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初巫之魔

姬昊越行越远,燧人氏和其他大氏族内部的纷争也越来越炽烈、越来越无法阻止。
这是大小巫山,两山之间的巨大石门称为‘巫门’,穿过巫门,走过一条绵延三千里的巨大山谷,就是初巫一脉的核心驻地‘巫原’。初巫一脉的无数巫师家族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他们保留着上古人族最原始、最蛮荒、最野蛮、最凶残的巫法传承,他们更保留着上古原始部族最野蛮、凶残的习性。
姬昊赶去的时候,十几个顶级大氏族正和华胥氏一般自家人打得满天乱飞,祖地几乎被夷为平地,族人伤亡惨重,各大分支部族、部落之间已经结下了血海深仇。
巫门顶部,宽大的石梁上,十几名衣衫华美、身后原始魔尊虚影高达近万丈的初巫一脉长老静静的坐在黑石制成的大椅上。他们眯着眼看着远方,看着通体缠绕着淡淡黑色和金色烈焰的鸦公张开翅膀,托着姬昊快速的向大小巫山飞来。
这些大氏族的族长、长老、分支家主们也和图书都入魔,但是和华胥氏一般,顶级大氏族毕竟有着足够的底蕴,入魔后不久,各大氏族的族长就在先祖之力的庇护下回复了灵智。
巫法笼罩下,几头白鹿的头顶有淡淡的鹿形虚影闪烁,这些白鹿的灵魂疯狂的挣扎嘶吼着,不断向四周扩散出痛苦而扭曲的灵魂波动。数百巫师贪婪的大口吸收着白鹿散发出的痛苦波动,一个个神态癫狂犹如醉酒一般。
姬昊看明白了这些人的心理变化,各大氏族的族长也看清了这些长老、家主们的心灵变迁。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姬昊肯定无法插手各大氏族的内务,那些族长也不可能狠下心来将这些心神异变的长老、家主斩杀殆尽……
“氏族啊……”离开燧人氏的祖地时,感受着燧人氏祖地内散发出的那滔天的热力,姬昊用力的摇了摇头。
这是大巫山和小巫山,高达近千里的两山之间,矗立着一座宽千丈、高万丈的巨型石门。黑漆漆的石门上用人血混杂着各种凶和*图*书禽猛兽的血液,加上了各种血色的天然矿物粉末后,雕刻了一张栩栩如生的扭曲恶鬼面孔。
每一位巫师的身后,都有一尊黑烟缭绕,高达数丈到数十丈不等的原始魔尊分身若隐若现。这些巫师的眸子里闪烁着淡淡的血光,和他们身后的原始魔尊分身眸子里的血光如出一辙。
十几个初巫长老的眸子里血光大盛,格外不善的看向了姬昊。
“啊呸,换也不行。没听说么?他在那些大氏族,可是将魔尊老祖的分身都给驱散了!”一尊长老转过身,看着身后气息凝实的魔尊虚影,冷声道:“魔尊带给了我们力量,带给了我们统一盘古世界的希望……谁也别想把我们和魔尊分开!”
收走了华胥氏所有沾染过鲜血的军械、兵器后,姬昊连续拜访了十几个顶级大氏族。
在盘古中陆的西南角落,茫茫大山之中,两座通体漆黑的大山犹如两座屏风隔着一条深谷遥遥相对。两座大山的山体上,被人用血淋淋的字和图书迹刻画了‘大巫’、‘小巫’四个大字。
姬昊以破魔咒击溃了这些族长、长老、家主们心头已经成型的原始魔尊,封印了他们心中的原始魔种,让他们回复了本我灵智。小部分的族长、长老、家主们回复了本性,但是大部分的族长、长老和分支家主,他们已然无法回头。
数百名身披兽皮软甲,头戴兽骨骷髅制成的头盔,手持骨杖,面容狰狞野悍的初巫一脉巫师站在巨大的石门下方,‘嘎嘎’怪笑着弹动手指,弹出一点点惨绿色的磷火,不断灼烧几头蜷缩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白鹿。
“我们初巫一脉……可不是好欺负的。谁也别想从我们手上白白的拿走一根草!”一尊长老龇牙咧嘴的做了个鬼脸:“除非,他拿更好的东西来换。”
无数周身黑烟缭绕的巫师在巫门后方的巨大山谷中穿梭,他们带着扭曲的笑容,小心翼翼的捕捉着山谷中无数的毒虫、毒蛇。又或者有巫师在大小巫山中往来,小心的采摘着有用的药草。
“叫www•hetushu•com啊,叫啊……叫得越痛,灵魂的气息越是甘美。”一名面容狰狞犹如骷髅的巫师‘嘶嘶’的怪笑着:“叫得再惨一点,嘻嘻,再惨一些!”
“他去了十几个大氏族,强行收了他们的军械兵器!”又一尊长老冷哼了一声。
“姬昊小儿到了!”一尊初巫长老突然冷笑。
身躯硕大的白鹿被巫法禁锢动弹不得,磷火落在他们身上,烧得他们皮开肉绽,磷火一直烧透到了他们的骨头和内脏力里去,痛得这些白鹿嘶声惨嚎,‘唷唷’的嚎叫声传出了老远老远。
在大小巫山的很多地方,或者大石下、或者古木旁,有巫师燃起了大堆大堆蓝色、绿色的巫火,架着大瓦罐不知道在调制些什么稀奇古怪的药剂。一道道浓烟冲天而起,带着刺鼻药味的浓烟混杂在一起,化为一道五颜六色的虹霓封锁了整个大小巫山的领空。
心散了,氏族就要分裂了。姬昊这里刚刚离开,已经有长老、家主向燧人氏族长大声质疑,要求他打开氏族的藏宝库,‘m•hetushu•com公平而平均’的将氏族藏宝分配给‘有足够资格掌管’的‘高层大人物’!
在他身后,燧人氏的长老、家主们纷纷下令,燧人氏下的各大支脉、各大部族的战士吹响了尖锐的号角声。那些长老、家主不再团结在燧人氏的当代族长身边,而是自成一体,带着麾下的儿郎们列阵对峙。
弱肉强食、物竞天择,初巫一脉的巫师们将丛林法则演绎得淋漓尽致,经过他们煞费心血的扭曲衍变后,初巫一脉内部的残酷竞争堪比‘养蛊’。
在原始魔尊的诱惑下,他们已经明白了权势的可贵、明白了权势的甜美,他们深深享受权势带给他们的财富和子女享受等等,他们不再为原始魔尊所控——他们已然自己化身为魔。
默默无语的将一个大氏族、一个大氏族的军械、兵器收取,姬昊默默的转身离开。他似乎清楚的听到了刺耳的碎裂声,一如北溟极北之地万年不化的冰山突然崩裂,这些大氏族的内部,已然出现了无数肉眼看不到、所有人都能清晰感受到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