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荡清魔云

“这是盘古斧的一点真灵。”虚影雨声隆隆的说道:“当年……盘古陨落,盘蘅偷走了盘古斧,盘古斧的这一点真灵却被吾随手夺了下来。陪伴我这么多年,送你吧……反正,斧子也在你手上了。”
身高十丈的原始魔尊元灵分身,姬昊都不由得骇然,这个入魔战士心头究竟有多么强烈的负面欲念,才会滋养出这么巨大的一尊原始魔尊?
禹馀道人的强力驱邪咒文为模板,配合上姬昊创造的独门经咒,硬生生将孤立的原始魔尊元灵分身强行镇压,逼迫他们潜入了入魔战士的人心深处,继续沉睡、继续封印。
“喂,老家伙,这一斧头妙得很啊!”姬昊的道胎在神魂空间中看着头顶巨大无朋的虚影大声询问:“以前不见你使用?还有,你刚刚手中的斧头哪里来的?”
一路前行,无数入魔战士被姬昊击倒,他们心头的原始魔种被重新封印,绝大部分人都痛哭一阵后,诚惶诚恐的加入了族人的http://www.hetushu.com队伍,团团将祖庙禁地包围了起来。
金色的太阳悬浮在高空,温暖的阳光照亮了偌大的雷泽,就好像刚刚魔云围城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原始魔尊的元灵分身想要继续激荡入魔战士的七情六欲,想要继续吸收他们的负面念头茁壮生长,姬昊破魔咒中院子虚影那一斧的奥义,却硬生生斩断了他们和入魔战士心灵的联系。
盘古剑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一阵阵的剑鸣轻轻响起。小小的一团清光而已,姬昊却突然有一种盘古剑整个活过来的奇异感觉。没错,就是一种‘活’的感觉。盘古剑好似突然就有了元灵,拥有了某种失去已久的奇异灵性。
“起码变得慢一点。”姬昊咕哝了一声,一脚将一个凑到他面前,想要张嘴咬他的入魔战士踹飞了出去。连续十几道破魔咒狠狠的轰在这个入魔战士的胸膛上,这个战士身后高达十丈左右的原始魔尊虚影轰然崩塌,http://www.hetushu.com大片黑气化为滚滚黑风四散。
斩三尸啊!
盘古钟表面无数破魔咒文闪烁,‘轰’的一声钟鸣声冲天而起,无数道形如大斧的光影呼啸着向四面八方横扫而出。黑色混杂着金色的光影所过之处,片片魔云急速的燃烧起来,黑气在火光中快速消散,隐隐可见一丝丝轻烟随风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惊天动地却又神妙无比的一斧,不是开天,不是辟地,而是斩自身。一斧斩下,将自身恶念全部斩出,化恶念为原始魔尊,也唯有如此精妙绝伦的一斧头,才能在衍化为破魔咒后,拥有将原始魔种和入魔战士的心灵斩断联系的神奇力量。
天空的魔云在短短几个呼吸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漫天雷云也骤然消失。
但是一如华胥白,也有极少数的华胥氏族人神色复杂的左右张望了一阵,尤其是肃然向姬昊的背影观望了一番,当他们发现姬昊和其他族人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他们身http://www•hetushu•com上,他们偷偷摸摸的施展魔功,悄然离开了雷泽祖地。
“没有了原始魔种,人心就不会兴风作浪了么?”虚影若有所思的看着姬昊:“就算没有原始魔种,现今的人,还是上古那些纯粹、淳厚的人么?世态变了,人心也变了,人心变了,那么……有没有原始魔种,原始魔尊是否被消灭,人心该变化,还是会变。”
虚影低下头,双眸中瓦蓝色的神光微微闪烁:“有什么凑巧的?无非是大赤、清微、禹馀三人斩三尸的手段,无非是取巧的证道手段,不算是真正的无上大道。”
看似弹指间就有大片入魔战士吐血倒地,眼眸回复了清澈,实则这一方天地间,唯有姬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针对性的创造出应付原始魔尊的破魔法印,如此轻松的将他继续镇压、封印。
以金色的太阳真火为表象,以毁灭大道为核心,以神魂空间中的虚影刚刚劈出的那一斧划破虚空扭曲的光影为根基,以禹馀道人和图书传授的清心驱邪的经咒为模板,姬昊在极短的时间内,创造出了属于他独有的破魔印法、破魔符文。
虚影没吭声,他手中那柄黑漆漆沉甸甸的大板斧突然一阵蠕动,最终化为人头大小的一团灵动清光。他手指一弹,小小的一团清光激射而出,瞬间没入了姬昊道胎旁悬浮的盘古剑中。
手指轻弹,无数道破魔咒喷涌而出,大片大片的入魔战士嘶吼着吐血倒地,身体剧烈的抽搐跳动。姬昊一边顺着黑色的石阶往华胥氏的祖庙禁地行去,一边问道:“盘古斧的真灵?这种好玩意你都能弄到手?可也真凑巧,你连盘古斩出原始魔尊的手段也会?”
原始魔种被封印了,这些华胥氏族人的心,却变成了新的魔种。姬昊的破魔咒能够帮他们镇压原始魔尊,却无法压制他们自身诞生的魔念。
无数的入魔战士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太阳真火纯阳宏大、威严炽热,拥有无上破魔之力。太阳真火击穿了他们心头的魔气、魔念,毁灭之力侵入http://www.hetushu.com原始魔种核心,瞬间将原始魔种的力量彻底摧毁。
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禹馀道人斩三尸的手段,就源自于这一斧?源自于盘古斩出混沌魔尊的这一斧?
“仅仅将他们封印在人族心头,也不是一件事情。”姬昊一边清扫来袭的入魔战士,一边喃喃说道:“能有办法,将原始魔尊彻底摧毁么?让他藏于人心中,迟早他还会兴风作浪。”
黑石雕成的宽敞石阶,无数双眸通红的入魔战士犹如野兽一样嘶吼咆哮着,好似潮水一样向姬昊冲杀了过来。姬昊‘呵呵’的笑着,双手挥动,无数黑色、金色混杂的符文犹如一道道闪电从他指尖飞出,命中了入魔战士的心口。
华胥氏的祖庙禁地上空魔云密布,紫色的雷云已经逐渐压制不住魔云的侵蚀,一道道雷霆有气无力的四处轰击着,片片魔云稍一碎裂、就立刻向祖庙倒卷而回。
一切都源自虚影的那一斧!
姬昊来到了祖庙禁地外的广场上,他长啸了一声,双手结印用力的拍在了盘古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