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脱枷蚩尤

一名面容清秀俊美,头生一对儿硕大的牛角,身形高大健美的青年缓缓的从大殿中飞身而出。他站在一片血光上,笑容可掬的看着姬昊缓缓点头。
高亢的龙吟声冲天而起,两条火龙蜿蜒着飞腾了起来,摇摆着浑身鳞甲来到了鸦公身边,低头俯瞰着神龟楼。他们嘴里不时有淡黑色的火浆滴答下来,两条火龙跃跃欲试的张开嘴,大团浓烟从他们嘴里喷出,他们低沉的呼啸着,嘴里火光若隐若现,随时可能喷射出去。
黑色手掌慢吞吞的划过虚空,所过之处虚空崩解,天地灵气都被黑色火焰彻底融毁,变成了让人心悸、让人绝望、让人浑身僵硬难以呼吸的毁灭之力不断融入手掌中。
一面血色旌旗从旗杆上‘呼啦啦’的招展开来,血色旌旗上一个个粘稠的黑红色漩涡急速的盘旋着,无数生灵扭曲的面孔不断从漩涡中浮现,隐隐有惊天动地的惨嗥声从旌旗中飘出,凄厉的惨嗥声让姬昊都不由得咧了咧嘴,m•hetushu•com双耳一阵阵的刺痛。
无数隐藏在水波中的七彩玳瑁虚影纷纷哀鸣着化为泡沫粉碎,他们嘴里喷出的七彩宝珠也被黑色手掌一口吞得干干净净,滚滚水波不断气化,黑色巨手碾压着神龟楼,碎裂声不绝于耳,神龟楼顶部殿堂的屋顶无声无息的凭空消失。
“你!”
丝丝缕缕的黑色火光不断从指缝中喷出,巨大的黑色手掌一把握住了神龟楼的上端。就听无数雷鸣声骤然响起,无数黑色的水雷珠轰然爆开,一团团阴柔却沉重至极的水雷劲力在掌心不断爆发开来,刺目的雷光瞬间刺瞎了所有直视这个方向的生灵双眼。
“帝勖!”姬昊大喝了一声,他右手向下一抓,大片粘稠的黑色火焰撕裂虚空,化为一只方圆数百丈的黑色手掌向神龟楼压了下去。
姬昊笑了笑,用力的拍了一下缠在手臂上的两条火龙。
短短一弹指间,鸦公就身处风口浪尖上,无数刀光、和-图-书寒光几乎就碰到了他的羽毛上。
姬昊浑身汗毛一根根竖起。
持刀的魔军战士身后,数百名手持长戈、重弩的战士当中,有十几名战士突然一跃而起,他们右手一扬,用兽筋混合了其他奇异材料编织而成的大网呼啸着飞出,化为大片乌云向鸦公笼罩了下来。
雷光爆开的瞬间,她们的眼睛被刺目的雷光瞬间蒸发气化,只留下两个深深的血窟窿。侍女们发出惊恐的尖叫声,痛不欲生的疯狂嚎叫着。她们丢下手上的玉盘、金盆四处乱跑,无数侍女失足顺着陡峭的阶梯翻滚了下去。
黑色火光腾空而起,红铜大刀表面无数符文闪烁摇曳,眨眼间符文崩碎,黑色火焰缠绕在了红铜大刀上,将刀身烧得通红一片。‘嗤嗤’皮肉煎炸声不绝于耳,上百魔军战士右手冒出滚滚青烟,他们同时露出獠牙,发出低沉的咆哮声。
“杀!”魔军战士组成的军阵骤然变化,冲杀向车辇的持刀战士一个翻身包卷而回和_图_书,手中大刀带起雪山般的刀光,重重叠叠的向鸦公斩杀下来。
黑色手掌下滑数千里,来到神龟楼上空的时候,数百丈大小的手掌吞噬了沿途的虚空和天地灵气,已经膨胀到了万丈方圆。
黑色的巨手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所有爆发的雷珠中喷出的雷劲被巨大的手掌瞬间吞噬,手掌变得越发的凝炼结实,神龟楼表面的暗蓝色水波发出低沉的轰鸣声,被巨大的手掌碾压得‘嘎嘎’直响,短短一弹指间厚厚的水波就轰然崩解。
数百蚩尤魔军战士面无表情向姬昊逼近,形如剪刀的军阵左右交持,最锋利的刃口遥遥锁定了九龙车辇。冲杀在最前的魔军战士左手持盾,右手握刀,身形闪烁犹如鬼魅般瞬间穿透虚空到了车辇外。
数百名手持长戈的魔军战士齐声呐喊,随着阵势变化,他们手中长戈荡起一道道刺目的光芒,从四面八方毫无缝隙的向鸦公斩杀了过去。
鸦公浑身羽毛根根竖起,一丝丝黑色火光在羽毛上和*图*书急速闪烁犹如刀锋劈砍,十几张大网还没碰到他的身体,就被黑色火光轻松的撕成了碎片,瞬间就在火光中化为缕缕黑气飘散。
上百口红铜锻造的锯齿大刀无声无息的破风而至,狠狠的劈砍在了九龙车辇上。
姬昊站在九龙车辇上,他看着被重重叠叠的水雷和暗蓝色水波笼罩的神龟楼,冷冽的笑了起来:“既然如此,帝勖你不来见我,我就来见你!”
鸦公长啸了一声,他身上无数羽毛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一条条黑色的火光喷出,数百魔军战士的眉心被黑色火光洞穿,连一声惨嗥声都没有,这些魔军战士的头颅无声无息的化为乌有,一如梦魇中才会有的景象,这些身躯高大的魔军战士无头的身躯从高空急速坠落,在坠地的过程中,他们的身体就已经无声无息的化为缕缕烟尘飘散。
鸦公尖尖的脸抽了抽,‘咯咯’笑了一声,尖锐的爪子撕裂虚空,在他身边荡起了一层黑色的圆光。大刀、长戈劈砍在圆光上,没有任www•hetushu•com何声响传出,这些兵器纷纷断折,更有冲在最前面的数十尊魔军战士手臂碰触了黑色圆光,他们的手臂也无声无息的化为乌有。
好些侍女不知道轻重好歹,她们嘻嘻笑着看着黑色大手缓慢的压下。
一股莫名的气息从大殿中轰然冲出,无形的煞气犹如擎天之柱狠狠的顶向高空中的黑色大手。就听一声巨响,姬昊以毁灭大道凝聚的黑色大手被巨大的力量硬生生刹住,一缕缕血色烟气从大殿中喷涌而出,化为一根粗大的旗杆顶住了黑色巨手。
这厮,赫然是被镇压在南荒火海圣殿中的初代蚩尤!
鸦公身体在高空中一个盘旋,尖啸着向这些魔军战士冲杀了过来。
毁灭大道的威能,哪怕在鸦公身上只展示出了一鳞半爪,却已经将他恐怖之极的破坏力量暴露无遗。
大殿内悠扬的乐曲声戛然而止,帝勖醉醺醺的声音带着几分骇然声传了出来:“你们这群废物,养你们有什么用?喂,你,去,把外面的……那个家伙……给我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