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魔之始

初巫一脉的绝密禁地中,初巫一脉当代巫主巫弼疯疯癫癫的绕着一座碧绿色的篝火蹦跳着,手中挥舞着一根惨白色的骨杖,嘴里胡乱的念诵着诸般驱鬼的咒语。
神农氏族长举起了神农氏当年遍尝百草时使用的一柄斩药刀,哆哆嗦嗦的想要刺进自己的胸膛,碧玉制成的斩药刀上幽光闪烁,一股恢宏博大的正气蓄势待发。
“一切情绪犹如天空浮云,尔等心灵犹如一眼湖泊,浮云掠过湖泊,定有阴影投入心湖,这就是魔念之始。除非心湖枯竭,或者没有丝毫情绪,否则一切念头变化,这就是魔念之始。”
伏羲氏的宗庙中,圣皇伏羲的雕像矗立在高高的祭坛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面色如土的伏羲氏当代族长。
“这是……真正的力量!我初巫一脉,当永久拥有这种力量!”巫弼放声狂笑,他的每一声大笑都化为一朵黑色莲花从他的嘴里喷出。
神农氏族长七窍中不断流出潺潺鲜血,他手中斩药刀坠地,他身体一晃hetushu.com,双眼彻底变得漆黑一片,一抹狰狞而邪异的笑容在他脸上绽放开来,他柔声笑道:“来人,备酒,奏乐,起舞,吾当与诸位长老同乐!”
无数黑色符文骤然在巫弼面庞上涌现,大团大团粘稠如漆的黑色魔气从他体内涌出,一朵朵人头大小的黑色莲花在他身边不断涌现。
“有了一次丰收,你就定然想要下一次丰收,这就是魔念之始。”
“历代先祖啊……”燧人氏族长眼角两颗热泪涌出,还不等泪水滑落面颊,黑色火光已经将两颗泪水瞬间蒸发,燧人氏族长嘴角微微勾起,‘嘻嘻’的笑了起来:“来人啊,备坐骑,吾当亲自赶往蒲阪,和帝勖讨一个说法……他答应我族的十亿件重甲,究竟什么时候送来?”
巫弼丢下手中骨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一口老血喷出老远,伏羲氏族长的双眼骤然变得邪异而凌厉,身边已经成型的伏羲先天八卦图轰然粉碎,他慢慢的直m.hetushu.com起身体,仰天发出声嘶力竭的狂笑声。
伏羲氏族长身体剧烈的晃了晃,他双手一引,身边突然有一黑一白两色清光荡起,在他身边组成了一座巨大的伏羲先天八卦图。强大的封印之力向他体内碾压过去,他低沉的嘶吼着,想要将体内那无法控制的恶魔彻底封印。
“除非你能挖出自己的心,除非你能灭了自己的魂,否则你念一万遍、一亿遍驱鬼巫咒,又有什么用?”
“嘻嘻,盘古世界亿万族群,从今日起,当以我‘魔’为尊!”
那沙哑的声音顿时放声笑了起来:“尔等人族乃盘古后裔,但尔等巫术,却只得了盘古大道的皮毛……不,连皮毛都不算。吾这里有无上盘古大道,静心参悟,孕化魔种,你当得无上魔道。”
面容犹如厉鬼一般不断变化的伏羲氏族长体内,不断传来低沉沙哑的狂笑声:“是的,我就是原始魔种。我固然尚未孵化,但当我诞生起,尔等再无法奈何我。”
“尔等既然已hetushu.com经化了魔种,却又如何能够去得了魔?”
突然间,巫弼停下了驱鬼巫法,他‘嗤嗤’笑道:“魔不魔的,本巫主不在乎……你能给本巫主带来什么?只要有足够的好处,本巫主化魔又如何?”
“驱鬼巫咒?你将本魔当成了什么?那些虚弱、无能、比蝼蚁还要渣滓的废物么?我是魔,而魔,就是你……你就是魔,魔就是你……除非你能斩了自己,否则你怎么可能灭杀了本魔?”
“若非他们联手合力,本魔当永生被镇压在人族心头,又如何能出世见人?”
神农氏的宗庙里,数十名神农氏地位最高,权力最大,也是这些日子配合帝勖最积极的长老浑身抽搐的蜷缩在地,绝望却又欣喜若狂的看着站在神农氏雕像下,头顶不断有大量黑气喷出的神农氏族长。
“尔等生灵,但凡有欲念,定有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诸般情感。情到至深处,一如阴极阳生、阳极阴生,一切情绪定然化为魔念。”
“本魔当感激那些域外天http://m.hetushu.com魔,当感激花道人、木道人,当感激那异族恶鬼。”
在禁地四周的墙壁上,一条条扭曲的黑影疯狂的舞动着,一个沙哑的声音充斥整个禁地。
燧人氏祖地中,一株高耸入云通体火光缠绕的巨木下,燧人氏当代族长浑身汗如雨下,他盘坐在大树下,惊恐万分的看着面前两名昏厥不醒、一丝不着的娇柔少女。
“本魔就是你的本心,你的本心就是本魔,魔即是心,心即是魔!”
燧人氏族长眉心一团火光喷出,他嘶声大吼,眉心火光却迅速变成了一团漆黑,一丝丝黑色火焰犹如蜘蛛丝一样在燧人氏族长的身体内急速的穿梭扩散,渐渐地他整个身体都被黑色火光笼罩,在他的身体下方,一座黑色三十六品莲台悄然成型。
巫弼仰天长啸,他嘴里不断喷出绿色的火焰,滚滚火光覆盖了整个禁地,却无法驱散墙壁上那些扭曲的黑影。
在燧人氏族长喃喃念叨祭祖祈祷文时,他体内同样有一个沙哑的声音在大声的吟唱。
“家中老牛下了一www.hetushu.com头牛犊,你定然想着下一头牛犊,这就是魔念之始。”
“所谓魔,是尔等一切生灵心中邪念之集大成者,汇聚盘古世界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酝酿的先天极恶之力而成。无形无影,无踪无迹,随念而生,随念而灭,不生不灭,不灭不生。挡不得,防不得,饶是至圣至贤之圣人,若不能断情绝性,心头当有魔念。”
一个个人族超级大氏族的禁地中,原始魔种的笑声冲天而起。
“你娶了一个娇俏娘子,却惦记着隔壁族人的女人更美了三分,这就是魔念之始。”
“燧人氏历代先祖在上……”燧人氏族长喃喃念诵着祭祀祖先的祈祷文,通体不断放出赤红色火光。一丝丝黑气混杂在火光中,不断的从他体内扩散开来,犹如一张大网迅速笼罩了燧人氏的祖地。
“什么是魔?”伏羲氏族长体内的声音在嘶声狂笑:“盘古世界,有人,有龙,有凤凰,有大鹏,有麒麟,有白虎,有妖,有怪,有精,有灵,有魑魅魍魉诸般生灵……尔等,可曾听闻‘魔’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