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帝舜沦陷

祝融氏的手掌一挥,拳头大小的盘虞之脑被一层奇异的幽光环绕着,慢慢的从他手中飞出。一股股强大到无法反抗的灵魂波动充斥整个树林,帝舜和五龙垚的脸色骤变,他们骤然一跃而起,双眸中喷出了愤怒的火光。
自封于洪荒星辰之中,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代表了无数年的寂寞空虚、无数年的自我囚禁。或许有朝一日,帝舜还能从洪荒星辰中破禁而出,或许永远也不会有那么一天。
蒲阪,人族议政大殿后方,稀疏的树林内,帝舜席地而坐,膝盖上搁着一具木琴。手指轻按琴弦,一曲韵律古拙的琴曲洋洋洒洒而出,随着清风缓缓扩散开来。
五龙垚坐在帝舜对面的大树下,双手打着拍子,摇头晃脑的倾听帝舜的琴曲。
重重的吐了一口酒气,帝舜轻笑道:“这么多年,有时候睡觉的时候都怕说漏嘴……很累人啊。”
将木琴小心的放在了一旁的矮桌上,帝舜甩了甩袖子,轻声说道:“这样也好,异族自耗性http://www.hetushu.com命,对我人族总是有好处的。若是良渚城内的那些异族能够自相残杀全部死光,以后姒文命治理起人族,却是更加轻松,我们也可以更放心了。”
五龙垚沉默了一阵,缓缓点了点头。
“但若是那些能够威胁到我人族生死存亡的大能自天外而降……吾有何好担心的?人族挡不住,自然有人来挡!他们只是要削弱我人族,控制我人族,可不敢坐视我人族真个彻底沦落。”
帝舜手指骤然一停,琴音戛然而止,他睁开眼看着五龙垚,很轻松的笑道:“能有何事?夜间大火,杀声震天。以吾对异族的了解,或许是为了投降血冕圣尊或者不投降的事情,他们分成了两派正在大肆清洗异己罢?”
“哦?我很期待你所说的人的出现。”虞惑悄然在帝舜面前浮现,他低声笑道:“但是在这之前,人族的大权,还是交给我来执掌吧。”
很显然,帝舜的兴致很高,他倒过酒坛子,和-图-书手掌轻轻拍打坛底,伴随着‘嘣蹦’声响,唱起了一首节奏欢快的山歌小调,面孔通红的帝舜歌声很是嘹亮,连头顶的那一片薄薄的云彩,都被他的歌声冲得碎裂开,细细的小雨也停了下来。
五龙垚出神的看着帝舜,等帝舜一曲歌罢,他才认真的问道:“那么,退位之后呢?你准备怎样?追随历代人皇的脚步遁入鸿蒙,还是……自封于洪荒星辰之中?你知道,如果……”
“天心难测。”五龙垚长叹了一口气。
五龙垚眯了眯眼睛,抬头看向了天空:“你不担心那个血冕圣尊?”
五龙垚撇了撇嘴,暗骂了一句‘老滑头’,也颇为轻松的笑了起来。
“祝融大祭酒,发生什么事了,有人冒犯了你不成?”帝舜因为酒精变红的面孔迅速恢复了正常,他挺直了腰身,肃然看着从议政大殿中一步步走出来的祝融氏。
帝舜顿时笑得更加灿烂了,他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望了一眼,笑着摇了摇头:“若是http://www.hetushu.com良渚城内的那些异族从盘虞世界增兵,吾自然会忧心忡忡、夜不能寐。”
五龙垚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有点醉了。看来还是那几个老家伙的法子管用,一些不该说出口的东西,干脆就用禁法给封禁了吧,若是要出口的时候,直接魂飞魄散了去,倒是妥当。”
过了好一阵子,五龙垚突然睁开了眼睛,沉声问道:“真不担心良渚的事情?”
帝舜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哀叹,但是很快他就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吾,是要退位的了。如此力量……总喜欢藏在历史传说之后的你们……该出手了吧?”
五龙垚向着北方望了一眼,皱着眉头沉声道:“姬昊带人去盘蘅世界,也不知道事情如何了。这种事情,姒文命去掺合做什么?他以后是人皇的身份,打打杀杀的事情……”
“天心最是仁和,难测的,是人心。”帝舜轻轻的笑着,将空酒坛丢进了五龙垚的怀里:“五龙长老,你得明白……”
http://www.hetushu.com五龙垚深沉的看着帝舜,就好像他曾经见过的,那些熟悉的、了不起的人,他们没有在人族的典籍上留下任何痕迹,甚至连一个名字都没有留下,他们就这么默默的消失了。
谈笑间,两坛美酒很快就被喝得涓滴不剩。
话没说完,帝舜和五龙垚同时回头看向了议政大殿的方向。一缕缕灼热的气息正从议政大殿的后门内飘出,刚刚小雨打湿的地面升腾起了白色的雾气,很快雾气就消失不见,树林中的树叶急速的枯萎、枯黄,‘呼’的一下,几株小树凭空燃烧起来。
和祝融氏一般,帝舜的眸子里浮现出了奇异的幽光。
一片淡淡的云彩悬浮在树林上空,细细雨点轻盈飘落,打湿了帝舜身上的粗布衣衫。帝舜带着淡淡的笑容,手指在琴弦上错落跳动,丝毫不为细雨所动。
帝舜笑了笑,他抬头看着天空,有点出神的说道:“轩辕圣皇说,我是守成之君,过于宽厚仁和,若是遁入鸿蒙之中,怕是活不了几年就有陨落之危。如此,先耗费几和图书年时间,走遍盘古大陆,尽情赏阅这大好山川之后,自封于鸿蒙星辰之中吧。”
但是很快,他们眸子里的火光就迅速的黯淡了下去。
帝舜打断了五龙垚的话,他眯着眼笑道:“可是姬昊也是天帝的身份呵。他们两个能够同心协力,那是我人族之福,所以姒文命这次去盘蘅世界,吾是答应了的。”
通体火光萦绕的祝融氏微笑着摇了摇头:“不,帝舜,没有人冒犯了我。只是,我这里有一件珍奇的宝贝,还请你……还有五龙长老赏鉴一二。”
帝舜随手往身后的树根下摸了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酒坛随手丢给了五龙垚。换了一只手,在树根的另外一边摸了一把,掏出了又一个酒坛子,拍开封泥很大口的喝了两口酒。
“禁声!”帝舜指了指五龙垚,轻轻的说道:“有些事情,做得,但是说不得。五龙长老,你醉了?”
眯着眼,帝舜悠悠说道:“等姒文命忙完了这一阵子,我也该退位了。嗯,该他知道的东西,得好好整理一下,全盘交给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