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氏族传承

一团团黑气从华胥氏祖庙禁地的方向不断向雷泽渗入,一道道紫雷从大泽中腾空而起,狠狠击打着这些黑气。
在这一片被神雷封印的大泽中,一座方圆近百里的小岛被葱郁的林木覆盖,郁郁葱葱的林木中矗立着数百座大大小小的木屋,所有的木屋都古色斑斓,显然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洗礼。一如智慧的长者,通体每一根茅草都透着一股古朴稳重的大气。
这些脚印上的神符,代表的是天地之间一切雷霆的奥义,若是有人能参悟透彻这些符文,自然能掌控雷霆法则,成为天地间雷霆至高的主宰。
“伏羲氏,就是从我们华胥氏分散出去的;炎帝也好,黄帝也好,他们都是我华胥氏的支脉。所以说,我们华胥氏是真正的人族正统。”老人抬起头来,浑浊的眼眸中闪烁着晶莹的雷光,好似他亲眼看到了族中典籍记载的,上古华胥国的先民在洪荒大陆挣扎求存的场景。
“尔等记住,你们是http://m•hetushu.com我华胥氏的子孙。”
“领地要再多有算什么?死后不过六尺地!”
“走吧,走得远远地,不要用华胥氏这个姓氏,用‘风’姓,以后你们都姓‘风’。”老人沉声道:“就和风一样,走得无影无踪,走得越远越好。”
“但是你们,还有那些小娃儿一定要记住,你们是华胥氏的子孙,你们身上流着人族最古老、最尊贵的血脉。祭祀天地祖先的时候,切不可忘记了祭祀我们的先祖。”老人抬起头,笑看着天空:“要有先祖的庇护,我们的血脉才能源远流长,才能在这片大地上扎根发芽!”
“能传承到现在,我们华胥氏不容易。”老人低头看着那些跪在地上,面目端正、眸子清澈的青年们:“就族中老人传下来的故事,为了活下去,先民们从盘古中陆的东边,走到西边;从盘古中陆的南边,走到北边;走啊走,死啊死,好容易才得雷神荫护和_图_书,定居在雷泽。”
华胥氏领地,雷泽极深处。
好些老人沧桑的声音从大泽中传来:“走吧,走吧,走得远远地。”
手中戒尺一指祖庙禁地的方向,老人嘴角隐隐有血迹渗了出来:“看看那些平日里威风八面的家主、长老,看看那些呼呼喝喝的执事、统领,看看,看看,他们现在变得就和牲口一样,吃、喝、玩、乐、无休止的找女娘,泯灭灵智,浑浑噩噩,这就是一群人形牲口!”
老人摇头惨笑道:“可是,族人的心就是这么慢慢的变化了……人心变了,就变成了魔心。魔心一起,我们华胥氏……”
若是视力足够,运气够好,还能透过白茫茫的大水,看到水下坚固而巨大的玉石板上,稀疏零散的几枚巨大足印。这些足印长达百丈,深入石板足有数丈,足印上的脚趾纹印清晰可见,这些脚趾纹路蜿蜒曲折,同样勾勒出了古朴、森严的神符纹路。
“女娘要再多想干什么和-图-书?枯槁了精血早死?”
“事情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呢?”老人眯着眼,浑浊的眸子里一抹雷光闪过,两行老泪潺潺而下:“库房中的粮食足够了,还想着更多的粮食;牲口圈里的牲口都吃不光了,还想着更多的牲口;家里已经有了生育后代的女娘,却还惦记着外面更漂亮的女娘,总想着把她弄到家里;名下已经有了这么多的土地、山林,还想着从别的氏族那里弄来更多的领地。”
“牲口要再多有什么用?一天能吃几头牛?”
“无论以后华胥氏是好是坏,再不要回来。”
“先祖怜悯,庇护我华胥氏的血脉源远流长、永不断绝!”
“华胥氏的列祖列宗啊,我人族这是怎么了?”老人惨笑着,举起戒尺,狠狠的对着面前跪地的青年们的额头打了下去:“走吧,走吧,带着那些娃儿们走吧。走得越远越好,找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藏起来,安生的过日子,什么事情都不要掺合。”
和*图*书我们华胥氏啊,出身古老而尊贵。华胥国,这可是我们人族的起源之地。”老人手中戒尺闪烁着淡淡的雷光,一股莫名的威严从戒尺中不断扩散开来。
一支又一支数量不等,七八千人也有,三五万人也有,十来万人也有的迁徙队伍无声无息的离开了雷泽。他们心中铭刻着先祖的姓氏和图腾,携带着从族中抄录复写的典籍,携带着族中心底最纯善、最有生命力的孩童,远远的离开了雷泽,走向了盘古姆大陆的四面八方。
“粮食要再多有什么用?每日不过三碗粮。”
“不容易啊。”老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华胥国那时候,我们华胥氏的先民,过得不容易。被猛兽吞噬,被凶禽追逐,魑魅魍魉都能从先民的身上咬一块肉下来。和我们华胥国同时的部族,有多少部族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散了,泯灭了,就连氏族名号都没传下来?”
“真的不容易。”老人重重的叹息着:“族人好容易繁衍生息,http://www.hetushu.com逐渐增长丁口;族人参悟天地,学会了巫法神通,逐渐强盛了起来。老天爷保佑啊,我们华胥氏一脉,连续出了好几个人族圣皇,我们这一族,就成了人族的始祖宗裔,受整个人族无数氏族的尊崇。”
茫茫大泽,龙蛇隐伏,白茫茫一片的大水中,隐隐可见无数极细的紫色雷光蜿蜒而过。从高空俯瞰下去,可见这些细细的雷光勾勒出了一枚枚占地数里的硕大神符,一股天地正气从这些神符中喷薄欲出,方圆近百万里的雷泽,已然成了一切邪祟魔物的禁地。
青年们重重的向老人磕头行礼,无声的离开了木屋。
一座精巧的木屋中,一名手持木质戒尺,通体隐隐有雷光闪烁的白须老人颤巍巍的向面前跪地的数十名青年殷切叮嘱着。
“不要用华胥氏这个姓氏了,这些年,那些不成器的小家伙,他们在外面得罪了多少人?招惹了多少是非?若是这次我们华胥氏熬不过去,会有多少氏族落井下石,想要灭了我们血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