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接应

但是没有用,金乌的叫声穿透力太强,从高空扑下来的三足金乌起码有数千万头,这么多金乌齐声尖叫,那声音直接穿透他们的身体轰在他们的灵魂上,震得他们大口大口的喷血,震得他们灵魂都快碎裂。
就听‘铛铛’一阵巨响不断,白发老人他们身上的防御巫宝在极短时间内被击穿,箭矢穿透了他们的四肢,更有人的肢体被箭矢射断,大片鲜血飞洒长空。
哪个圣人?哪里来的圣人?人族的圣人么?人族能够被尊称为圣人的,能有几个?那几位,可是早就不管人族内务的了。一如人族第一位人皇伏羲氏,他怎么选择公孙溆溆这样的人成为人皇?
姬夏骑着一头三足金乌,一马当先的从天而降。
防风氏冷笑道:“帝舜可没给我这么多好处……姒文命嘛,以他的性子,他岂会为了个人私利而收买我?与其让一位贤德之人成为人皇,却没有任何好处,还不如让一个混蛋上位,我只管自家有足够的利益就行!和_图_书
“老子是蠢货?嘿,防风氏,看你的脑袋!”姬夏大喝一声,手中长戟向防风氏当头斩落。
“我在呢。”防风氏得意洋洋的笑着:“鬼哭狼嚎的做什么?乖乖的束手就擒,总之你们是不可能靠近天庭半步。有我在这里守着,天庭的那群蠢货一点儿风声都别想收到。”
“你们……”被重重包围的众人中,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厉声喝道:“防风氏,你难道不知道,公孙溆溆根本无德无能继承人皇之位?以他的德行,他若是成了人皇,简直就是我人族之难。”
“给我上!”防风氏拉开长弓厉声喝道:“抓活的,这可都是活生生的人证!嘿嘿,勾结天庭,干涉人族内务,这个罪名足够他们阖族上下都被贬为奴隶!”
“再说了,为了让公孙溆溆顺利接掌人皇宝座,公孙氏的几个老家伙许诺了我很多好处,我防风氏的领地能增加一倍有余,更有大量的奴隶、牲口、玉币、玉璧、巫晶、兵器hetushu.com甲胄等等,我干嘛不支持他?”
防风氏龇牙咧嘴一笑,慢条斯理的拔出了一枚雷光闪耀的箭矢搭在了弓弦上:“我知道公孙溆溆不是个东西,在治水行军的路上,居然都能和异族女人厮混在一起,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当心一些,能进能进,不能进则退!”一个苍老的声音低沉的喝道:“极尽所能,用最快速度赶到天庭。姬昊不在,天庭当有垚山领的重臣留下,金乌部的长老也行,他们如今受了神箓,是天庭神灵,有足够的权力干涉我人族之事。”
“有吾防风氏在此,尔等休想靠近天庭一步。”中年男子粗犷的马脸抽搐了一下,很是难看的笑着:“想要让天庭插手我人族内务?嘿嘿,且让吾将你等生擒活捉,献去公孙溆溆……不,献去公孙大帝面前,你们背后的那些人,一个个都要死!”
数十条人影同时轻叹了一声。
随着防风氏的大笑声,下方的罡风天火中突然有数万枚http://www•hetushu•com金属圆盘冲天而起。直径丈许的金属圆盘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伽族战士,他们同样手持特制的强弓,面带狞笑的看着被天鹏包围的数十条人影。
在最前方的一头天鹏头部,一名身高丈五,袒露上半身,皮肤上密密麻麻尽是狂风席卷残云纹身的中年男子披散着长发,手持一张巨弓傲然矗立。
蒲阪上空,一重重高云之上,数十条人影各尽所能穿梭虚空。
防风氏得意的笑了笑,他沉声说道:“再说了,让公孙溆溆上位,可不是帝舜的意思,而是圣人之意……尔等妄图螳臂当车,嘿嘿,事后有你们好受的。”
‘嗡’的一声闷响传来,一条绵延数亿里、浩浩汤汤无穷无尽的紫色极光突然从极远的天际呼啸而来,瞬间扫过这些疾飞的人影。数十条人影的护身巫宝爆发出刺目的光芒,在杀伤力惊人的极光冲击下,好几个人的护身巫宝发出了不堪重负的碎裂声。
‘圣人之意’?
白发老人和一众m•hetushu•com同伴半天作声不得,防风氏如此赤裸裸的小人嘴脸,让他们实在是没有话说。
“但是人皇是不是个混蛋,关我防风氏什么关系?”防风氏得意洋洋的笑着:“我防风氏在东夷有沃土十亿里,足够我所有族人安居乐业,人族的死活,关我屁事?”
白发老人和同伴们骇然看着防风氏。
“恳请天庭,干涉人族之事?”一个沙哑难听的声音远远传来:“呵呵,尔等,皆为人族叛徒,但凡我人族子民,个个都得而杀之!”
数百头体型极大的天鹏呼啸着从天空扑击下来,这些色泽淡青的天鹏周身环绕着湍急的罡风,翼展超过三百丈的天鹏背上整整齐齐的站着大群手持强弓的东夷箭手。
这些东夷箭手的眼眸中幽光闪烁,无论眼白还是瞳孔,全都蒙着一层淡淡的、不祥的灰气。
一重重流云被突破,一道道罡风被击穿,元磁极光、苍穹天火、碎魂冰魄、散形畀风……诸般可怕的天险被这些人影丢在了身后,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向天庭http://m.hetushu.com的方向前进。
曾几何时,人族先祖用了无数年时间,才摆脱了天庭对人族的影响和桎梏。时至今日,他们却要主动去恳请天庭插手人族内务。幸好如今天庭唯一的天帝是人族出身的姬昊,否则的话,这等事情真的是让他们情何以堪?
伴随着沙哑的笑声,数十条长达千丈的极细流光混在极光中激射而来,就听惨嗥声不断,十几条人影被箭光穿透了胸膛要害,鲜血飞洒中从高空急速坠落。
“防风氏!”白发老人的两条手臂同时被齐着肩膀打断,他看着防风氏厉声怒啸。
‘嘎嘎’尖啸声震耳欲聋,震得人五脏六腑都在颤抖,难听的金乌鸣叫犹如梦魇一样席卷而来,吓得防风氏和他所有的手下,吓得那些伽族重弓手纷纷捂住了耳朵。
防风氏得意的笑声还没停歇,高空中突然有大片烈焰冲了下来。
天鹏背上的东夷箭手,金属圆碟上的伽族强弓手同时拉开长弓,无数箭矢呼啸着覆盖了白发老人和一群同伴,他们身上的防御巫宝放出夺目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