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征讨不臣

夸父族人肉体资质得天独厚,虽然不如龙伯国人,在人族当中也是堪称神魔一般的存在。
“少废话,说你们是奴隶,那就是奴隶了!”公孙羊双眼放光的看着夸父族人们魁梧的身材,美滋滋的盘算着这些身躯壮硕、力大无穷的奴隶能够为他带来多少利益。
他们紧握着特制的巨型铁锹、铁铲,大声咆哮着将一座座大山三两下打得粉碎,巨石被远远丢开,露出了下面厚厚的矿脉。奇光闪耀的金属矿脉内一丝丝精纯的庚金之气冲起来数十里高,无数年来矿脉中积蓄的庚金之气犹如刀锋一般,冲击在夸父族人的皮肤上‘铿锵’直响。
一名身穿朱红色长袍,腰间扎着黑色蟒皮腰带,手持玉册的中年男子化为一道流光疾驰而来,瞬间到了矿场的上空。
数千名巫祭站在远处,他们同时颂唱咒语,庞大的巫力凝成一体,催动一个硕大的白玉葫芦悬浮在矿脉上空,这些在矿脉中不知道积蓄了多少年的庚金之气就被白玉http://m.hetushu.com葫芦一缕缕的吸了进去,渐渐的白玉葫芦表面也充斥着一层刺目的金属光华。
修为低劣,堪堪到了巫王境的公孙羊惨嚎一声,被铁铲一家伙打碎了半边身躯,大口吐血飞出了数十里地,一头撞在了一座倾塌的大山上。
这些夸父族人自身修为不过是巫王境界,但是依靠庞大的身躯、恐怖的力量,他们足以和普通的人族巫帝抗衡一二。而他们当中的三位首领,更是突破到了巫帝境界,足以对抗普通的巅峰巫帝。
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傲然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夸父族人们,缓缓的打开了玉册:“奉帝勖谕令,尔等勾结叛逆,向叛逆提供资源,秘密囤积军械甲胄,妄图谋反。故……恭喜诸位,你们现在都是奴隶了!”
“我……干!”公孙羊哆哆嗦嗦的站在浮空山峰上的传送阵中,看着瞬间覆灭的大军,小腹一抽,直接尿了出来。
等得矿脉中喷出的庚金之和*图*书气逐渐稀少了,就有数以十万计的人族壮汉大声欢笑着,大踏步的闯入矿脉,‘叮叮当当’的开采矿石,不断的将矿石送去后方的粗选熔炉。
“干你娘啊!”一名夸父族人暴起发作,抡起手中铁铲狠狠的给了公孙羊一下。
“咋了,咋了?这是干什么?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夸父族人们茫然不知所措的相互询问着,整整一百座金属战堡,按照每座战堡起码能容纳数万精锐战士,这就有近千万精兵悍将。
公孙羊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酒色之徒,就在禅让大典之前两个月的时候,他因为贪污了自己负责的公孙氏一家商号的公款,刚刚被公孙氏长老会责令重打了三百大棒,剥夺了他在族中的一切职司,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闲散人等。
“俺们怎么就成奴隶了呢?”几个夸父族人的首领呆呆的看着公孙羊:“我们可是奉命行事,我们这些天辛辛苦苦的开辟矿场,我们是有功的,我们怎么就成奴隶了呢?和*图*书
盘古大陆,一片茫茫大山。
在这些金属战堡的前方,数百头身躯壮硕的巨型飞熊扛着硕大的龙皮战鼓快速飞驰,袒露上半身的壮硕汉子拎着龙骨制成的鼓锤,倾尽全力的敲打战鼓,不断发出沉闷的巨响。
好些夸父族人通过浮空山峰中的传送阵逃去了太阳界,紧接着公孙羊掌控的‘讨逆大军’就浩浩荡荡的开到了浮空山峰上,他们掌控了上面架设的传送大阵,一支又一支的大军不断的通过传送阵追杀了过去。
这位中年男子名为公孙羊,是公孙勖的亲叔父,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公孙勖能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渣滓,和他的这些嫡亲的伯父、叔父分不开关系。
在太阳界的核心处,姒文命正借助万灵造化鼎锻造九鼎,这些堆积如山的矿石中,九成以上的精华都将融入九鼎。
在这一片茫茫大山中,这样的矿场数以千计,每时每刻都有堆积如山的矿石被身躯庞大的龙伯国人担负在肩膀上,脚踏浓云腾空而起,通过架设www.hetushu.com在高空中浮空山峰内的传送阵送去太阳界。
公孙勖一上台,公孙羊立刻得到了重用,如今公孙羊接管了皋陶的职司,专责人族监察、刑法事。
‘咚咚’战鼓声远远传来,正在努力劳作的夸父族人们诧异的转过头向远处望了过去。他们看到有一百座异族的金属战堡一字儿排开,绵延千里的金属战堡后方乌云滚滚,无数人族战士踏着云头滚滚而来。
火光滔天、热力袭人的太阳界外,无数夸父族人和普通人族矿工从传送阵中逃了出来,他们腰间一枚枚赤红色的灵符闪耀着火光,护送着他们迅速遁入了太阳界中。
皋陶统辖的铸造大军正在太阳界中锻造大量的兵器甲胄,准备为整个人族的战士更新装备。
数百位夸父族人极力伸张身躯,高达数百丈的魁伟身躯上一条条筋肉盘结如龙,精血之气在体内翻滚冲撞犹如狂龙,头顶一道道白气冲起来数千张高,每一步踏在地上都震得地动山摇。
而后面的滚滚云团上,密密麻麻的万人方http://m.hetushu•com阵一眼看不到边,夸父族人们的脑子一般都不怎么好用,他们用力的揉搓着眼睛,依旧无法弄清到底来了多少人。
在他们身后,无数公孙氏的私兵和异族精锐大声呐喊着追了出来,他们欢天喜地的向太阳界冲杀而来,结果太阳界中几条‘日珥’呼啸着冲起,数以百万计的精兵悍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化为一缕飞灰。
大队大队的公孙氏精锐冲了上来,配合着大量的异族精兵向矿场发动了进攻。
“干掉他们,杀光他们……不,不,重伤他们,全部生擒活捉,这些该死的叛逆,他们都是奴隶,奴隶,钱啊,他们都是玉币啊!生擒活捉,一个都不能杀死!”公孙羊斜躺在山坡上,一边服下救命的巫药,一边声嘶力竭的尖叫着。
性格直爽、憨直、暴烈如火的夸父族人们奋起反击,和这些人迅速杀成了一团。但是他们寡不敌众,不多时就有大半夸父族人被打倒在地,剩下的夸父族人怒声喝骂着,撒开大长腿转身就逃,迅速向高空的浮空山峰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