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打断

冷笑了一声,无支祈狠狠的说道:“这事,没完。祝融氏,咱们走着瞧。”
摔落尘埃的火元大口的吐着血,他狠狠的摇晃了一下脑袋,将嘴里的泥沙狠狠的喷了出来。一团烈焰随着泥沙喷出,嘴里的沙尘还没落地就变成了细小的岩浆。
蒲阪,一直满脸是笑坐在祭坛下方的虞惑脸色突然微微一变。
无支祈深沉的看了火元一眼,悻悻然的不再吭声。
祭坛上,帝舜手持金光四射的卷轴,大声的吟唱着祭天祷文。
火元的语气一滞,他呆了呆,没好气的说道:“好吧,姬夏大人,我承认天庭的神将神兵精锐非凡……只是你们这一支金乌天兵刚刚炼成吧?若是我们……”
抬起头来,火元有点茫然的看着无支祈。手指在身上数十个穿透了身体的细小剑伤上抹了一下,触手之处炽热难当,以火元的火麒麟之躯,都无法承受伤口内的可怕火力,他身上的鳞甲都被烤得酥软了。
姬夏点了点头,指着那些同样被打落尘埃的祝融氏臣www.hetushu.com子冷声道:“火元大人,你能弄醒他们么?若是不能,我这里有天庭独有的五行加锁,他们还是被锁起来的好。”
十几名祝融氏的臣子,其中包括了三头火元的族人同样被无数飞剑穿透了身体,他们的修为比火元差了一线,他们被虞惑控制的程度更深一些,其中有几个人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懵懂和茫然,剩下的人眸子里依旧充斥着浑浊的幽光。
大群天庭神将、神兵蜂拥而下,他们手持寒气泠人的‘玄冰枷锁’,三下五除二的将火元的一众同伴捆得结结实实。五行枷锁是天庭重宝,秉承五行大道而生,是天庭生成的灵物,但凡身处五行之中的生灵,就绝无可能逃脱五行枷锁的禁锢。
火元有点恼怒的朝着无支祈大吼了一声:“无支祈,若不是我们刚刚被人惑乱了神智,一身神通只能发挥出三成不到,我们岂有这么容易被打倒?”
“呸,呸!”
浩浩荡荡的金乌道兵混杂着http://www.hetushu.com大队的天庭神将、神兵,驾驭着各色坐骑,化为大片火光腾空而起,迅速的向蒲阪方向飞去。在大队天庭战士当中,防风氏的一众东夷箭手、数万伽族强弓手遍体鳞伤的躺在火云上,每个人身上都绑着一具沉甸甸的厚土枷锁。
无支祈站在一旁,一边运力将自己伤口上的火光扑灭,一边冷飕飕的说道:“没错,这事没完……你们想要追杀共工氏的余孽,找其他人就是,干嘛找上老子?幸好老子跑得快,否则被你们这群老混蛋一通围攻,骨头都被打成渣了。”
火元用力的摇晃着脑袋,金乌道兵的飞剑穿透他的身体,纯阳太阳真火拥有极强的破邪之力,再加上火元自身神魂的疯狂挣扎,摔落尘埃的那一瞬间,火元就已经从虞惑的迷惑中苏醒。他恢复了本我意识,只是脑浆子还有点混混沌沌的,脑子里痛得厉害。
很显然,他们没能从虞惑的控制下挣扎出来。火元咬着牙恼怒的看了一眼这些同伴,狠狠的跺了hetushu.com跺脚:“捆上吧……混蛋,这件事情,没完!”
火元气得鼻子都歪了,他暴跳如雷的指着无知破口大骂:“无支祈,你我有私仇不假,如今要命的关头,你可别公报私仇!你当知道那虞惑有多恐怖,若是让他成了事,你能落一个好?”
龇牙咧嘴的站起身来,火元丢下了两条龙角金锏,高高的举起了双手:“姬夏大人,叫你家的这群乌鸦闭嘴吧,暂且不要动手,俺醒了,该死的,俺居然被人惑乱了神智,该死!”
无支祈在一旁看得满心舒畅,他大声笑道:“你们也有今天?”
深吸了一口气,虞惑咬着牙说道:“等我多吸收一些灵魂,这具分身的力量再强大一些,我能激活的盘虞之脑的力量就能更加强大……到时候,被我掌控的人,一个都别想再逃掉!”
十几名祝融氏的强者浑身重要关节被白色透明的玄冰枷锁扣得结结实实,一根根极细的玄冰长针从枷锁中刺了出来,狠狠扎进了他们的身体。可怕的寒气侵入他们的五脏六腑http://m.hetushu•com,他们体内的火焰本源被强行冰封,很快一行人身上就结上了厚厚的冰层。
这是一种比麒麟真火还要霸道许多的恐怖火焰,这种层次的火焰屈指可数,火元咬着牙沉沉说道:“金乌真火?不,是金乌真火进化而成的太阳真火,有太阳星的至阳力量,更有金乌真火的一丝霸道蛮横。嘿!”
正行走间,天边一片火云翻滚而来。
他抬起头来,低声咕哝道:“这个世界的反噬之力如此强大?那头最强大的火麒麟,居然已经挣脱了我的掌控?该死的帝舜,他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天地功德护体?为了控制帝舜,我现在能够掌控的盘虞之脑九成三分的力量都放在了他身上。”
姬夏一抖身后披着的大红披风转身就走,无支祈故意怪声怪气的大笑着,紧跟着姬夏离开。
姬夏抬手一道火雷在半空中炸响,他厉声喝道:“兀那小子,滚下祭坛,你哪有资格上去?”
无支祈阴恻恻的看着火元,手掌用力的在身上几处熊熊燃烧的伤口上拍了拍:“姬夏小儿,别www•hetushu.com听这老家伙的胡说八道,他肯定在动歪主意,直接下令,弄死他就是!”
姬夏在一旁‘嘿嘿’笑了几声,歪着脑袋向火元看了过来。
火元满面通红的追在了姬夏身后,大声的念叨着:“喂,喂,姬夏,你可是咱们南荒出身的人,我和你们火鸦部……不,我和你们金乌部的先祖可是老朋友,你小子给我听清楚,老子今天被你们打翻在地的事情,谁敢漏出去半句,老子和你们翻脸!”
共工氏已经是昨日黄花,早就被暴风骤雨打得凋零残破,共工氏威震天下的八大重臣,如今还敢在人前露面的,也就只有无支祈一人。想要找祝融氏的麻烦?火元捡起了自己刚刚丢下的两条龙角金锏,狠狠的相互撞击了一下。
几个公孙氏的长老陪伴着公孙溆溆,顺着祭坛一侧的台阶缓步而上。公孙溆溆满脸是笑的看着帝舜,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帝舜真的老糊涂了?会把人皇宝座让给他?
火元冷哼了几声,吹鼻子瞪眼的向无支祈斜睨了一眼,他翘起了鼻子,不屑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