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可怖实力

骤然间姬昊一声大吼,他右拳荡起一道弧线,辟地一击带着千万倍的瞬间爆发力呼啸着轰出。
剑影、斧影、锤影漫天乱飞,三人的攻击频率快到了极点,绕着姬昊就是一通狂轰滥炸。
两拳带起了两条暴虐而刚猛的弧线,辟地一击全力轰出,姬昊的手臂怪异的膨胀着,手臂骤然变得有平日的三倍粗细。他的拳头前方虚空彻底粉碎,拳头和虚空急骤的摩擦,在他的拳头表面甚至滋生了黑色的火焰。
毁灭之力固然威力巨大,来自原始魔尊的魔气中同样蕴藏了一丝毁灭真意,所以毁灭之力想要磨灭魔气并不容易。反而是太阳真火纯阳纯刚,正是这些黑色魔气的天敌,两种力量联手,这才将侵入姬昊体内的魔气逐渐磨灭。
姬昊放声长啸,他收起盘古剑,双拳如流星向巫弼异变的右手迎了上去。
不动用术法,而是用肉身力量硬碰硬么?换成以前的巫弼,他肯定不会做这么愚蠢的选择,毕竟巫弼是肉体孱弱的巫师http://m•hetushu.com,而不是在战场上纵横如风的战士。现在的巫弼有底气用肉身硬碰硬的和姬昊作战,姬昊乐得陪他玩玩,顺便见识见识这所谓无上魔躯的威力。
‘轰’的一声巨响,姬昊身体撞碎了一座大山,狼狈的躺在了山体崩毁留下的大坑中。
姬昊晃了晃脑袋,他正要开口,巫弼身边两位同样化身为魔的太上长老齐声长啸,他们身后有十三头三十六臂的原始魔尊虚影冉冉浮现,他们身体一晃,虚空发生了奇异的扭曲、折射,他们瞬间到了姬昊身后,一人右臂化为大斧、一人右臂化为重锤,带起了漫天光影向姬昊打了下来。
“就是身子骨脆弱了一些!”最后一丝魔气被彻底驱散,指骨上的裂痕瞬间修复,姬昊冷笑着看着巫弼,轻蔑的摇了摇头。巫弼的右手诡异的扭曲着,他的手臂起码被姬昊打成了十七八段。
姬昊仰天长啸,反过身来双拳同时轰出。
手臂一抖,‘咔咔’几声,和_图_书巫弼的手臂瞬间恢复。一道道黑色魔气犹如火焰、犹如流水环绕着他的身体升腾而起,他身后一尊十三头、三十六臂的黑色魔像无声无息的浮现,巫弼的气息顿时又变得厚重了几分。
巫弼放声长啸,两位太上长老遥相呼应,三条人影带起了无数条残影,犹如发狂的野兽一样悍不畏死的向姬昊冲了上来。
巨大的巫门上那张血淋淋的鬼神头像爆发出夺目的血光,一层厚厚的光幢挡住了巫弼的身体。巫弼‘啪’的一下撞在光幢上,四肢平平的摊在光幢上,大片黑色粘稠的浆汁不断从他体内喷溅出来。
“该死!”巫弼愤怒的咆哮了一声,他的右臂被姬昊出乎意料的暴击打得齐肩粉碎,和巫门狠狠的撞击了一次,巫弼体内骨骼断裂了七八成,整个犹如一滩烂泥缓缓的从光幢向地面滑落。
“该死的东西,你力气不小。”姬昊用力晃了一下手臂,毁灭大道所化的黑色烈焰中骤然带上了一层灿灿金色。体内九颗和_图_书太阳同时喷出无量光芒,毁灭之力和太阳真火联合发动,伤口附近缠绕的黑色魔气剧烈的蠕动着,一丝丝的被炼化。
一声巨响传来,巫弼右臂所化的长剑轰然崩解,大片黑色的粘液四散,巫弼闷哼了一声,脸上浮现出一丝极度痛苦的扭曲表情,身体犹如出膛的炮弹被巨大的力量震得向后呼啸飞出,一头重重的撞在了厚重的巫门上。
晃了晃有点酸软的手臂,姬昊皱起了眉头。
巫弼身边的虚空微微的颤抖着,黑色魔气在腐蚀虚空,凡是被侵蚀的空间都化为黑色的微粒被巫弼的身体吞噬,在他体内五脏六腑转化而成的黑色熔炉中一番锻炼后,化为黑色的魔气充盈全身。
‘咔咔’笑了几声,巫弼身体一晃,虚空再次发生了奇异的扭曲、折射,巫弼骤然出现在姬昊面前,他右手一晃,手臂犹如粘稠的胶水一样蠕动着,一下就变成了一柄长达六尺、两侧密布锯齿的长剑,带着刺耳的啸声向姬昊的手臂斩了下来。
‘咚和_图_书咚’两声响,两位初巫太上长老嘶声惨号着,他们和巫弼一样右臂粉碎,惨号着被姬昊一拳轰飞了出去。但是他们的魔躯果然坚韧异常,他们被打飞的同时右臂就蠕动着重生了出来,当他们在五六百里外稳住身形的时候,他们所有的伤势都已经彻底恢复。
“该死的东西!”巫弼再次咆哮一声,他喷溅在空气中的黑色粘液迅速向他飞回,不断融回身体。他粉碎的右臂快速的重生,短短几个呼吸间他的右臂就重新长了出来。
‘铛’的一声响,姬昊双拳瞬间和巫弼手臂所化的长剑碰击了数万次。
三人的攻击越来越飘忽,越来越诡异,猛不丁的姬昊一个不提防,巫弼的攻击无比邪诡的绕过他的攻击轰在了他的胸膛上。‘咚咚’数千次闷响连成了一片,姬昊的胸骨发出‘咔嚓’碎裂声,被巫弼一通重击打飞了数百里远。
左手指骨有点开裂,区区小伤而已。麻烦的是伤口中纠缠的黑色魔力,正在和毁灭之力分庭抗争的黑色魔力。犹如和_图_书跗骨之蛆,缠绕在伤口上死死不退,犹如一群疯狗一样和姬昊体内的毁灭之力疯狂撕咬扑打在一起的黑色魔力。
巫弼右手化为无数条黑色剑影铺天盖地的向姬昊穿刺而下,姬昊双拳带起一片黑色的拳影蛮横的迎了上去。剑影和重拳相互碰击,密集的撞击声连成了一片,姬昊的拳头上有点点火星不断迸射出来。
姬昊倾尽全力的挥动双拳抵挡三人的攻击,但是渐渐地,姬昊抵挡的效率赶不上三人攻击的频率,逐渐有攻击突破他的防御,落在了他的身上。
晃了晃手中小幡,巫弼有点兴奋的看着姬昊连声狞笑:“姬昊小儿,今日若是用术法对付你,这是欺负你。今日,让你见识见识,我们无上魔躯的厉害。一寸一寸的打断你浑身的骨头,这声音一定格外的迷人好听。”
“我的身子骨脆弱了一些?”巫弼倨傲的看着姬昊,同样轻蔑的摇了摇头。他的表情很是怪异,就好像看到了一只坐在井底的癞蛤蟆,听到他正在妄谈天空只有井口宽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