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斩魔

“木道人,花道人……怎么什么坏事都和你们脱不开关系?”姬昊幽幽叹息了一声:“长生,长生,你们何时开始,用长生来诱惑人族?诱惑他们拜入你们门下?”
“该死!”姬昊骇然看着原始魔尊,这厮根本什么都没做,只是三言两语,居然就能挑动姬昊念头,用莫名的手段重伤他。
原始魔尊嘶声大吼,他惊怒交集的咆哮了一声,华胥白嘴里一口鲜血喷出,她身后的原始魔尊已经被姬昊一剑斩没。
‘桀桀’怪笑了几声,原始魔尊深沉的看着姬昊笑道:“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禹馀道人,他们从来不在人族当中发展门徒。大赤道人干脆极少收徒,清微道人只收洪荒当中颇有根脚的非凡大能,禹馀道人有教无类,也多收非人。你当为何?”
而獴的对手也并非毫无还手之力,同样姬昊只要漏出丝毫的破绽,对方的反戈一击也能将他重创。
越是想,心头越发有无数的念头衍生,念头一多,七情六www.hetushu.com欲顿时犹如火山一般迸发。七情六欲一动,姬昊心头突然一甜,无数负面念头犹如潮水呼啸而起,他顿时嗓子眼一甜,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他恼怒的看着原始魔尊:“你已然……”
盘古剑发出一声铿锵震鸣,剑光一闪,瞬间洞穿了原始魔尊的头颅。
神魂空间中,虚影缓缓站起身来,他手中出现了一柄大斧虚影,他举起了大斧,举重若轻的向下轻轻一挥。这一次他挥动大斧的轨迹,比开天一击凭空多了一丝奇异的变化,看那架势,简直是要将自己的头颅劈开一般。
姬昊连连感慨了好几声,他猛地从混沌莲台上站起,手持盘古剑,冷眼看着原始魔尊:“这事体,究竟是谁折腾出来的?人族求长生,嘿!”
“几分真?当然是九成九的真!几分假?最多有一分虚假。究竟有几分真假,这其实重要么?”原始魔尊奸诈的笑着:“我还能告诉你更多上古之事…m•hetushu.com…甚至,我能传授你真正的盘古大道!你,就不好奇么?真正的以力证道的盘古大道,至高无上的大道,真正永恒不灭的……”
原始魔尊欣然看着姬昊:“我已然和她是一体,嘻嘻,你伤我一剑,就是伤她一剑。等我实力再增强几分,逐渐和她加强融合,未来你对我造成多大伤害,就一五一十的反馈在她身上。想杀我,先杀她……可就不是这么一条小小伤痕就能解决的事情了。”
若是能斩杀华胥白体内的原始魔尊元灵分身,姬昊就能斩杀其他人心头的原始魔尊分身,这次原始魔尊带来的魔灾就能被压制下去。
嘴角血迹未干,姬昊深知原始魔尊的恐怖。
心头一切念头都被毁灭大道瞬间泯灭,姬昊心境平静如水,一切杂质、一切有形无形的存在都被毁灭大道彻底销毁。他心无杂念的看着原始魔尊,盘算着斩杀他的办法。
沉默片刻,原始魔尊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吾当为盘古世界万和*图*书魔之祖,你若入我门来,当得盘古大道正宗传承。不生不灭、永恒不朽,这是你的机缘!姬昊,你还犹豫什么?”
“是谁呢?”姬昊歪着头,看着原始魔尊。
不,不是什么都没做,原始魔尊只要摇动他的三寸之舌,以他潜伏在所有人族族人心中的原始魔种在,稍有感应,就会被他匪夷所思的手段暗制。他洞悉人心、明白人类的一切情绪弱点,他知道如何才能引动人心中藏匿的魔种,如何更好的刺激魔种。
姬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毁灭大道的力量在他体内沸腾如潮,漆黑的毁灭道韵化为一道道席卷天地的黑色飓风,在他体内呼啸着旋转着。
姬昊没搭理原始魔尊,盘古钟悬浮在他头顶,丝丝缕缕的混沌气息护住全身,姬昊绕着盘坐在地的华胥白缓步游走。一如灵巧的獴(meng)绕着一条剧毒的毒蛇,只要对方漏出丝毫的破绽,姬昊就能团身扑上将其猎杀。
姬昊轻噫一声,他举起了盘古剑,轻描淡hetushu•com写的顺着虚影劈出这一斧的轨迹,轻轻巧巧的向原始魔尊斩出了一剑。
“好,好,好,原始魔尊,你说的话,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心头默诵清心凝神驱散邪祟的真言咒文,姬昊手中盘古剑缓缓举起,慢慢的对准了原始魔尊。
“木道人。花道人。除了这一对儿妄图借助人族享受的天地气运,壮大自家宗门的师兄弟,还能有谁?”原始魔尊毫不犹豫的把木道人、花道人卖了,就比农人在市集中卖小猪仔还要干净利落:“我作证,就是他们干的,是他们引动了我的魔种!”
若是无法斩杀的话……姬昊必须做出最坏的准备,一场人族的浩劫就在眼前。
姬昊沉默,他手持盘古剑陷入了沉思中。
“你能灭了我魔躯,却斩不了我的元灵!”华胥白的体内,有沙哑的呼喊声逐渐远去:“当这丫头再次动了魔念,吾依旧会回来,吾当生生世世,永远和你人族纠缠到底!”
“长生!长生!!长生!!!”
“长生!”原www•hetushu.com始魔尊‘嘎嘎’笑了起来,他双臂伸向天空喃喃自语道:“真是一个太美妙的提法!长生不死,永恒不朽,嘿嘿,当今盘古世界,就连钧道人都不敢说自己能永恒不灭,用长生来吸引人族,真是一个天才的想法!”
“长生乃至高大欲!”原始魔尊面色邪异的看着姬昊:“和长生相比,美食如粪土,华服如朽木,俏丽佳人也不过是红粉骷髅!长生,唯有长生,才能引动人心底最深沉的七情六欲,引动我的原始魔种,惊动我被分裂无数次、削弱到极致的魔种!”
一声惨嚎,华胥白眉心出现了一条浅浅的剑痕,她一口血喷出了老远。姬昊骇然收剑,忙不迭的将一颗疗伤的丸药捏碎后涂抹在华胥白的眉心剑痕上。
原始魔尊的脸色变得扭曲而狰狞,他散发出的邪异气息变得格外的严肃而森冷——他已经无法感受到姬昊的心绪波动,不管姬昊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他既然陷入了这种古井不波的状态,那么原始魔尊就拿姬昊一点儿办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