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人心离散

无数金桂吐蕊,幽香浮动中,几条银白色的小溪蜿蜒流过山谷,数百座精巧的木屋点缀在溪流旁,有侍女用陶罐在溪流中取水,数十头身躯庞大的战虎蜷缩在溪流旁巨石下,犹如猫儿一般打着呼噜。
“华胥烈那小子呢?”华胥瑱冲着两个有着华胥氏长老身份,平日里和他关系最近的堂兄大声呼喝着:“简直是岂有此理,姒文命呢?姬昊呢?华胥烈那群小子,就一点消息都没有么?”
楼中火坑旁,两个正在煮茶饮茶的中年男子抬头看了华胥瑱一眼,同时摇头叹了一口气。
“坐!”一个中年男子苦笑的向华胥瑱招了招手。
“帝勖将人族部落联盟这些年苦苦积攒起来的一些家当,划分给了异族和各大氏族分润。”华胥楺苦笑道:“所以,各大氏族只会说他好。而各大氏族的首脑说他好,天下人就肯定说他好!帝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皇!”
“鼓掌叫好?”华胥瑱骇然看着和*图*书华胥央:“他把人族的基业交给异族,各大氏族的首脑还为他叫好?”
“一旦有变,于我各大氏族无损……一旦有变,组织那些小部族的族人卖命抵抗就是……得到实际好处的是我们各大氏族,只要各大氏族的利益不受损……死伤多少人族子民……”华胥楺、华胥央的同时摇头惨笑,笑容无比的狰狞、惨烈。
类似的场景,类似的对话,在蒲阪、在中陆世界的很多部族很多地方发生,无数和华胥瑱一样,忧心人族前途的人族儿郎吐血怒骂,而无数大氏族的首领、长老,则是举杯欢宴,志得意满的庆祝自家又从人族身上啃下了厚厚的一大块肥肉。
这是华胥氏在蒲阪的总部,因为圣皇伏羲出自华胥氏的缘故,华胥氏在人族地位极尊贵,这条幽谷自然也就变得格外不同,四下里绝无外人出入。
“我们的确知道,帝勖这几天的行径,他是在出卖人族,但是天http://www•hetushu.com下的人族子民不知道。”华胥央苦笑着说道:“各大氏族的族长、长老们不会说帝勖在出卖人族,他们只会对帝勖的命令鼓掌叫好。”
刚刚从赤坂山撤退的华胥瑱怒气冲冲的闯入山谷,顺着青石板铺成的小道,一路来到了山谷尽头的一座木楼外。他一脚踹在了厚厚的木门上,大踏步闯入了木楼。
华胥瑱的话没能说完,他一口血猛的喷在了地上。
“不惜祸害整个人族,只顾各大氏族私利!”华胥瑱咬着牙,指着北方赤坂山的方向:“多少年来,多少好儿郎战死在赤坂山,现在……”
“可是帝勖胡作非为,他简直是在出卖整个人族!”华胥瑱终于找到了话头。
“你以为,那些基业,那些矿场、那些牧场、那些肥沃之土,单单是交给了异族?”华胥央伸出了两根手指:“就我们这几天打听到的,异族占下的基业只有两成……其他八成,全归了各http://m.hetushu•com大氏族所有。”
帝舜出了问题,能怎样呢?以前从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大家都知道帝舜有所不妥,但是帝舜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心理更加阴暗一些的揣测一下,帝舜身上真的有问题么?
无形之中,人族内部怨气升腾,原本凝结成一股绳的人心骤然变得四分五裂。
“他是人皇,他有权力做他想要做的一切事情……”华胥楺双手用力的揉搓太阳穴,有点无奈的说道:“他在出卖人族?他给天下人说,人族和虞朝应该结成兄弟之邦,他是在为人族谋取万世太平。”
“你闹,有什么用?”华胥楺(rou)有点头痛的看着脾气暴躁的华胥瑱,苦笑着说道:“这是帝勖的命令……我知道你恼火,可是……”
“帝勖许诺了各大氏族极大的好处,燧人氏、伏羲氏、有熊氏、神农氏……各大氏族的族长、长老们对帝勖很满意。”华胥央无奈的说道:“有他们支持hetushu.com,就算帝舜出了问题,帝勖也是经过了正儿八经的禅让大典上位的,那么帝勖……就是人皇。”
华胥楺、华胥央同时看了一眼华胥瑱,两人同时叹了一口气,华胥楺拍了拍手,一名侍女走了进来,将一罐清水放在了火坑旁。两人分开茶饼,揉碎茶叶丢进陶罐中,注入清水放在火坑上烹煮,过了一会儿,就有一股浓浓的茶香在屋子里滚荡。
华胥瑱张了张嘴,他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想了半天,他说不出一句话。
“帝舜出了问题,就该……”华胥瑱张开嘴,大吼了一声,然后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坐个屁!和你们一样,坐在这里灌大肠,什么都不做?”华胥瑱狠狠一跺脚,‘咚’的一声巨响,木质地板上无数条青色符文急骤的闪烁着,丝丝电芒乱窜,木楼的防御禁制全力发动,依旧是被华胥瑱一脚在地板上踩了一个深达半尺的脚印。
“我们能做什么?去杀了帝勖?”坐在华胥楺对面的和_图_书华胥央轻叹了一口气:“我们都知道帝舜出了问题……但是各大氏族都支持帝勖上位,我们人微言轻,没用。”
木楼发出‘咔嚓’脆响,楼外的支柱硬生生被华胥瑱震断了一根。
华胥瑱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蒲阪境内,一处幽静的小山谷。
“我们都支持姒文命,但是眼下大事发生,他不在,我们能做什么?”华胥楺沉沉的说道:“阿瑱,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各族的年轻人,但凡有点出息的,都支持姒文命,可是那些大氏族的族长、长老,各族的耆宿,他们支持的是帝勖!”
“如果一旦有变故,那些异族可是已经入驻了蒲阪腹心之地,一旦有变……”华胥瑱厉声大喝。
“可是什么?你们什么都不做,就在这里……?”华胥瑱凑到了火坑旁,拎起了滚烫的陶罐,将里面沸腾的茶汤一口喝得干干净净。重重的吐了一口热气,将陶罐丢在了火坑里,华胥瑱咬着牙绕着火坑转了两圈,这才一屁股重重的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