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损兵折将

“是谁指挥这些战士作战?老子一定要打断他的狗腿后,再砍掉他的脑袋!”姬夏看着那些死死咬牙搭建人梯的人族战士,眼角剧烈的跳动着,大声的嘶吼着。
姬夏举起长戟,厉声喝道:“儿郎们,杀!”
大群大群的战士腾空跳起,他们大声嘶吼着跳过了七八丈远的距离,眼看着距离城头还有三五丈的高度、还有十丈左右的距离,他们跃起的势头消耗一空,手舞足蹈的向下坠落。
“哈,哈哈,哈哈哈!”姬夏拎着沉重的长戟,通体火焰环绕,已经做好了大肆砍杀的准备。
这种天梯,原本的设计是专门用在赤坂山防线,设计的初衷就是在异族攻占了人族的营地和堡垒后,在异族的禁空法阵影响下,反攻那些设于山顶的营地和堡垒。
放在平日里,就算是一位稍微强大点的人族战士,都能轻松跨越这点距离,但是在天地大阵的镇压下,就算是巫帝级别的高手,也很难在这种情况下蹿上垚山城的城头。
大群大群http://m.hetushu.com的联军战士发出低沉的欢啸声,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踏着同袍的身体,快速的向垚山城冲了上来。
护城河中,无数蠕动的巨魔章鱼腕足欢快的挥舞着,还不等他们掉进护城河,就已经迫不及待的缠绕在了他们身上。
手中长戟一挥,一道火光席卷而出,姬夏面前的三座人梯轰然粉碎,数千名搭建人梯的人族战士灰飞烟灭。
后方督战的公孙狼呆呆的看着那无端端短了一大截的天梯,半晌作声不得。
公孙狼恍然大悟般笑了起来,他用力的拍了一下公孙良的肩膀,欣然说道:“原来是你,我想起来了,唔,好好跟着狼老爷干,少不了你的好处!”
天梯还差十几丈的距离就能碰到垚山城的城头,此刻天梯的最前端比起垚山城的城墙顶部还矮了好几丈。
舔舔嘴唇,这位高级执事‘嘻嘻’笑道:“熊大人把这些天梯里面的梯子取走了一大半……这不是,节约成本嘛?这些http://m.hetushu.com天梯,熊大人以后是准备贩卖给各大氏族的……他们买了天梯,发现里面的梯子不够长,事后熊大人就能多向他们收一笔钱!”
大片箭矢从城墙上飞下,天梯上的联军战士犹如雨点一样坠落地面,下方的护城河中迅速泛起了大片的涟漪,一条条巨魔章鱼的腕足从水下蜿蜒而上,将坠落的联军战士拖入了深深的河底。
‘嘎’,公孙狼呆呆的怪叫了一声,他看了看前方乱成一团的军阵,突然笑了起来:“唉哟,真够聪明的?没想到,我公孙氏还有你这样的大才!嘿,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安心给狼老爷办事,亏待不了你!”
“怎么这么短?这……这些天梯里的梯子,最多只有五百丈长!”公孙狼歇斯底里的尖叫着:“短了这么多?怎么会短了这么多?这让我怎么攻城?这让我怎么办?”
羿地等人也放声笑着,他们拉开弓箭,冲着天梯上进退不得的联军战士就是一通乱射。
一座座人梯被摧毁,和图书无数人体坠落护城河。
赤坂山山势陡峭而雄竣,随意一座悬崖动辄都高达三五千丈以上,所以这些天梯内的梯子,起码也应该有五千丈长,足以轻松跨过护城河、轻松抵达垚山城城头。
“最多一成!”高级执事很认真的看着公孙狼:“狼大人,熊大人可不只有你一个兄弟,这好处,总得大家分润才是,否则这种生意做不长久啊!而且熊大人说了,现在帝勖才是大家的靠山,这大头利润,得给帝勖才是。”
终于有联军战士按捺不住心头的恐惧和愤怒,他们左手握着盾牌,右手拎着长刀,嘶声大吼着硬扛着城头上的箭雨,用尽全力在天梯上跳跃起来,想要跳上城头。
“干,给了帝勖,不就是等于给了他自己?”公孙狼神色阴郁的看着高级执事:“好吧,分成的事情以后再说,你告诉我,我们得怎么样,才能攻上城墙啊?”
还是刚才的公孙氏高级执事偷偷的凑到了公孙狼的耳朵边,他低声咕哝道:“狼大人,这些天梯,也是和图书出征前,熊大人特意‘加工’过的……欸,这些天庭使用的都是百金精华,经过上万次秘法锻造而成,坚硬无比、韧性极佳,更有极强的法力抗性,造价极其不菲啊!”
但是猛不丁的看到呆呆的站在天梯上,看着天梯和城头之间十几丈距离的联军战士,他不由得放声大笑。左手向着空气一抓,一丝丝火气迅速向姬夏掌心凝聚,眨眼间一颗碗口大小的赤红色火雷就伴随着低沉的轰鸣声凝结成形。
高级执事急忙笑了起来:“狼大人,我是您嫡亲的侄儿公孙良啊!您一定记得我……当年羊大人做假账被长老会下令彻查,嘻嘻,小子的那几本账,可没被查出半点儿毛病!”
“我的哥哥耶……你不是我兄长,你是我亲爹!”公孙狼无奈的仰面长叹,他看着那半截杵在半空中的数千架天梯,看着雨点一样从天梯上坠落的各部士兵,突然一把抓住了这个高级执事的衣领:“给我大兄说,这里面的利润,老子起码要三成!”
十几丈的距离,不要说这m.hetushu.com些箭术惊人的东夷箭手,就是平日里动作最是狼狈的雨牧都笑哈哈的拎着一张强弓,精准异常的连续射中了天梯上的敌人。
城墙上,姬夏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天梯上的联军士卒突然声嘶力竭的大吼着,他们丢下了兵器和盾牌,人叠着人的站了起来。众多联军士卒手脚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渐渐的站起来有数十丈高,然后他们向前猛地倾倒,伴随着沉闷的撞击声,他们硬生生的在天梯顶部和城墙之间搭起了一座座人梯。
高级执事看了一眼被城头上的箭雨打得狼狈不堪、折损严重的各部士卒,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这还不简单?不就十几丈的距离么?搭人梯啊,那群家伙,真是蠢透了!”
五指一弹一放,‘轰隆’一声巨响,火雷被九条细小的龙影缠绕着,快若闪电般撞在了一架天梯上。滚滚烈焰爆炸开来,无数条极细的雷光在火焰中急速的跳动折射,天梯顶部的数十名联军战士被雷火打得浑身焦糊,嘶声哀嚎着从高高的天梯上坠落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