝融氏就子女众多。
“不要像共工一脉那样有非分之想,好好的活着,不要想得到太多不该有的东西。”
“当年你阿公对阿爹说的话,如今你也记住就是——想要让我祝融氏的血脉永远的繁衍下去,其一就是,人族大祭酒的职位不能丢,我祝融一脉必须托庇在人族之下。”
“太顺了,气运太盛了。阿爹害怕,怕这后面……这后面藏了太多太多的东西。”祝融氏站起身来,很认真的看着祝融氏:“记住刚刚火元长老说的那些话,祝融一族能够留存至今,不容易。”
而共工一脉呢?他们没有得到人族大祭酒的职位,他们只能勉强托庇于人族之下,所以http://www.hetushu.com近五代以来,共工一脉的子孙后裔越发的人丁稀薄,已经陨落的共工氏甚至只有共工无忧一个子嗣!
强大的祝融神族和共工神族,为了不被冥冥中不可抗的力量彻底抹杀,像其他神族一样彻底凋零,他们居然心甘情愿的任凭人族驱策。甚至为了将自家绑上人族的战车,他们不惜爆发激烈的冲突?
而对祝融彤弓而言,虽然他身为神灵的后裔,他却觉得自己在听神话。
祝融氏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崭新的酒葫芦丢给了火元,又抽出一个酒葫芦往自己嘴里倒了几口酒,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你的反应,就和你阿公当年传位给阿爹前一样,阿爹当年也是这么问你阿公的。”
“更不要说,我们祝融一族担任着人族大祭酒的职位,我们和人族荣辱与共,我们和人族联手,是盘古世界举足轻重的一股力量,我们根本无所畏惧。”
在两条长蛇旁边,祝融氏画了一个面容古朴的老人,又画了一尊气势威猛的美妇。
“能够子孙血脉不断的活下去,比什么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