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直面帝勖

耸耸肩膀,敖白眯着眼,煞气萦绕的双眸就向那些异族战士望了过去:“这些异族恶鬼混在龙、凤、人三族战士当中,莫非还要一个个把他们挑出来碾死?这也忒麻烦了些。”
摊开双手,敖白苦笑道:“那两个蠢货,居然敢调兵来教训他们祖宗了?真是没孝心啊!”
从高空笔直坠落,距离蒲阪还有数百万里之遥,姬昊如同雷鸣的巨大吼声已经震得蒲阪乱晃:“人皇帝勖何在?给我滚出来!”
姬昊眸子里幽光闪烁,鸦公突然在一团炸开的金色火焰中飞了出来,他张开巨大的翅膀俯瞰着敖白,嘶声尖叫道:“嘎嘎,没错,为什么……啊呀,这是……”
毕竟是天庭根本所在。
鸦公一句话还没能说完,姬昊体内恐怖的毁灭道韵就一丝丝、一缕缕的侵入鸦公的身体。鸦公的羽毛骤然蒙上了一层浓浓的黑气,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在姬昊小心翼翼的控制下,鸦公也开始接受毁灭道韵的转化,他的身体正在急速的‘黑www•hetushu•com化’。
龙族口吐水火雷霆,凤凰掀起了滔天火焰,人族阵营中无数箭矢如流光飞瀑狠狠撞击着天庭结界,更有各种强力巫术雨点一般落下,打得天庭结界巨响不停。
一丝丝狂热的战意从敖白体内扩散开来,化为有形有质肉眼可见的煞气萦绕在敖白身边,他双眼死死的盯着姬昊,手中金瓜锤微微震荡着,不断发出‘嗡嗡’的轰鸣声。
一边啃饼子,敖白一边嬉皮笑脸的朝联军士卒笑道:“诸位大爷,好兴致啊,一大早就折腾到现在。努力呵,再加把劲,大爷们不努力,想进天庭的大门可真不容易!嘿,听我号令,一二、一二,加把劲儿!”
“大爷们下点力气啊,这么软绵绵的和个娘儿一样,可别想踏入天庭半步。”敖白嬉皮笑脸没个正经的看着联军士兵们放声大笑:“尤其是龙族的小崽子们,老子可是你们多少代之前的亲大爷,你们敢以小犯上,嘿嘿,干净洗干净了屁股,和*图*书上来乖乖吃老子一万锤!”
在天庭上空,原本的太阳星之外,一轮黑色的火光光芒万丈,让人心生畏惧的黑色强光覆盖四方,一股让人窒息的毁灭之意犹如大山压顶呼啸落下,无数联军士兵齐声哀鸣,当场有九成九以上的战士口吐鲜血,被无形的压力碾压得跪倒在地动弹不得。
如此沉重的大锤落在敖白手中,却和灯草扎成的一般,被他随手挥动荡起道道残影,被金瓜锤轰击的伽族战士身体飞起来的时候还保持着完整的人形,等他落地的时候,他的身体骤然散开,已经化为一缕细细的烟尘随风飘散,连半点儿残渣都没剩下。
“姬昊大帝!”没个正形的敖白瞳孔骤然缩成了针尖大小,他猛地握紧了手中金瓜锤,带着十万分的谨慎和小心,一口将手中的莜面饼子吞在嘴里,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
九龙车辇拉车的九头火龙仰天长啸一声,庞大的车辇化为一道黑色火光骤然从天空笔直落下,呼啸着向蒲阪飞hetushu.com坠了下去。
这可是一尊实力相当于高阶巫帝的伽族战王,在敖白手中却和豆腐一样脆弱。
敖白正骂得开心,突然大片炽热的黑色光芒笼罩了整个天地。
姬昊笑看了一眼敖白:“既然白大人如此说,这里的事情就交给白大人了!”
就这最低限度的威能释放,天庭俨然已经是金汤城池,任凭无数龙、凤、人、异族联军疯狂攻打,却怎么都无法碰触到天庭的大门。
“怎么能下手呢?”敖白无奈的指着天门外无数倒在地上的龙族战士:“多少灰孙子在这里,舍不得弄死哩。还有这么多凤凰一族的小崽子在这里耀武扬威,真个弄死几头扁毛畜生,青嬙得和我拼命才是。”
异族大营上空一排浮空战堡通体荧光闪烁,无数符文在城墙中闪烁不定,一座座虞族神塔喷射出道道奇光异彩,打得敖白头顶的天庭结界荡起了无数涟漪,却始终无法碰到敖白的一根汗毛儿。
天地神塔因为姬昊不在的关系并没有发动,失去了控制枢纽www.hetushu.com的天地大阵并没有全力运转,组成天地大阵的十座神阵只是自行其是的发挥出了最基本的功效。
敖白坐在天庭门槛上,笑语盈盈的看着五光十色的结界外怒气冲天的联军战士,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块极大的莜麦面饼对折起来,当中刷了一层厚厚的野生蜂蜜,有滋有味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啃着。
敖白的本体是祖龙九子中的赑屃,龙族中力量最强横的存在,他手中的八棱金瓜锤是天庭秘库中珍藏的至宝,是一颗死去的洪荒星辰星核炼制而成,沉重异常、就连人族巫帝都没有几个人能够拿得起来。
敖白啃了大半个面饼,龇牙咧嘴的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蜂蜜,突然抓起脚下一柄硕大的八棱金瓜锤,‘嗡’的一下随手轰出,将不小心凑到天庭大门前的一名伽族战士打得吐血飞起。
“白大人!”姬昊向敖白点了点头,低头看向了庞大的联军营地中,那些勉强挺直了身体,依旧顽强的挺立在无数倒下的身躯中的各族将领:“以白大人之力www•hetushu.com,为何不出手剿灭了他们?”
没正经的敖白气得天庭门外众多联军士卒鼻孔冒烟,他们嘶声怒吼着,倾尽全力的疯狂攻击着天庭大门。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敖白嬉皮笑脸的向姬昊拱了拱手:“姬昊大帝是天帝的身份,嘿嘿,修为又突然飙升猛进,还是姬昊大帝去处置这些事情罢?顺便,帮我们把龙皇、凤帝两个蠢货教训一顿?”
无奈的摊开双手,敖白又向那密密麻麻倒在地上不断吐血的人族战士指了指:“还有这群人族的小崽子,吾若是真个出手,一锤砸死他们倒是容易……都是爹娘生父母养的,养大成这么一条条壮硕汉子不容易,吾下不得这个手……怎么大家都是盘古苗裔哩?”
叹息了一口气,敖白深沉的看着姬昊说道:“姬昊大帝回来了,吾和青嬙就放心了。天庭有我们镇守,大帝只管放心就是……现在最麻烦的,是蒲阪,是人皇,是人族各大氏族那些疯疯癫癫的族长和长老……有些事情,我们不敢想、不敢说、不敢做,更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