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功德如雨

眼看着无数熟悉的面孔在一座座沉重的钢铁大山疯狂的撞击下化为乌有,这些横行无数个世界,征服了无数个族群,一言可以断定无数生灵生死的虞族顶尖大贵族们,他们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的难看,就好像古墓中挖掘出来的腐烂老僵尸一样难看。
除了那些顺利逃脱的虞族顶级贵族,刚刚被击杀的数万圣尊近臣的随身宝物都被大道磨盘一口吞下。数万件先天灵宝、先天至宝看得敖白、青嫱一阵阵心热,但是他们一时半会没有勇气向姬昊讨要。
无数乘坐浩劫之城和浮空城堡的虞族贵族面无人色的俯瞰着下方,看着一道道黑色火柱冲天而起,看着无数精锐、强壮的异族战士在火光中化为灰烬。
损失太惨重了,他们耗费了无数生灵血祭,好容易积攒出了数万化魔的族人,现在可好,除了巫弼身边的这些高级将领,其他人一家伙全被姬昊砸得稀烂。那数万化魔的族人,可是初巫一脉精锐中的http://www•hetushu.com精锐、强者中的强者,虽然损失只有数万人,但是初巫一脉元气大伤!
无数异族战士瞬间成灰,在钢铁大山恐怖的冲击下他们的身体和灵魂直接被彻底湮灭。只有那些肉体强悍堪比人族巫帝的伽族战士,那些没有被大山直接命中,侥幸站在山峰缝隙中的幸运儿,他们凄厉的惨嚎着,蜷缩在地上被大火疯狂的灼烧着。
这些盘虞世界的圣尊们,他们每个人手上起码都掌控了数千个被他们征服的异世界,一如当年姬昊曾经踏入的盘羲世界。那些世界的土著族群,全都是他们的奴隶。
至于那些闇族仆兵和精怪奴隶,只要在大山冲击范围内的全都瞬间湮灭,连一点点渣滓都没有剩下。和他们同样命运的,是拥有可怕的智慧,但是肉体同样孱弱的脩族工匠们。
老家伙扶了扶头顶神光四射的冠冕,趾高气扬的说道:“一如我们征服过的所有世界,http://www.hetushu.com这些该死的土著除了绝望,就不应该有任何其他的情绪。”
姬昊站在天庭门前,大道磨盘在他身后缓慢而无声的转动着,一件又一件先天灵宝、先天至宝不断被大道磨盘吞入。
每一个世界的土著族群的人口数量,最小的小世界的土著人数都数以千亿计,按照十丁抽一兵的比例,任何一个小世界他们都能抽出数百亿的战士,更不要说那些中型和大型的世界。
一众圣尊歇斯底里的嚎叫着,他们疯疯癫癫的咒骂着姬昊,咒骂着用如此恶毒的手段瞬间摧毁了他们一支精锐大军的所有始作俑者。他们恶狠狠的发誓,他们会立刻组织一支规模更大、装备更豪华的大军发动报复性进攻。
“报复,报复,我初巫一脉,从未吃过这样的苦头!”巫弼疯疯癫癫的浑身抽搐着,歇斯底里的嚎叫着。他身边站着近百名化魔的族人,这些族人的眼眸全部被嗜血的红光侵占。
尤其是扛起了一http://m.hetushu.com座座大山拼命往天庭下方乱砸的夸娥氏兄弟等神人,他们身上凝聚的功德光雨最是浓厚。一丝丝紫金二色的光雨不断融入他们的身体,夸娥氏兄弟等人的眸子里神光越来越灿烂,他们身体内的神力越发的浓郁,身边隐隐有各色云波急速翻滚。
“我们只是跟随伟大的圣人们,来到这个世界看看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我们没有预料到这是一个如此巨大的大世界,这个世界的周边还有如此多的世界等待我们去征服。”一名面容苍老的冕号圣尊大声说道:“所以,我们带来的兵力并不多……现在,轮到我们让这些土著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帝勖站在一座浮空战堡的城墙上,和巫弼一起神色呆滞的看着瞬间成灰的联军,他的裤裆上湿了一大片,一股极其刺鼻的尿骚味不断的传来。这个家伙,居然吓得尿了。
在场的数十位圣尊若是真个发疯,他们将他们所掌控的所有世界全部进行总动员,他们和*图*书能够组建一支人口数量超过盘古世界所有生灵数量数百倍、数千倍甚至数万倍、数十万倍的征服大军,用洪水一样的攻势淹没盘古世界。
“筹集兵马,从我们掌控的世界,抽调更多的兵马回来!十倍,百倍,一万倍的兵力!”一名冕号圣尊阴沉着脸,歇斯底里的狞声冷笑道:“这点损失算什么?平摊在我们每个人头上,我们每个圣尊不过损失了三五亿士兵而已。可是我们每个人麾下最少有数千个世界,有无数兵马!”
在他们身后,原本追随他们冲向高空的数万心腹重臣,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活了下来。这些人还都是身怀一次性的大威力秘宝,在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瞬间将他们挪移到了安全的地方,这才避开了这一次的毁灭打击。
骤然间一声大吼,夸娥氏身上神力一阵剧烈波动,他的神力突破了某个瓶颈,骤然有无穷的威压从他身上扩散开来,甚至就连他身边的敖白、青嫱都不由得向后倒退了两步。
因为高空http://www•hetushu.com中出现了无数紫金二色缠绕的云团,伴随着奇异的大道伦音,一丝丝紫金色的光雨从天而降,带着无可比拟的威严看似缓慢实则飞快的融入姬昊、风行、雨牧和夸娥氏兄弟等人的身体。
他们虽然没有直接被碾成灰烬,可怕的冲击让他们浑身筋骨尽碎,五脏六腑出现了无数的裂痕,大火灼烧着身体,他们却无法从地上挣扎爬起。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火在他们身上慢慢的燃烧着,将他们的皮肉一层层的烧焦、烧化。
唯有稀稀拉拉的几座浩劫之城和浮空城堡抵挡住了大地元磁力场的牵引,又幸运的避开了高空中山峰的冲击,浑身冒着黑烟黑火悬浮在天空中。
“该死的,该死的!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数十名吓得面色惨白的冕号、玺号、杖号圣尊凭空瞬移返回了仅存的几座浮空战堡上,哆哆嗦嗦的看着天庭的方向,歇斯底里的咒骂着。
黑烟冲天,大地颤抖,粘稠如岩浆的火焰覆盖在大地上,很认真、很坚定的燃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