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祸根

“既然如此,你又是如何苏醒的呢?”姬昊很好奇的看着原始魔尊。
姬昊缓缓点头,看来当年在大赤道人的道宫中,那个气息莫测的存在,就是原始魔尊所谓的,由盘古伴生的世界元胎孕育的真灵钧道人。
为了种族的繁衍,为了族人的生存,上古洪荒时代的人族犹如一颗颗火炭,尽情的燃烧着自己微薄的生命力,释放出了照亮整个洪荒的璀璨光芒。
龙族不可能享受人族得到的天地青睐,因为龙族的繁衍能力太微弱。
原始魔尊愕然看着姬昊,同样过了许久许久,他才突然用力的鼓掌叫好:“妙哉,妙哉,你真正是与我魔道大有缘法!不错,长生……当人族的一些人,突然知晓了‘长生’这个念头,他们心头的七情六欲,可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厉害呀,厉害。”原始魔尊深深的看着姬昊,喃喃自语道:“至强至大谓之‘盘’,造化无极谓之‘鸿’,盘古固然身陨,他伴生的世界元胎孕育的真灵‘钧道人’和图书,却连同三位弟子,硬生生将吾生擒活捉。”
原始魔尊得意洋洋的笑道:“有了引子,有了阳光雨露,有了土壤,我的原始魔种若是还不能生根发芽,我也太无用废物了一些。”
原始魔尊脸颊上两点猩红色的目光闪烁了一阵,他沉声咕哝道:“该死的上古人族。”
太古洪荒的人族心灵洁净无瑕、一尘不染,被囚禁在人族心中的原始魔尊本我元灵碎片无能兴风作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随着人族一代一代的繁衍,他的元灵碎片无限制的分裂、削弱。
“但是一些超出本能生存极限的欲念诞生后,人心中就有了太强烈的欲望,这些欲望,足以唤醒我。”原始魔尊笑呵呵的看着姬昊:“想知道,是什么欲望么?”
黑色波纹撞击在盘古钟放出的混沌气息上,就听得‘嗡嗡’轻鸣不断,黑色波纹层层碎裂,盘古钟上一道道混沌神光犹如水波一样荡漾开来,姬昊心静如水,没有受到任何不好的影响。
“哪hetushu.com,如不是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禹馀道人三个无知小儿……钧道人怎可能生擒了我?”原始魔尊咬牙切齿的低声咆哮道:“他们三个蠢货联手,居然能复原盘古五成左右的战力,可恨吾被盘古用盘古斧斩出,实力大损、元气未复,居然硬生生中了他们的手段。”
上古洪荒时代的人族,他们心头没有任何杂念,他们孝顺老人、友爱少儿,哪怕是不相熟的部族之人,只要在野外遭遇,大家能帮就帮,哪怕从未见面过的陌生人,大家碰面后都能犹如血脉兄弟一样和睦相处。
但是渐渐地,人族当中出现了‘我族’和‘他族’的区别,人族的自称发生了变化,从‘人’逐渐衍变出了‘你’、‘我’、‘他’!
凤族不可能得到人族得到的天地气运,同样因为凤族的繁衍太缓慢。
原本所有的人族自称的时候,只有‘人’这个词,一个‘人’,就代表了所有人族的共体和个体。完整的、无私的‘人’,这http://www•hetushu.com样的人族无懈可击。
“好宝贝!”原始魔尊抬起头来看着盘古钟,他喃喃自语道:“这是我的东西啊,注定是归属我的。现在,暂时放在你手上保管,只消再有一些魔种苏醒,当我的魔力回复些许,我定然能将他拿回来。”
直到那一日……
“外魔不侵,内魔不生。”原始魔尊犹如抽风一样‘嗤嗤’的笑着,朦胧的黑色身影剧烈的摇晃着,不断向四周扩散出一道道黑色的波纹。
他娓娓道来,姬昊侧耳倾听,不由得为上古人族的伟大而惊叹——上古洪荒之时的人族,真的是个个都是圣人一般,他们心境比雪还要洁白,比水晶还要剔透,公义、公正、无私、宽宏。
“长生是引子,七情六欲是阳光雨露,人心就是最肥沃的土壤。”
“欲念是一种极好的东西!”原始魔尊深沉的看着姬昊:“其他的本能欲念,如吃饭、饮水、繁衍后代,这些本能欲念,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唤醒我的魔种。”
魔的出现,源http://m.hetushu.com自‘长生’!
姬昊沉默看着原始魔尊,沉默许久,思忖许久,他才小心的问道:“我师尊……”
“可是你,终究是被放了出来!”姬昊目光深沉的看着原始魔尊。
那时候的洪荒人族,他们的心灵是如此的完美无瑕,原始魔尊的元灵被分割后囚禁在他们的心中,绝无兴风作浪的机会。因为洪荒人族心中并无任何杂念,所以一尘不染,任凭原始魔尊的元灵碎片倾尽全力,也无法在那洁净无瑕的心中掀起半点儿波澜。
心中无数念头瞬间飞过,过了许久,姬昊犹豫的看着原始魔尊:“长生?”
当这些概念出现的时候,人心就不是这么的纯净了。但是那时候的人族依旧心境洁净,他们固然有了个体意识的划分,已经被削弱到了极致的原始魔尊,依旧无法唤醒魔种。
姬昊没吭声,他一言不发的盘坐在混沌莲台上。
唯有人族,继承了盘古圣人血脉繁衍之力的人族,繁衍速度快速而惊人,更是盘古宗裔,天生得到盘古世界的善hetushu.com意,将族人化为囚牢,无限制的分裂原始魔尊的本我元灵,将他无限制的削弱、永无止境的囚禁起来,这才是最佳的抉择。
姬昊看着原始魔尊,超出人族生存本能的欲念?纵观太古人族和现在的人族,这样的超出极限的欲念能有什么呢?
但是随着人族的发展壮大,随着人族部落的繁衍迁徙,好些事情就有了变化。
透过姬昊的眼眸,虚影目光深沉的看着原始魔尊,而原始魔尊对虚影的窥视一无所知,他只是‘嘎嘎’狂笑着,将他的经历仔仔细细的向姬昊说来。
原始魔尊牙齿咬得‘嘎嘣’作响,他阴恻恻的冷笑道:“厉害啊,厉害。虽然他们抹杀不了我,毕竟那时候的‘钧道人’只是造化无穷,要说战力,怕是连他那三位弟子都比不上。他们抹杀不了我,就用这么无耻的手段将我分裂、封印!”
神魂空间中,身高数万里的虚影同样一言不发,他静静的盘坐在毁灭大道滋生的茫茫黑雾中,双眸中瓦蓝色的神光犹如雷霆,无声无息的穿透了浓浓的黑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