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垚山战启

公孙狼侮辱了金乌部的先祖,这是极其严肃的事情。
姬夏爆掉的脚趾在急速愈合,他看了看染血的城墙垛儿,喃喃的骂了一句:“真够结实的。”
毗矢伮无法理解公孙狼的思维,就这么骂了几句粗口,垚山城收缩了城防大阵,他居然就敢带着无数士兵冲向垚山城?该死的,如果现在垚山城突然重启大阵,公孙狼统辖的大军已经全部闯入了刚刚的大阵覆盖范围,只要几个呼吸的时间,他麾下的所有将士都会死伤殆尽。
“狼大人……”一名公孙氏的高级执事低声的咕哝道:“帝勖的父亲,您的兄长,熊大人他,前些日子刚刚接管了蒲阪的所有工场作坊。那些锻造精良的军械,都被熊大人搬去了自家的库房。给您送来的这些,是熊大人让工匠们赶工锻造出来的。”
无数金乌部的巫祭同时念诵咒语,他们手持扶桑木打造的木杖,咒语声中一道道火光附着在了这些巨石和树桩子上面,巨石和树桩立刻变得通红一片,犹如一颗颗流星迅http://www.hetushu.com猛异常的砸在了敌人军阵上空。
更有数以万计的士卒被打断了胳膊、大腿,打穿了胸膛肚肠,一个个痛得嘶声惨嚎在地上抽搐挣扎,地面上立刻多出了大片大片鲜红的血迹。
姬昊不在,姬夏就是如今金乌部最高掌权之人。
无数金乌部的战士低沉的喘息着,就连那些白发苍苍的长老都一个个面红耳赤、浑身肌肉膨胀的看着城外不断涌来的敌人。
面孔赤红,额头上一根根青筋凸起,鼻孔里不断喷出白色的热气,犹如发狂的公牛一样眼珠充血的姬夏丢下祭刀,舌尖舔了舔嘴角流下的鲜血,低沉的说道:“放手杀,杀光他们!只有血,才能洗刷我们的耻辱!”
狠狠一指垚山城,公孙狼厉声喝道:“进攻,进攻,快!”
公孙狼等人不仅辱骂了金乌部的先祖,更是将上古三足金乌一族骂了个狗血淋头,各种污言秽语让这些金乌道兵暴跳如雷,一个个眼珠都快从眼眶里跳了m.hetushu•com出来。
垚山城的上空,无数化为人形的三足金乌同样举起了手中兵器,狠狠的在自己的脸上砍了一刀,任凭炽热的鲜血犹如雨点一样飞洒大地。
“好破烂的盾牌,这是……这还是刚刚新鲜出炉的重盾啊!”后面远远督战的公孙狼呆住了。
在南荒,不同部族的族人相互见面,如果你侮辱了对方,生性勇悍、甚至可以说是野蛮的南荒蛮人会立刻爆发一场激烈的冲突。
如果你口不择言,侮辱了对方的图腾、先祖、膜拜的天地神灵之类玄而又玄的存在,这就不是三五个人之间的冲突能够解决的事情。这势必衍变成一场战争,一场将两个部落,甚至是双方的姻亲部落和盟友部落全部牵扯进去的血战。
近了,近了,又近了。
数千头身躯巨大的石怪,数万头体型巨大的树妖同时从垚山城的城墙上冒了出来,他们举起了手中巨大的石块和粗大的树桩子,用尽全力将这些沉重的大家伙投掷了出去。
“破!”姬夏向逼近到城外http://m.hetushu.com不到十里的敌人用力一指。
天空中五彩流云闪烁,肉眼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七彩结界正在快速向垚山城收缩,伴随着低沉的雷鸣声,厚重的结界逐渐化为一道顶天立地的七彩光柱,恰恰将垚山城笼罩在内。
南荒的战士受到的侮辱,必须用自己的刀剑和鲜血洗刷干净,用天地大阵歼灭敌人……以后整个金乌部都会被南荒的大小部族视为‘懦夫’,一个真正的南荒勇士,可忍受不了这种屈辱。
这是刚刚从蒲阪的人族作坊里出产的精品重盾啊,按道理说,不应该一触即溃啊。这种由分散的盾牌组合嵌套而成防御大阵的锻造秘法,还是刚刚从异族手中抢来的呢,怎么会这么弱?
光幕中隐隐可见一头奇形龙龟虚影闪烁不定,他在黑色光幕中嘶声咆哮,厚重的黑色光幕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
公孙狼呆了呆,用力的点了点头。
唯有毗矢伮率领的异族大军纹丝不动,他坐在高高的战堡城墙上,讥嘲的看着公孙狼:“要我靠近这座该www.hetushu.com死的城池?不,我才不会将自己的性命放在敌人的屠刀刀口下!”
黑色的光幕剧烈的震荡着,光幕中的奇形龙龟发出低沉的长啸声。巨石和梳妆猛烈的爆炸开来,一团团直径数百丈的烈焰腾空而起,黑色的光幕被炸得支离破碎,无数士兵手上的塔盾被震得碎裂开来,盾牌碎片四散迸射,打得好些士兵脑浆爆裂惨死当场。
用天地大阵碾压敌人?
垚山城上,姬夏拔出了一柄火玉制成的祭刀,刀口对准了自己的眉心,狠狠的在脸上斜斜拉出了一道深深的血口。他身边的所有金乌部战士全部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他们无声的拔出兵器,在自己的脸上狠狠的剁了一刀。
干笑了几声,公孙氏的执事再次压低了声音:“熊大人……很注重控制成本……而且,这盾牌什么的,打仗,还是要靠儿郎们敢打敢拼,军械甲胄什么的,其实也没啥大用不是?”
和金乌部共生了无数年,南荒部族之间的规则同样深深的烙印在了金乌一族的骨子里。这些三足金乌做出了和姬夏一样http://www.hetushu.com的动作,他们狠狠的咬着牙,‘嘎嘎’的乱叫着,发誓一定要用公孙狼的脑袋祭祀自己的先祖,用公孙狼麾下无数战士的鲜血和性命洗刷自己祖先受到的耻辱。
有人当着姬夏的面问候了金乌部的祖先,姬夏如果不带领麾下战士将敌人斩尽杀绝,那么他立刻会被族人鄙视、遗弃。无论姬夏如今拥有多强的实力、多尊贵的地位,他这辈子永远别想在族人面前抬起头来。
天地大阵覆盖的范围压缩,公孙狼立刻洋洋得意的统辖着大军向垚山城进发。
公孙狼统辖的大军在姬夏的正前方排开了绵延三百里的庞大军阵,浩浩荡荡的大军排成了一个个整齐的万人方阵,最前方的一列军阵所有战士手上都扛着沉重的塔盾,厚重的塔盾上黑色的符文幽光闪烁,上百万块塔盾组合在一起,在他们头顶凝成了一道厚重的黑色光幕。
只有鲜血才能洗刷公孙狼对他们造成的巨大耻辱,必须用刀剑劈开敌人的身体,让鲜血洒落大地,用敌人的鲜血和头颅祭祀天地,才能抚慰因为受辱而躁动不安的祖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