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原始之魔

心脏突然剧烈的震荡了一下,姬昊嗓子眼一甜,一口血已经到了嗓子眼里,他又强行将这口逆血吞了下去。姬昊骇然看着华胥白,只是一个古怪的笑,居然就让如今实力大进的姬昊受伤?
丝丝黑气从华胥白的头顶喷出,在她身后凝成了一条朦朦胧胧的魁伟身躯。
“你,很懂我?”姬昊严肃的看着华胥白。
姬昊带着名为华胥白、华胥青的姐妹两从高空降落。
目光在盘古钟上一扫而过,华胥白淡淡的说道:“甚至,面对如此弱小的华胥白,你还要祭出这等重宝才有安全感……人啊,面对未知的存在,就连你姬昊,堂堂天帝姬昊,也是会害怕、会恐惧的么?”
如此魔威,远比姬昊碰到的那些域外天魔更加可怕。
华胥白笑得越发‘扭曲’,她看着姬昊森森笑道:“所以,我知晓你们的一切弱点。所以,就算是这么弱小的华胥白,你弹指间就能击杀亿万的弱者,你也拿她没有半点儿办法!”
“我,当然懂你!”www.hetushu.com华胥白轻声笑着,生得清秀美丽的华胥白此刻的笑容无比的狰狞、扭曲,一如古墓中的万年僵尸咧嘴而笑,她的脸上好似戴着一个厚厚的面具,僵硬而扭曲的笑容让姬昊感到极其的难受。
姬昊皱着眉看着华胥白,他思索了许久,神识在自己身体内外仔细的扫描了一遍又一遍,过了许久,他才向闭嘴不言的华胥白说道:“不,我心头,并没有你所谓的原始魔种。你想要唤醒我?怎么可能?”
“我知晓人族的一切。”华胥白淡然说道:“所以,我洞悉人性的一切弱点。其中就包括了,如何用一条废物的生命,让你这样的强者平白恼火,却怎么都无能为力。”
华胥青吓得向后缩了缩身体,华胥白举起手掌,狠狠的一耳光向她抽了过去。
“我能感受到你的恼怒,你的愤怒,我甚至能感受到你对华胥白的杀意。”华胥白淡淡的说道:“但是你能对她做什么呢?你若杀了她,华胥青http://www.hetushu.com也会死。以你的性格,你不会因为想要杀华胥白,而害了华胥青的性命,不是么?”
更让姬昊惊怖的是,他感到自己的心境在剧烈的震荡,一股莫名的邪异情绪正在撼动他的心境,引发了他心头好些负面的念头不断的滋生,不断的壮大,让他浑身都好似着火一般难受。
“原始魔种……不,确切的说,现在的我,是原始魔尊亿万分身中的一具分身。”华胥白轻轻的笑道:“本尊的亿万分身都在沉睡,只有极少数分身觉醒了当年的记忆。我就是原始魔尊,我就是华胥白,我就是原始魔尊,我就是……整个人族!”
从华胥白突然变化的气息,姬昊知道如今掌控这具身体的,已经不再是华胥白,而是变成了某个极其可怕的存在。那等古老而枯败的气息,甚至比虞蛮的气息更让姬昊觉得惊惧。
“我,当然懂你。”华胥白再次强调了一句:“我,更懂整个人族。谁让我被镇压在人族的心头这么和_图_书多年呢?每个人族的心头,都有我。我能感受所有人族的每一个念头,每一份情绪。还有谁,能比我更懂人族……更懂你呢?”
华胥白突然转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华胥青:“真是个没用的废物……真不知道,那些瞎眼的族人,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个胆小怕事,没有任何用处的废物!”
姬昊冷哼一声,盘古剑猛地插在了地上,剑锋正朝着华胥白的手掌,若是她这一耳光继续抽下去,势必会在剑锋上切断自己的手掌。华胥白惊呼一声,急忙收回手掌,但是她用力过猛,手指轻轻的在剑锋上蹭了一下,一片薄薄的皮肉飞起,大片鲜血从她指尖喷了出来。
带着一丝粗暴的将入魔的华胥白丢在了地上,姬昊小心的将华胥青放在了她身边。
华胥白的嗓音突然变得沙哑而低沉,她的气息也从轻柔甜美的少女,变成了宛如万年古墓中被尸水浸泡了无数年的朽木。一股浓浓的、死气沉沉的枯败气息从华胥白的体内扩散开来,她目光深沉的看www•hetushu.com着姬昊,‘嘿嘿’的笑了一声。
华胥白‘嗤嗤’的笑着,猩红色的双眸内光波闪烁,不断的向姬昊抛着媚眼。华胥青则是带着极度的惊惧看着华胥白,娇弱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姬昊能清晰的感受到华胥青的心中充满了恐惧。
“真是……粗暴呢。”华胥白‘嘻嘻’笑着看向了姬昊:“不过,我能感受到你心头的恼怒。你拿我没办法,不是么?嘻嘻,姬昊大帝,当今天庭唯一的天帝,以无量功德得到天地册封而晋升天地的南荒蛮子。嘿嘿!”
姬昊有点尴尬的看着华胥白,他抬头看了看盘古钟,沉默了一阵,还是没有将他收起。华胥白体内的这个家伙太邪异,姬昊可不想不明不白的中了他的手段。
“说说看吧,你到底是……”姬昊深沉的看着华胥白。
华胥白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她放声笑道:“你懂什么?姬昊,每个人族的心头都有原始魔种的存在……你不知道,并不代表他就没有啊!”
这个可怕存在的气息很微弱,但是和_图_书他的气息本质极其可怖,远比来自盘虞世界的虞蛮,远比圣人级别的虞蛮拥有的本源力量更加可怖。姬昊只是和此时的华胥白交谈了两句,他就感到浑身汗毛竖起,一种莫大的危机感让他浑身发寒。
姬昊甚至无法感受华胥白体内的这个可怕存在动用了任何的力量,她只是这么轻轻一笑,姬昊就莫名的受到了伤害。
深吸一口气平复了血气,姬昊手一指,盘古钟悄然飞出,一丝丝一缕缕的混沌之气倒卷而下,将姬昊整个笼罩在内。混沌之气落在地上,滚滚气息向内汇聚而来,在姬昊的身体下方凝成了一座混沌莲台,将他的身体托在了离地尺许的高度。
带着万分的期待,华胥白死死的盯着姬昊笑道:“若是堂堂天帝,如今天庭唯一的天帝都苏醒了魔种,成为了本尊的分身……这是多么有趣、多么精彩的事情?”
轻轻一笑,华胥白轻柔的说道:“我知道你来了,所以我来见你,为的是,我想看看,能否唤醒你心头的魔念,让沉睡在你心中的魔种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