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战争花絮

冥魔眯着眼,有点惊疑不定的看着姬昊:“你也知道,血冕陨落了么?”
一名白发苍苍,胡须几乎能拖到地上的虞族老人阴沉着脸哼哼了一声,他轻蔑的扫了一眼虞惑分身,冷淡的说道:“耶摩天……根据我们的了解,你虽然是血冕圣尊的儿子,但是你母族的血脉卑微,所以你的知识微薄,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几个精怪奴隶小心翼翼的走了上来,将被杀的衍月一脉的老人尸体拖了下去。几头凶猛的战兽张开大嘴,一通疯狂的撕扯,这个‘胆大妄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当着一群错误的人,说出了一大通错误的话语的衍月一脉的大贤者,就此烟消云散。
一如他刚刚所说的那些事情一样,这个衍月一脉的大贤者从未出生过、从未存在过,关于他的一切资料,会被某种神秘的力量迅速的抹去,他存在过的一切痕迹都会迅速消失,用不了多久,就不会有任何一个虞族贵族记得他、想起他、提到他http://www.hetushu.com
冕号圣尊淡淡的说道:“有些捕风捉影的传说,没发生过,却被这些书呆子当做曾经发生过的事实,偷偷摸摸的记载在了他们所谓的秘密档案中,时不时的这些秘档流传出去,就引起了太多族人的躁动和不安,这种事情,我们必须严厉杜绝。”
一众虞族的圣尊相互望了一眼,他们纷纷点头,认可了虞惑分身的提议。
虞惑分身笑了,他看着这些灰头灰脸,还没从刚才的恐怖轰击中恢复过来的圣尊笑道:“所以,今天盘古世界的这一战,是英勇善战的冥魔圣尊向无能的土著们发动了最神圣的挑战……在这之前……”
姬昊的话简直无视了整个盘虞世界的所有异族,他根本将盘虞世界的虞族贵族们当成了送肉上门的肉猪。冥魔恼羞成怒的咆哮了一声,手中髅杖突然燃起了灰色的大火,他挥动着髅杖狠狠的向姬昊打了下来。
阳光普照大地,姬昊以阳光为眼和*图*书线,欣赏了下方一幕荒唐无耻的悲喜剧,他上前了一步,向冥魔圣尊笑道:“你们知道血冕已经死了?所以,有空位子留给你们了?”
笑着向冥魔逼近了两步,姬昊压低了声音笑问道:“我很好奇,你们虞族是不是把你们在远征中的所有失败全部给抹去了?啧,刚刚我们消灭了你们多少战士?似乎你们并不心痛?你们似乎有过更加惨重的损失?我对这些事情很感兴趣,能给我说说么?”
所有的虞族圣尊同时笑了:“在这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
姬昊笑着点了点头:“但是我认为,你现在不该冒险来挑战我们……我建议,你现在去召集你麾下的将士,组织一支更加强大的军队。”
毕竟耶摩天为代表的那些虞族家族,是他们发现了盘古世界、侵入了盘古世界,他们拥有某些被虞族的潜规则所认可的隐形权力。
虞惑的声音虽然轻微,但是他身边的很多虞族贵族都听到了他的话。
“没有在http://www.hetushu.com我族典籍上记载的事情,就从未发生过,这是我虞族至高法典最为神圣的规定。”悍然出手的虞族青年拔出长剑,向后退了几步,退到了一尊冕号圣尊的身后,那冕号圣尊慢吞吞的说道:“所以,我一直强调,要约束好各族族人,尤其是衍月一脉的书呆子们。”
姬昊随手一拳轰在了髅杖上,冥魔的脸色骤然一变,一股巨力震得他连连后退,他手中髅杖都差点被姬昊一拳打飞。他骇然看着姬昊,惊声喝道:“好大的力气!”
一名杖号圣尊笑着点了点头:“所以,对这些胡说八道的人,必须严加惩罚,不管他是什么人,有多高的身份,多特殊的地位……任何人说了不该说的话,他必须受到惩罚。”
“九百七十万年前,盘呙世界,在黑明流沙,七位玺号圣尊的直属家族私军,同样被土著利用地利优势,短短三个时辰被黑明流沙吞噬了正兵、仆兵和奴兵合计八百亿人!”
冥魔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仰天hetushu.com长啸了一声,髅杖中顿时有无数灰色的人影飞扑而出,带着尖锐的啸声向姬昊涌了过来。
冷笑了几声,这个浑身每根毛发里都透着浓浓书卷气息的虞族老人微微抬起头来,傲然说道:“类似眼前的惨败,在我们虞族的历史上还有许多次。不说太久远的事情,就在一千三百万年前,盘螺世界,在大梦荒原上,三位冕号圣尊的直属家族私军联手,被土著利用地利一战覆灭。”
“还有五百四十三万年前,在……”
浮空堡垒上,虞惑分身若有所思的看着天庭的方向:“冥魔……一尊杖号……但是看他的实力,比冕号圣尊排名靠后的那几位还要强出许多。真是能够隐忍啊!找了这么个机会,妄图一次跨越两个阶位,成为冕号圣尊么?”
轻蔑的扫了一眼冥魔,姬昊冷声道:“杀死你们的战士,我们将获取大量的功德。功德是件好东西,所以,你不该死在这里,你应该回去多召集一些人来送死,给我们送上更多的功德……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hetushu.com!”
“只不过,如果髅杖圣尊能够胜利,那么在这次征服战争中,他应该获取足以匹配他胜利的荣耀。”虞惑分身轻轻的笑着:“毕竟,这将是异常辉煌的胜利。”
古怪的笑了一声,虞惑挥了挥手,轻描淡写的说道:“不过,的确是个好机会,在我们盘虞世界的征服历程中,从未有过如此惨烈的损失。如果他能够在这个时候斩杀几个敌人的高级首脑,那么这份荣耀,足以让他成为冕号圣尊。”
虽然虞惑分身侵占的是耶摩天的肉身,现在他是以耶摩天的身份开口,在这些圣尊看来,耶摩天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但是按照虞族莫名其妙、拐弯抹角、虚伪荒唐、滑稽可笑的诸般法典,就算是这些圣尊,也无法忽视‘耶摩天’的任何意见。
‘噗嗤’一声,一柄精美的虞族刺剑从白发老人的后心刺入,从他的胸口刺了出来。持剑的一名虞族青年手腕一卷,将白发老人的心脏绞得粉碎,一股黑色的电流顺着刺剑轰入老人的身体,将他的灵魂瞬间打得烟消云散。